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42章 失踪的使节团成员,王洋的演技(第二更)
    第742章

    半天之后,梁寿等人赶回到了位于新盐州城工地北端山峦上的宋军大营之中,向此刻正在帐中议事的王洋与折可适禀报起了他们这两日的遭遇。

    王洋与折可适听到了后面,梁寿一人当面,迎着数十敌骑侃侃而言,不畏生死的模样,亦不由得对梁寿刮目相看。

    “好,好小子,想不到你这胆气够有劲道的。”折可适抚着颔下短须朝着梁寿赞许地颔首道。

    “末将当时可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样的方式,应该可以对现如今举国上下对我大宋已然是心生怯意的西夏有用。”梁寿干笑了两声解释道。

    “不管如此,你这个法子,解除了目前的危机,可算得大功一件。很好,本官果然没有错看于你,将你留于这西北边军之中,看来是做对了。”王洋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对梁寿以及这几名将领嘉许几句,待他们离开之后,王洋不禁庆幸地道。“幸好这帮子家伙的处理方式还算妥当,不然,说不定用不了数日光景,就会有西夏人摸到这一带来。”

    “兄台,看样子,警戒还需要强加才是。”

    折可适点了点对。“这是自然,现在是最紧要的关头,切切不可出任何差池才是。”

    “经过此事,这梁寿倒是极有胆略,愚兄倒也觉得他是一个可堪大用之才。”

    王洋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笑道。“我大宋的良将虽众,但是年轻一辈的却并不多,不过这一次,小弟已然去信,请陛下从禁军和御前网罗一批年轻将领,让他们来到咱们这里锻炼锻炼,到时候,可就要有劳兄台你多多操劳提点才是。”

    “这个自然没有任何问题,想不到折某也有能够成为师长的一天。”折可适倒是满口的答应,能够率领一干大宋的年轻俊杰,带领他们纵横沙场,指点江山。

    未来等他们各自都有了出息,提及自出自己门下时,自己这位师长当然也会与荣有焉。

    王洋离开新盐州的工地之时,身边已然又多了二十八人,这二十八人,都是经过了两天慎密的思考之后,告诉了王洋他们愿意加入到情报馆担任情报人员。

    #####

    仁多光显将那封书信以及两名部下的尸体带回到了耀德城之中,换来的是勃那指挥使的一顿痛骂,不过最终,也没有什么责罚。

    勃那也很明白,仁多光显的选择是有些憋屈,但是不如此做,难道还能够真的把目前已经成为了大宋将领的梁寿给宰了不成。

    说不定对于宋国而言,正愁没找着机会继续向大夏发难。若是梁寿死在了西夏勇士的刀剑之下,那么那些磨刀霍霍的宋国大军,很有可能就会借着这个理由倾巢北进。

    到了那个时候,因为大量的损失兵源,而导致防御空虚的西夏腹地,哪怕就算是最终拦住了宋军的进攻,但是,这片百余年来一直未曾发生战地的富庶之地,也必将生灵涂碳。

    勃那没有耽搁,又亲自手书一封,连同那封梁寿的书信一同转呈往翔庆军司都统军野利洪的手中。

    而野利洪根本就没有太过理会,在他的眼中,只要大夏与宋国之间不发生大规模的冲突。死上几个小兵又能如何?

    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新盐州城,就在距离盐州西部边境不足五十里处正在以超英赶美的速度正在快速的修筑着。

    等到王洋回到了盐州,安顿好了那批准备要投入到训练之中的情报人员后,这才发现,西夏那边的第二批俘虏,仍旧还未到来。

    王洋不禁有些蛋疼的亲自来到了驿馆。“颇超大臣,现如今,距离第一批俘虏交换已经足足的过去了近半个月的光景,可是至今第二批俘虏却还没有丝毫的音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大人,这个下官也着实不清楚,而且下官三日前已经派出了人手赶往兴庆府去催促。另外下官尚有一事,还请王大人帮忙。”颇超信德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朝站王洋道。

    王洋抬了抬下颔,示意颇超信德继续说下去。“就是半个多月之前,下官曾经派遣人手赶往兴庆府催促,可是结果因为日夜兼程赶路,导致数名手下失踪于郊野之地。”

    “至今未有半点音讯,不知王大人是否知晓?”颇超信德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王洋,想要从他的脸上捕捉到有用的信息。

    王洋满脸迷茫地眨巴眨巴眼。“失踪了几人,姓甚名谁可曾知晓是在哪里失踪的?”

    “另外本官再追问一句,为何事情间隔了半个月之久你才相询,莫非这里边有什么问题不成?”

    王大老爷这话把那颇超信德梗的两眼翻白,北辽来使萧兀纳也无法再继续谈定下去,砸了砸嘴道。“老夫之前也询问过颇超大使,原本以为这盐州之地不大,他们应该会在之后不久归来,可是至今仍旧未见半点踪影,特地相询于王经略,难道这也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任何问题。”王洋笑眯眯地看向萧兀纳,语气显得十分的亲切与温和,简直可以与信访办窗口办事人员相媲美。

    “只是,本官的确不清楚,这样吧,既然二位大人已经当面相询,此事本官自然不能不放在心上,等王某回官署之后,就会着令人手前往搜寻,希望他们这半个月不会迷路走得太远就是了……”

    “那就劳烦王大人了,其中有数人,皆是我大辽人,还望王大人多多留心,让他们能够平安归来,老夫也才好向我大辽天子交待。”萧兀纳同样显得十分情真意切地道。

    想了想,萧兀纳露出了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还特意拭了拭眼角的眼屎,幽怨地长叹了一声。“哪怕是发现他们的尸骨,也还请王经略一定要告诉于老夫,就算是葬身于兽口,也该让他们能够魂归故里才是……”

    说得那样的情真意切,真可谓是闻者落泪,听者伤怀,王洋也露出了一副很感同身受的表情。“老大人不愧是大辽之柱石,如此关怀属下之安危,实在是令本官深受感动,老大人放心吧,王某一定会尽力的去寻找,只要有一线机会能够找到他们,就不会放弃。”

    “有了王大人您这句话,那老夫就放心多了。”听到了王洋之言,萧兀纳似乎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