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34章 吹出来的牛都不知道会飞向哪里
    第734章

    文臣之中,也不是没有熟读兵书之余,还能够活学活用的优秀军事统帅,但是,真心不多。

    毕竟,他们的专业方向更多是治政,而非是领军作战,而随着文臣对于军事力量的掌控越来越紧,自然也就导致了大宋军方将领们的步步退缩。

    他们着眼的地方,不再是整个大宋,不再是整个天下,而只会在于意他们所统率的兵马所守护的一路一州之地。

    其实说起来,也就是越来越缺乏具有战略眼光和水准的优秀军事人材,而这一切的根源,还真落在大宋的扬文抑武这样的政治手段上。

    武将的战略眼光越来越窄,但问题在于,那些文官,真正能够熟读兵法,并且善于用兵的,并没有几个,那位镇守环庆路二十余载的章栥,就算是少有的文官之中的军事干才。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驻于环庆路二十余载一直没有离开的原因,因为大宋的文臣,嘴皮子能上顶天,下接地的太多了,可是真让他们去搞军事战略,那简直就是赶鸭子上架,勉为其难的节奏。

    就像苏大学士,文才牛逼得不行,治政的才能也是岗岗的没得说,但是军事嘛,呵呵……就连苏东坡私底下都冲王洋这货吐槽过。

    老夫对于大宋军方的了解,怕是还比不上军中老卒,只不过,自己如若不来,换个妄自尊大的过来瞎指挥,说不定会更加的损害大宋的利益。

    倒不如自己过来,好歹自己也是一位善纳人言的谦谦君子,而且一路上,苏东坡还在拚命的苦读兵书。

    虽然没什么卵用,但好歹这代表了苏学士果然不愧是一位谦虚好学的杰出人材,更懂得知人善用。这才会有了大宋对西夏的数次大胜。

    其实王洋来到了这西北边陲之地后,便详细地研读了过去在这一地区发生的多次战争,并且得到了一个令人十分沮丧的结论。

    那就是,大宋与西夏之间的战争中,由文臣指挥的战争,胜率大约只占到了三分之一,而武将所指挥的小规模和局部战争,则胜率可以达到三分之二。

    这特么的说明什么鬼?就说明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专业问题就必须的交给专业人士去解决。而不是像那些吹牛逼快吹出蓝鲸的某些大臣所言,半部论语治天下。

    治你妹,有本事你从棺材里边爬出来看老子连你带棺材一块砸成碎渣,那话简直就是特么的吹牛皮不打草稿的节奏。

    折可适脸色沉肃地望向远处,倾听着王洋之言,良久之后,方才嘘唏不已地说道。

    “贤弟你倒是理解得颇深,只可惜,我们这些丘八又能如何?一向都只有文官下令,武将领兵的规矩,若是不听其号令,那便是抗命,往大了说,那就有可能会是抗旨不遵,许多的命令,哪怕是咱们明明知晓是错的,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执行啊……”

    王洋砸了砸嘴,虽然表面上继续很高深莫测,实际上这会子他的心里边就跟呲了汪似的。唔……因为似乎话题被自己带歪了。

    明明自己一开始想要告诉对方的是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怎么特么的一转眼又话题绕道窜到了扬文抑武这方面去了。

    看样子,自己有时候思路不能够太放飞自我,要不然,连自己都不知道吹出来的牛会飞向哪个方向,由着那折可适老司机感慨万千的吐槽一番之后,王洋这才清了清嗓子。“我们还是回归之前的话题比较好。”

    “知已知彼,方可百战百胜,这句话,我大宋,似乎根本就没在太过在意此言,例如现如今,我大宋对于北辽的了解,简直可以称之为微乎其微。”

    看到折可适投来的疑惑目光,王洋自信无比的一笑言道。“不知折兄可知晓,北辽天子耶律洪基登基之后发生的几次大动荡?”

    “这我自然是知道的,北辽的天子耶律洪基登位之初,信用权臣耶律重元,结果耶律重元意图谋朝篡位,最终被杀。

    后其又重用另外一名权奸耶律乙辛,而耶律乙辛也不是什么好鸟为了篡权,先是诬告皇后萧观音与伶人私通,致萧皇后自缢。

    而后耶律乙辛诬告太子耶律浚谋图夺位,耶律洪基不顾太子百般申辩,将其囚禁,之后又被耶律乙辛使人暗杀……”折可适很是洋洋得意地显摆起了自己所知道的这些知识。

    “那耶律乙辛的下场你可知晓?”王洋不紧不慢地问道。

    “这折某也是知道的,就在数载之前,业已经被辽国天子识破其面目,将其斩杀。”

    “那不知兄台可知晓,耶律乙辛被杀之前,他曾经做了些什么吗?”

    “这个我怎么知道?”折可适一脸懵逼地看向王洋,这家伙到底什么毛病,北辽的这些事情,有必要这么关注吗?

    “耶律乙辛之所以被杀,其原因是因为他查觉到了辽国天子对于他的信任是越来越薄,于是心生异志,暗中联络其心腹爪牙,准备投归宋国。”

    “……贤弟,你不是在忽悠我吧?”折可适一脸震惊地望着王洋,满脸尽是难以置信。

    “呵呵,那位耶律乙辛之死,至今日已有了数年的光景,你身为我大宋边军之重将,居然都还对此事闻所未闻,足见古之兵圣那句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之言,对于我大宋朝庭……”说到了这,王洋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怎么可能,折某虽然不太清楚,但也知道是因为辽国天子最终识破了耶律乙辛的诡计和野心,这才将其杀之,这与其意欲背辽而投宋的流言,也相去太过甚远了吧?”

    “兄台你还别不相信,之前审讯的那些走私商人之中,就曾经有不少到达过辽国上京去做生意的。而他们所听到的消息,也是经过了小弟我与不少审讯官员的反复验证确认得到的。”

    王洋轻叹了一口气。“且不说些事,就说一说西夏的瘊子甲吧?西夏的瘊子甲之坚固,想必兄台也是早就闻之了吧?”

    “这是自然,不过现如今我大宋不是有了元佑甲了吗?论起防御力不逊于那西夏瘊子甲,而在轻便程度上更是犹有过之。”折可适很是洋洋得意地朝着王洋言道。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