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54章 这不是北辽的地图吗?(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754章

    “这是自然,毕竟我大宋的装备一向紧缺,一直以来,以供应禁军和诸路边军为主,至于厢军,多是使用一些从禁军和边军淘汰下来的武器装备。”

    “而甲具我大宋更是紧缺,要不咱们之前连续大胜,所俘获的那些甲具,为何多数都被运往诸边地,就是因为不少边军将士,甚至连铁甲都批不上,只能靠皮甲遮体。”身边的折可适朝着王洋解释道。

    王洋不禁有些迷茫起来。“可是之前随我一同往援陕西路的那些厢军,虽然铁甲不多,但是都至少披挂着一身的皮甲……”

    种师和与折可适对望了一眼,最终还是折可适干咳了两声之后小声地提醒了王洋一句。“那毕竟是汴梁的厢军……”

    王洋恍然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特么的,自己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也是,按照朝庭啥子好东西都恨不得收拢在东京汴梁的尿性,再加上大宋喜欢把主要军事力量集中于汴梁周边的习惯。

    京师汴梁的厢军装备自然是要比各路的厢军要好上太多,因为,京师的厢军又称为校阅厢军,这个称谓还是来自于仁宗时期,意思就是按照禁军的方式和训练去打造低成本的精锐部队。

    只不过最终京师的厢军都号称是要以校阅厢军为样本打造,但是实际上,最多只是形似。但好歹样子货,装备啥的都要整齐,再加上天子脚下,训练好歹也勤快一些。

    但是实际上他们的战斗,呵呵……反正王洋来到了陕西路之后,也十分的清楚,这些京师厢军的战斗力怕是连西北边陲那些好勇斗狠的乡勇都干不过。

    可偏偏,特么的那些校阅厢军却装备了整齐的铠甲,而现在,校阅厢军和禁军已然大都回转京师汴梁,也就只有苏大学士呆着的环州,目前还留有一万禁军和一万厢军。

    王洋不禁脸上露出了忧愁之色。哪怕是现如今盐、宥、洪三州之地迁徙来了七万厢军,但请注意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护身的铠甲,另外一个巨大的难题就是远程武器的不足。

    在战场之中,哪怕是有城池为依托的防守一方,在没有铠甲的保护之下与敌交战,那也相当于是一种自杀行为。

    “大人,您这是……”看到了王洋那瞬间显得无比难看的表情,种师和与折可适不禁面面相窥,而同样随行而来的高世则也很是疑惑。

    难道说,王大人这是在担心这三州之地很快就要有大规模战事发生不成?但是这不可能啊。现如今,以那西夏的兵力,能够自保,就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有余力南进攻击这三州之地。

    除非他们连国都兴庆府都不准备要了意图亡命一搏。但是,这种可能性,不论是高世则还是在场的诸位官员都觉得不可能会发生。

    “宥州有多少元祐弩和神臂弩?”王洋没有留给这些人太多思考的时间,径直开始详细地询问起了宥州的各种军备问题。

    宥州城内守军共有神臂弩两千柄,元祐弩五千弩,另外还有骑弓三千,各种步弓三千余张。所储箭矢弩矢共计六十万之数,

    当然这样的边陲重镇内是有武器坊和甲具坊和弓弩坊,以便维护日常消耗,以及大战来临之后,便于修补受损的甲具和武器,当然还有少不了制作箭矢和弩矢以维持一定的消耗。

    别看弩矢、箭矢多达六十万之数,但问题在于,这玩意消耗绝对不是一般的快,当时折可适镇守洪德寨防线时,所携带的三十多万发弩矢和箭矢,仅仅几日的功夫就只剩下来到十万发,足见远程武器的消耗极其惊人。

    哪怕是宥州这座要塞的防御力远在那洪德寨防线之上,但是,想要依靠六十万发远程武器守上三个月,那简直就是在吹不切实际的牛逼。

    但好歹城内储存着大量的竹子和羽毛,再制作出相同数目前的弩矢与箭矢没有太大的问题。

    但是问题又绕了回来,单靠这万余守军,应对十数万敌军的进攻,必然会顾此失彼,但是这些无甲的厢军顶上,那必然会损失惨重,极为影响军心士气。

    之前王洋还考虑准备再从洪州调拔一万厢军前往这里帮助驻守,可是眼下看起来,再多来一万无甲厢军,简直就像是送一万待宰的羔羊过来一般不切实际。

    难怪在大宋,厢军一般都不用上战场,但问题是,原本缴获的那些铁甲甚至是皮甲都已经运往各路的边防去了。

    而这三州之地,每座州城之中,最多也就储备不超过两千件备用铁甲和皮甲,数量实在是太少了。

    #####

    “大人,您到底在担忧什么?难道你觉得以西夏目前的实力,难道还能够兴大军来伐不成?”入城进府之后,在这顿食之无味的晚宴上,折可适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

    而宥州守将种师和、高世则,以及宥州通判唐训成都把目光落在了王洋那张愁容满面的脸庞上。

    王洋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哪怕是就算最后被人嘲讽那又如何?

    总比到时候真的事情发生了自己再去想办法补救要好得多,至少自己提前提醒在前,多少让大家在内心有一个准备也是好的。

    想清楚之后,王洋清了清嗓子绕过了案几,望着这一屋子的文武官员,沉声言道。

    “诸位,也许是王某多虑了,但也许,并非是王某自作多情,有一件事情,原本我是不欲说出来的,但是,这事关我大宋三州之地,数十万军民的性命安危,哪怕是这个消息有可能会出现偏颇,我也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诸位才是……”

    还好,由于在场的官员们对于王洋这哥们一直以来的行为作风和超强能力的信任,并没有第一时间下意识的认为王洋是在哗众取宠,而是耐心的听下去,想知道这位老司机莫非真的有什么发现不成。

    “吴七郎,把东西拿出来……”王洋转过了头来,朝着吴七郎歪了歪脑袋。吴七郎将身上背负的木盒子解下打开,露出了里边的一张画着图样的帛布,然后在屋内的地上,与凌纵二人将它小心的摊了开来。

    折可适早已经迫不及待地站起了身来,当看到了这张帛布地图上所标准的那些地名时,不禁下意识地道。“这不是北辽的地图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