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56章 两个可能性,第一伐夏第二谋宋(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756章

    皇城司是什么样的地方,但凡是为官者,几乎就没有不清楚的,就连王洋这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哥们,现如今也已然知道得一清二楚。

    之所以王洋会对于天子把情报工作从兵部拿出来交到皇城司的手中举双手赞同,那是因为,皇城司是直属于大宋天子的特务机构。

    它可不像原有的情报机构,仅仅只是兵部下面一个不起眼的小部门,所收集到的情报,必须要由他们经过筛选之后。择出他们觉得有用的,上呈至兵部。

    然后再由兵部转交到其上级部门,大宋最重要的军事机构:枢密院。

    在这个官本位形式主义十分猖獗惯性思维都是以上治下的政治体制内。一个小小的下级部门往上呈送文件,能够引起上级部门多大的重视?

    所以,兵部的情报部门,哪怕是再经历千辛万苦,拿到的一份份沾染着大宋优秀的情报人员鲜血和汗水的情报,很有可能都会只卡在兵部,而无法引起到更上一级机构的重视。

    而导致大宋错失一个又一个的良机,丧失了大量的政治上和军事上的主动权。

    但是,当少年天子赵煦决定将对外情报收集的职能,归属到了皇城司之后,那就不一样了。

    首先,皇城司是完全独立于大宋所有政治机构之外的特务机构,它只对大宋皇帝陛下负责,任何政治机构和部门都没其几乎没有约束力。

    它们所需要付出的,那就是对于大宋皇帝陛下的绝对忠诚。而当情报收集工作划归于皇城司之后,以这帮子搞情报工作时间超过一百多年的机构的丰富经验,自然也不会误事。

    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于,当皇城司将事关于大宋境外的情报,递送往枢密院后。

    枢密院则完全不敢像过去应对兵部的下属情报机构那般敷衍与自大。因为与他们对接的不再是下属机构,而是直属于皇帝陛下的一个特殊部门。

    倘若这些情报上有什么重要的线索,而枢密院却仍旧采用过去那种大而化之的态度来应对,而导致了恶劣的后果与局面的话。

    呵呵……叮咚,请诸位不要忘记,皇城司是干什么的,他还负责监督与审查着大宋境内的诸官诸军的各种不法以及渎职行为。

    一旦因为枢密院的轻忽,而导致了严重的后果与局面,皇城司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跳出来向皇帝表示,已经将相关情报递交给了枢密院,但是枢密院的一干人等毫无作为,这才导致了严重后果的出现。

    那样一来,以这位龙威愈盛的少年天子赵煦的尿性,绝对会大发雷霆,然后,枢密院那些闲得蛋疼,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家伙们就等着倒霉吧。

    所以,正是因为这些情报是由皇城司递交到了枢密院的,于是,枢密院为了显示自己对于情报工作的重视,特地将此事拿出来在朝会之时提起过。

    但是,大宋王朝与辽国之间,实在是升平已久,你的确很难让一帮子已经经历了辽宋数十年和平的人们去相信,对方敢擅起边衅。

    而且大军连南京道都未踏进一步,大宋若是这个时候就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也太丢大宋王朝的威仪。

    所以,这事,只能被暂且搁置下来,而枢密院也松了口气,反正情报本院也已经表示了我们的重视,拿到了朝会之上议论过了,既然大家都是这样的态度,那也就不能怪我们。

    更何况,枢密院的诸多官员之中,绝大多数也都认为这应该只是辽国内部事务,跟大宋实在是没有多大的关系,只不过既然皇城司送来了,咱们自然也要作出一副严重关切的态度才是。

    这一切,当然也都是经过了渠道,也就是赵佶这位年轻的端王殿下的笔端送到了王洋手中的。

    毕竟,王洋对于辽国的军事调动很关注,但是,出于谨慎的考虑,他无法多说,更不可能朝着天子赵煦乱放空炮,所以只能从赵佶那里去打听。

    只是没有想到朝中虽然讨论了此事,却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态度,实在是让王洋内心颇为遗憾,不得不承认,真理果然往往只会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而自己就是那位少数派。

    而越是如此,王洋却越发的确定辽国的军事动向,至少已经有五成的可能性是冲着大宋而来的了。

    王洋的思维模样与普通人不太一样,主要还是他的脑回路构造,以及他那迵异于常人的清奇脑洞。

    在他的心中,但凡是大众都认为正确的事,自己就应该要先站到反对面去进行深刻的思考。

    因为,大众更多的是一种盲从与从众心理,并非是他们都已经经过了深切的反省或者是思索。

    这或许也是王洋能够取得一个又一个成功的最大原因。

    “敢问大人,不知道朝庭那边,对于这些情报以及辽国的举动,是什么样的看法?”种师和抚着颔下长须,朝着王洋询问道。

    “不清楚……”王洋摊开了手,脸上露出了一个十分无奈的表情。“北方部落大军,尚未进入辽国南京道,对于朝庭上的诸位重臣而言,皆不以为这是对我大宋有威胁的举动。”

    “甚至还有一些官员认为,辽国内部之行为,我大宋又何须多事。甚至还觉得应该请陛下下旨告之韩忠彥朝老大人,让河东路切莫做出挑衅之姿,以免激怒辽国,惹起事端。”

    说到了这,王洋不无怨气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拿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处。

    “但是,我想请诸位用自己的头脑,好好的想一想,辽国动用了北方部落的十数万大军,又从上京调动了数万精锐骑兵南下,难道真的与我大宋半点干系也无,而只是闲得蛋疼也玩远程行军吗?”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愧是与王洋王巫山配合得最久的老搭档,折可适,终于在内心里边彻底的认同了王洋的猜测。

    “两个可能,第一,伐夏,第二,谋宋。”种师和抚着长须良久,目光死死的盯着辽国地图上军队的开进路线,然后顺着目标指向,落在了大宋、西夏、辽国这三国的交界处。

    “虽然这仅仅只是一个概率只有一半的可能性。但是王某,不愿意拿我大宋的任何一位百姓的生命去冒险……”王洋的目光,则是落在了宥州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