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47章 不着调的大辽天子耶律洪基(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747章

    “陛下,微臣以为,我大辽,应当出兵以援西夏,西夏既已拜我大辽为宗主,又尚我大辽宗室女为其皇后,如此,我大辽与西夏的关系,已然联盟之势。”

    “宋国一直对西夏之地贼心不死,为何,不就是因为西夏所据之地土地肥沃,水草丰美,若是宋国取之,年得战马十万之数亦非难事。”

    “我大辽与宋国之间,军队之数相差无几,所胜者,在我大辽铁骑来去如风,将士勇猛。但是,我大辽亦有忧患,便是北边诸部……”

    四十出头正值年富力强的参政知事,枢密院事耶律俨正有条有理的侃侃而言,一干臣工们都默默地静心听其言述。

    听罢耶律俨这番进言,耶律洪基总算是不再犹豫,微微颔道。“卿之言,甚合朕意,既然如此,那我大辽,也的确应该向天下彰显我大辽赫赫兵威之时……”

    “陛下,以臣之见,我大辽虎贲,不可轻动。”耶律俨看到耶律洪基被自己说动,并没有露出多少喜色,反倒是提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卿此言何意,你不是觉得我大辽应当出兵以讨宋国吗?”耶律洪基自己都有些迷糊了,难道是朕耳朵年纪大了有毛病听错了不成。

    “这是自然,不过,我大辽只需要出少量兵马便可,我们当可以着令北边诸部为前驱……”耶律俨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在场诸人皆是一愣,目光皆尽落在了这位年富力强的枢密院大佬身上。

    耶律洪基眯起了眼睛,仔细地思量,一面朝着耶律俨抬了抬下颔,示意他继续。

    “陛下,我大辽兵锋最盛,然而我大辽疆域广博,更胜宋国,需要重兵镇守的要地实在太多。所以,能够抽调出征的兵马并不多。”

    “不过,我大辽北部,诸部虽然臣属于我大辽,但是时有纷争,扰我大辽北部边患不绝……”

    耶律俨的用意十分的歹毒,意思就是,那些大辽北部的诸多部落对大辽经常是阳奉阴违,扰得大辽北部乱七八糟的,很是让人头疼。

    既然他们那么悍勇好斗,那么不如就给他们一个立功受赏的机会,让他们诸部出兵,随我大辽大军南下,让他们到宋夏之地去发泄自己那永远也发泄不完的精力。

    宋国既然如此变得强悍起来,正好,借宋国之手,消耗那些大辽北方诸部的实力。而且,诸部之间向来不和,只要稍加算计,便能够让诸部为争功勋,奋勇杀敌。

    如此一来,怕是大辽不需要折损一兵一卒之力,便可以重取那三州之地,还能够极大的消耗北方诸部的兵力,减小大辽北方边患频繁发生的压力。

    随着其侃侃而言,满朝臣工都不禁连连颔首,纷纷站出来力挺耶律俨的这一项建言,对于如今的大辽,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重要的是,与这位成天不是忙着去写诗词歌赋,就是饮酒作乐,要么就是策马四下游猎的天子不同,耶律乙辛死后,其党羽整肃一空,朝中气象为之一清,可是,朝中的这些臣子们,亦意识到了现如今大辽危机四伏。

    就像西夏被宋国连连征伐,损兵折将,连失千里沃土,已然引起了大辽朝中诸多臣工的警惕。

    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将西夏扫平,那么一直养精蓄锐,富庶无双的宋国周边再无忧患,当可全力面对大辽。

    所以,大辽必须要在这个危急关头做出妥当的应付,不能让西夏倒下,而应该继续扶持西夏对抗宋国,使其无法将主要目标集中于大辽身上。

    而大辽自耶律洪基登基以来,置国政于不顾,连连信用奸佞主掌朝政,导致大辽吏治崩坏,百姓苦不堪言。

    而北方边患屡征不绝,甚至还有愈演愈烈之势。而大辽虽然兵多将广,但是多年以来的吏治败坏,早已经是兵无战力,将无战心,在这样的情况下,陡然派出大军前往与宋国交战,很有可能会发生很大的问题。

    就算是因为西夏是被宋国连番用奸计算计,导致连连兵败,但是,宋国的军械甲具正在更新换代,能够提高他们将士的作战能力,这也是一个事实。

    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大辽与宋国一旦直面交锋,一旦大败,其后果,可就不仅仅只是一场战争的胜负就可以了结。

    很有可能会造成其为恶劣的后果和一系列反应。至于让那些原本阳奉阴违的北方诸部觉得,现如今的大辽,已然是大而无用,甚至会让他们从一群脾气不太好的家犬,变成想要反噬主人的恶狼。

    所以,最佳的选择就是驱使这些北方部落的军队一同南下,对他们许以高官厚禄,或者是其他的好处。

    到了那个时候,与大宋之间的争战,就算是胜利,也会消耗诸部落的军事实力,若是大败,那么,被损耗得最为严重的还是诸部落的军事实力,而且大辽还能够借机发难,拿出其中几个平时最不听大辽朝庭话的部落来做为罪魁祸首惩治。

    总之,不论是输还是赢,只要能够驱使那些北方诸部落大军入夏境作战,大辽就已经赢了一半。

    这个主意让在场的满朝文武纷纷渐展欢颜,亦纷纷的表达了对于这位足智多谋的枢密院事的敬佩之情。

    耶律洪基虽然厌政、怠政,但是他至少不是二傻子,亦很快便从耶律俨的这个策略之中琢磨出了对于大辽有百利而无一害。

    不禁面露赞许之色,朝着耶律俨颔首笑道。“卿不愧是我大辽柱石,朕亦没有错看于你,此事,就这么办吧,朕也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陛下,您这是想要亲征?”耶律俨脸上的得意之色尚未消退,便被耶律洪基这话给震懵逼了。

    “朕虽年过六旬,尚骑得健马日驰百里,拉得开三石之弓,可射天穹鹰雀,为何不可亲征?”耶律洪基很是洋洋得意地抚着长须开始吹起了牛逼。

    一干大辽臣工,全都满脸震惊的呆看着这位年过六旬的大辽天子,是我们眼瞎了还是耳聋了,之前您不是说不愿意跟宋国开战,不是觉得你与宋人的情谊情比金坚来着,怎么转眼又想着要亲征了?

    拜托你不要这么神转折好不好?这个方向盘打得太急很容易出车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