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61章 大造纸甲,保家卫国!(第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761章

    “我说种将军,你这是在逗我吧?”王洋很没好气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就差没把自己脚上那双穿了三天的臭鞋给脱下来往种师道的脸上扔过去。

    “王巫山你莫急,师道你且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法子?”苏东坡劝了王洋一句之后,便朝着种师道追问过去。

    “纸甲和布甲!”种师道显得有些兴奋地搓着双手,一副犹如献宝的样子大声地道。“二位大人或许不知晓,我大宋甲具不足之时,亦曾经以纸张和麻布为甲以供将士披挂。”

    王洋很认真地看着种师道,就是表情有些像是想要打人。“敢问种将军,这两个甲具能有效果吗?”

    “当然有效果了,而且防御力绝对丝毫不逊色于铁甲,重要的是造价低廉便捷,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两种甲具都经不得水和潮湿,制作出来之后,若是遇上雨季,怕是撑不到两三个月就得烂掉或者腐掉……”

    这下子,王洋与苏东坡的眼睛都亮了起来。王洋更是一个箭步冲到了种师道的跟前喝问道。“真的假的,甭管烂掉还是腐掉,可重要的是能够让将士们能够披挂着有防御力的铠甲上战场支持上一两个月。”

    “这是自然,对了,也不知道这环州的府库内还有没有存货,种某记得两年前,我们陕西路就曾经制作过一批纸甲,只是后来消耗得差不多了……”

    “赶紧让人去找,能够看到样品就再好不过了。”王洋赶紧连声催促道。

    #####

    不过,既便动用了大量的人手去找,仍旧花了一个多时间的功夫,这才寻来了五件,其中三件已然散发着一股子腐朽霉烂的难闻气味,另外两件则要上好一些,但是表面也已经长上了绿毛。

    “这些就是纸甲?怎么朽烂成这样……”王洋详端了几眼之后赶紧退后数步,呼吸着那清新的空气,这股子味道实在是太难闻。

    “因为这玩意原本就很容易朽烂,想必那些看管的人也不尽心,不过能够有样品,就已经很不错了。”种师道有些无奈地笑道。

    王洋详细地打量着着这几件已经腐朽的纸甲,一面认真地倾听着种师道的解释,这些纸甲的重量可以说是极为轻便,一身下来,重量不会超过十五斤。

    但是其防御力丝毫不逊色于铁甲,只是,因为其用的是纸浆锤打粘合而成,所以经不起潮湿和雨水,十分容易损坏。

    所以,一般而言,只能够作为应急之用。

    但是对于现如今的王洋而言,却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毕竟王洋所需要的就只是可以起到防御作用的铠甲,甭管他是什么材料都行。

    而这纸甲的制作工艺极为简单,但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需要纸,需要大量的纸张。

    “过去我们制作纸甲,多用的是那些收罗过来的废纸旧书之类的,毕竟便宜。若是用新纸的话,一斤就得近差不多一百文钱,十五斤那就得一贯五。”

    “那也比皮甲和铁甲便宜得太多,重要的是种将军你说此甲制作工艺简单,那就行了,纸张,咱们陕西或者是京兆府可有造纸厂?”王洋只是稍稍考虑了一番就下定了决心。

    不就是钱吗?只要能够制作出大批量的纸甲,只要能够为将士们提供足够的保护,总比没有甲具好。

    “当然有,单单是京兆府一地,就有造纸厂近十间,你该不会真想要用新纸去制作吧?”苏东坡砸了砸嘴道。这特么可都是钱,再说了,这个时代,纸张主要的功用还是用来记录文字,算是文房四宝之一。

    真要让王洋这货鼓捣出数万件纸甲来,唔……苏东坡总觉得不是个滋味。

    但是眼下又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最终,苏东坡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王洋,最大程度的帮助他收罗纸张制作纸甲。

    王大官人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在环州休息一夜之后,天一亮,便径直赶往盐州而去。

    而苏东坡则在第二天就开始在陕西路各处开始收购采买纸张,不论是论斤的还是论张的,总之但凡是能够收罗得到的纸张都尽数的运往盐州之地。

    而正呆在盐州的数万厢军,正提着大木锤子鼓着胸肌等待着这些纸张的到来,他们会用风卷残云之势,进行大跃进式的大炼,唔……大造纸甲,保家卫国。

    纸甲的制作有几张方式,最坚固耐用的一种便是将纸张切割成一寸见方,锤打成形之后以钉子固定。

    而最简单的那种则是将纸张混合浆糊等粘合剂之后用大锤锤制,然后挂起来在阳光上晒干。

    但是这种简易纸甲,其防御效果自然是要逊色于工艺繁琐的那种鳞片状纸甲,但是绝对可以防御住箭矢,但是对于刀斧之类的武器的砍劈的防御力较弱,但更适用于大规模快速化制造。

    不论是身甲、臂甲,都可以采用这种方式制作,两个人一天就可以制作至少五套。何况在王洋的算计之中,这些铠甲原本就是要交给厢军所用,至于对付那些登上城墙的敌人,则还是要靠精锐的边军。

    正是因为王洋的不讲究外形和主要功能是为了防御箭矢和弩矢,这种轻便而又便于大量制作的纸甲正在以超英赶美的速度制作着。

    更让人庆幸的是,这里是大宋的西北边陲,原本就干旱少雨,日照充足,所以,制作纸甲,几乎不受天气的影响。

    另外还需要感谢那些体力充沛的西夏战俘们的辛苦努力,正是在他们加班加点的努力奋斗之下,在四月末之前,已然将盐州至环州的水泥直道辅设完毕,开始通行。

    使得大量的物资可以沿着这条道路飞速的往来于盐州与环州之间,一车车的纸张被送抵至盐州,卸下了车之后,直接就被送往城外的制甲所。

    唔……所谓的制甲所也就是一票大佬爷们提着大木锤子,犹如砸年糕一般的你来我往的使出吃奶的劲用力的锤打着那些用浆糊浸润之后的纸张。

    将它们锤实锤紧之后,再将其悬挂晾晒,等到差不多干透之后,则是开始裁剪,最终制出了一件件,构造简单,十分轻便的大宋纸甲。

    虽然纸甲的模样有些丑陋,但是,经过了测试,完全可以防御着弓箭和弩的射击,这让不论是王洋还是那些未来将要披挂上这种纸甲登城守备的厢军们都喜笑颜开。

    虽然都不太清楚,为何王经略会跟打了鸡血针似的几乎让盐州所有的厢军都参与到制甲工作当中,但是有件铠甲傍身,总比没有好。

    只是,盐州大规模制作纸甲的消息,没有多久,消息便直入京师,传到了朝中诸位大佬与重臣的耳朵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