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46章 那只是政治性礼尚往来互相吹牛逼
    第746章

    “这会不会是那宋国故意放出来的消息,意图混淆视听?”一名属下抚着长须有些犹豫地问道。

    “有这个必要吗?如果他不是真的如此厉害,为何他将宋庭满朝文武几乎得罪了大半,却还那么的受宋国天子和太皇太后的宠信,连连加官进爵,这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另外一人提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道。

    “好了诸位,不需要为这个问题继续争执下去。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位王洋自抵陕西路后,一直与折可适配合相得益彰,几乎未逢敌手,更无败绩。”

    “而今更是由其二人主掌这三州之地。而今,宋国大量的迁徙诸路厢军进抵三州,以充其地。怕是这手笔,也与王洋有着极大的关系。甚至很有可能是其向宋庭出的主意。”

    “其初掌盐州,几番手段下来,整个盐州尽为其所掌握,更是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办法,就连那些党项人都视之无用的无数荒地荒滩,也让宋国的富商巨贾纷纷出手抢夺。”

    “老夫与他多次见面,可是至今,仍旧把握不准其秉性,根本就揣摩不透他的想法。再结合起他之前的各种表现。就算是其不如传言之中那般,但也绝对是一位堪比张良、萧和的人物。”

    “我大辽大军若是南来,这绝对会是一场硬仗,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马失前蹄,这才是老夫最为担忧的。”

    “所以,老夫特地详细地将那王洋王巫山之事迹经历录于纸上,呈送陛下案前,希望能够引起陛下的重视。”

    “老大人您乃国之柱石,您的建言,陛下定然会耐心听取的。”

    “希望吧,老夫所能够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对了,咱们派出去的人,可有什么消息?”

    “还是没有消息,第三批人也已经派出去十日了。”其中一名属下站起来朝着萧兀纳禀报道。

    萧兀纳忍不住动怒瞪眼喝道。“废物,耗费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连续派遣了三拔精干人马,却连宋国人的那件武器的模样都没看到过,甚至到目前为止,只知道此物名为元佑抛石机,你们……太让老夫失望了……”

    “老大人还请息怒,只是那宋国人防备极为严格,他们把那些武器到底藏于何处,我们半点消息也无,而城中几乎都找遍了,最有可能是盐州城外的军营,可是军营重地,更难接近。”一帮属下只能请罪诉苦。

    “罢了,若无实物,朝中的那些文武又岂会尽信,只希望咱们之前所提供的那些东西,能够让他们谨慎一些。”

    一帮属下点了点头。“还是老大人您有办法,居然从夏国人的手中得到了宋国武器的机密。”

    “那哪里算得上是什么机密,也就不过是一把钢制的弩臂残片,还有一块弃于荒野的甲具碎片,以及那犹如磐石般坚硬的元佑水泥块……”

    #####

    已然六十出头的耶律洪基,仍旧显得精神抖擞,常年的游猎嬉戏,让他仍旧保持着健壮的身板,声音洪亮,目光清明。若不仔细看,怕是谁也料想不到,这位看起来犹如四五十岁的黄袍中年人其实已经年过六旬。

    此刻,他正极其难得的呆在了上京的大辽皇宫之内,耳中听着臣下正在读着来自大辽北院宣威使萧兀纳的奏折,手里边地拿着一片断口已然呈灰白色的软钢刚片正在把玩。

    而另外还有一块犹如石块般的东西,以及一块大约四寸见方的碎钢片,都摆在了他的御案之上。

    “宋国还真是够富庶的,居然连弩臂都要用钢铁来打造。单这一点,我北辽亦不及也……”感受了一番这片长度约为一尺半的软钢弩臂的弹性后,随手扔回了御案上,又用手拿起了水泥块拈了拈。

    “陛下,这些东西,在我大辽,也不过是寻常之物。想必是因为萧老大人听多了那些西夏人的夸张之言语,才会如此谨慎。”身边,一位大辽重臣如此说道。

    “萧卿家一向秉身持正,而且言语谨慎,若非是其亲眼所睹,定然不会将那些流言奏予天子。”

    “话说回来,萧老大人也真是够奇怪的,既频频请求朝庭出兵以助西夏,又屡屡提醒朝庭要小心谨慎。似乎生怕我大辽不是宋国西军的敌手似的。”

    “萧卿为人一向谨慎,他若是不说这话,朕才会觉得奇怪。”耶律洪基笑了笑说道。

    “这些东西,既然萧卿说要让我大辽注意,那便小心谨慎一些就是了。唉,朕也没有想到,与宋国宁靖数十载,而今,居然要动刀兵,实在是……”

    “陛下,此番兴兵讨宋,非我大辽之所愿,而是因为宋国咄咄,逼人太甚,我大辽与西夏乃是翁婿之国,焉能看着西夏尽陷于宋人之手。

    若是如此,那宋人必然会野心大起,说不定到了那时候,就会如宋国太祖、太宗、真宗时期一般,连连北进……”

    “我大辽如今北部边患一直未绝,若是宋国野心一大,到了那个时候,西夏若是已亡,那我大辽就有被三面围攻之忧患啊……”

    一干北辽重臣纷纷站了出来朝着一脸唏嘘之色,到得现如今,仍旧对于是否应该跟宋国开战而犹豫不决,举棋不定的大辽天子耶律洪基劝道。

    “至宋国仁宗皇帝以来,我大辽与宋国之间一直和平共处,不论是仁宗还是英宗,或者是神宗,皆与朕情同手足,既为兄弟之邦,焉能轻言刀兵?”

    “……”一干臣工差点让耶律洪基这话给梗个半死,拜托,那只是为了维持合平的时候的政治性礼尚往来互吹牛逼好不好,这你也信?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一位优秀的佛系天子不成?

    “陛下,但是西夏若失,我大辽将会尽陷三面受敌之局面,那时候可就再说什么都晚了……”

    “是啊陛下,我大辽与宋国虽乃兄弟之邦,但是陛下您数派使节,令宋国不可再与西夏争斗,可是宋国无礼之极,甚至还将我大辽使臣赶出其国都,这等羞辱前所未有……”

    听着这些臣工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在那里叽叽歪歪,耶律洪基面上渐显不耐之色,目光一扫,落到了其中一人身上,便抬手一指。“耶律俨,你且来说一说,我大辽,该不该出兵?”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