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41章 总算他娘的涉险过关了(第一更)
    第741章

    “若不是我梁氏,焉能够有他李乾顺今日,对我梁氏,非但半点感恩也无,战事稍有挫折,便迫不及待的将自己母族尽诛之,这等禽兽之举,天下共睹……”

    听到梁寿刻意用党项语大声的咆哮,仁多光显的脸色份外的难看,不得不开口打断了梁寿的控诉。

    “梁将军,如此你我各为其主,可过之事,本将并不清楚,也不想去了解,只是想要问一问梁将军,敢问这可是我西夏游骑勇士的遗骸?”

    “不错,正是两名擅越边境的西夏游骑,本将再三喝令,不许他们进逼我宋境,既然他们不愿意听,而且还敢肆意放箭伤我宋军将士……”梁寿一脸据傲之色地站在那里侃侃而言。

    “故尔本将下令将此二人格杀务论,原本想要将此二人尸首置于此界碑处,以儆效尤。正巧你们来得如此及时,也省得本将再费一番手脚。”

    “混帐,你他娘的居然敢如此!”仁多光显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边的游骑直接就忍不住了,怒吼着纷纷张弓搭箭。

    “谁敢动手!”仁多光显大惊失色,当即厉声喝止手下不冷静的举动。而梁寿面对着这些杀气生腾的西夏精锐游骑,非但没有半点的退缩反而越发地昂首挺胸。

    “任何人不得上前一步,若是本将死在此地,尔等记得回盐州速速禀报防御使和王经略,告诉他们,西夏人贼心不死,表面上意欲与我大宋和平相处,交换俘虏,实则暗藏杀机,屯重兵于翔庆军司,意欲乘我大宋不备而攻之……”

    “诺!”身后边百余骑整齐划一的厉声高喝道。然后所有人都纷纷翻身跃上了马背,阴冷的目光里边透着讥讽的审视着这些西夏游骑。

    听得此言,不仅仅是那仁多光显如坠冰窑,就算是他身边的那二十余骑也犹如被一桶冰水仰头浇下,一颗心直接凉到了**。

    #####

    国主的严旨,翔庆军司都统军野利将军的交待,还有指挥使的叮嘱,一切都以不与宋军冲突为要。

    因为如此之大夏实力大损,若是再与宋国发生冲突,国势将倾就在眼前,现如今,西夏需要做的就是隐忍,由着大辽出面去与宋国纠缠,如此,大夏方能够获得一线生机苟且残存。

    若是现在,这个该死的叛徒死在了这里,这一百余骑宋军但凡有一人逃回盐州,等待着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仁多光显就是用脚趾头去考虑都能够很清晰的意识到是什么样的可怕后果。

    “不愧是梁相国之子,够狠,连自己的性命都置之于不顾,值得吗?”仁多光显眯起了两眼,待身后边的游骑都将武器收起之后,暗松了一口气,朝着梁寿皮笑肉不笑地道。

    “等你们仁多氏一族为李乾顺那个反复无常,背信弃义的小儿尽数诛杀之后,你就会明白值不值得。”梁寿危险的眯起了双眼,毫不示弱的回击道。

    “难道我大夏这两名勇士之死,你们就不给个交待吗?”仁多光显声色俱厉的喝道。

    “想要交待,这还不简单……这个拿去吧。”梁寿撇了撇嘴,从腰带里边抽出了一个绸布袋子。“这里边是一封梁某给你家指挥使的信,你最好让他清醒一些,别还老把这片地方当成你们西夏的疆域。”

    “再有敢踏过界碑半步者,诛之!”

    这句显得无比嚣张跋扈之言,把那仁多光显气的差点出鼻骨抽筋,好半天这才强抑着怒火,吩咐两名游骑上前,将那两具尸首收回,顺便将那装着书信的绸布袋子也一并拿走。

    就在这些西夏游骑满心愤忿的策马要离开之时,梁寿这货仍旧在火上浇油。“慢走哟,仁多将军,莫要忘记了告诉你家指挥使,让你们的游骑下次不要再迷路了。不然,死在我宋境之内,那就别怪我们没有提前通知你们……”

    仁多光显强忍住了想要回头破口大骂,或者是策马奔前把梁寿那颗讨厌的脑袋直接剁下来的冲动,厉喝一声,策马朝着西方狂奔而去。

    看着那些渐行渐远的西夏游骑,梁寿两腿有些发软,赶紧抬手扶住了身边的一株大树,努力地支撑住自己的身躯,避免了失态。

    而刘统制已然快步的冲上了山丘,看到了那二十余骑背负着那两具尸首已然汇合了那些西夏游骑离去,刘统制也不禁长出了一口大气,朝着梁寿心悦诚服的长施了一礼。“将军胆识谋略,末将佩服。”

    “别他娘的废话,赶紧扶我一把,老子的两条腿都软了。”梁寿哭笑不得的冲这货伸了伸手道。

    刘统制赶紧伸手扶住了梁寿,哪怕是这货此刻这副模样,但是他方才勇敢无畏的模样,早已经深入了将士们的心头,就算是刘统制一想到梁寿方才那侃侃而言面对刀兵仍旧毫不示弱的模样,不得不佩服这位比自己年轻至少十岁的梁将军。

    “多谢你了梁将军,如果不是你,末将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到时候,影响到了王经略与折将军的筑城大计,末将百死未赎。”

    “行了行了,咱们既然同在一座军营里,又在一个锅里边捞食,难道梁某人还能不管不顾吗?”梁寿笑着摇了摇头,总算是能够自己站定。

    只不过,身上的铁甲衬底已然被汗水浸透,哪怕是方才梁寿再镇定,再装得悍不畏死,可是又有谁会真的不怕死呢。

    不过梁寿这种颇有担当的做法,倒是让他赢得了部下的拥戴与认同,之前,麾下的这些骑兵们,对于梁寿这位昔日的西夏梁相国之子,现如今的顶头上司并不感冒。

    只不过军令在身,难以违抗,但是私底下牢骚可不小,而梁寿却也无可奈何,而今日他这般仗义的举动,还有悍不畏死的面对敌人的大义凛然之举。

    已然让将士们心中所有的芥蒂尽去,此刻他们的眼中再无西夏梁寿,有的只是三州防御使折将军麾下的指挥使梁将军。

    在那些西夏游骑离开之后没过多久,梁寿等人也离开了这块界碑,只不过,又留下了十数名暗哨,以监视那些西夏游骑是否会去而复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