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62章 特么的那个姓王的又在搞事情
    第762章

    满朝文武重臣们直接就炸了锅了,或者说兴奋的都差点尿了,特么的那个姓王的居然又在搞事情,太好了。

    私铸甲具,呃……不对,私铸甲具那是指在没有得到授权的情况这下,暗中铸甲,这在大宋而言,绝对是大大的重罪,甚至有可能是要杀人砍脑壳的。

    但是,陕西北部边陲地处边塞,所以,是有铸甲以充军用的权力的,但问题在于,谁特么的当经略安抚使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疯狂的去制作甲具。

    更多的则是向朝庭索取,当地最多也就是在有敌情警讯之时,才会大规模的制甲以备不测。

    可是现如今,三州之地歌舞升平,大宋与西夏的交界真可谓是获得了难得的靖宁,这个时候,你特么的大肆造甲想要干啥?

    哪怕就算只是纸甲,但那也属于是大宋律上明确规定的铠甲之中的一种。你这么做用意何在,难道是想要造反自立为王吗?

    不光可以攻讦王洋私铸纸甲,更可以弹劾苏东坡苏大经略视而不见,或者说是在助纣为虐。

    总之,一帮子看热闹不闲事大,被苏东坡和王洋联手把朝庭声望刷成仇恨值max的满朝重臣们心潮澎湃的开始纷纷上奏折弹劾远在西北边陲,正在为了即将有可能到来的战争而努力奋斗作准备的王洋与苏东坡。

    从消息刚刚传递到东京汴梁,到第一本弹劾奏折递到了天子的御案上,到弹劾奏折直接将天子书房的御案堆成了小山。

    饶是天子赵煦一向认为王洋但凡是做什么出乎预料的事情,必然有其道理与理由,可是在面对如此之多的奏折,还有汹涌的弹劾声前,这位一向意志颇为坚定的少年天子也有些hold不住了。

    “王巫山他到底是想要搞什么鬼?短短两天,无数弹劾他的奏折就把朕的御案都堆满了。”赵煦一脸懵逼地看着那堆积如山的奏折。

    真有一种害怕被倒下来的这些奏折把自己给淹没掉的错觉,一股深深的蛋疼感与忧伤此刻正弥漫于少年天子的内心。

    “陛下,其实,其实依奴婢之见,王大人此举,应该是有他不得不去这么做的理由……”这个时候,马尚这位曾经跟王洋一块共患难的宦官,也忍不住大起胆子说了一句公道话。

    “哦,你也觉得?”赵煦有些愕然地转过了头来,看到马尚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禁笑道。“在我面前,就只是聊聊,你怕什么,说说,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那奴婢就真说了,奴婢与王大人曾经相处过不少的时间,虽说王大人有时候显得有些不太着调,但是,一旦遇上正事,却从来不会耽误。而且每每有事,必然能够先于旁人审明查清,提前做好准备。”

    “重要的是,王大人经常会做一些最开始让人觉得摸不着头脑的事情,可是等到了事情发生之后,这才会明白他的用意所在。”

    随着马尚之言,赵煦不由得频频颔首不已,脸上也满是认同之色,没错,王巫山就是这样的人,有时候,他想要去做些什么事情,所有人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都不明白这货的用意何在。

    只有当事情真正的发生之后,这才会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所以,奴婢倒觉得,说不定是王大人之所以如此做,必然是因为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如此应对……”

    赵煦颇有同感的微微颔首,但是那紧锁的眉头仍旧没能舒展开来。“你说的是没错,可是,铸造甲具,这可是事涉国政不可轻忽的大事。若是他低调一些,倒也无妨,可是你看看这些奏折,唉,弄得我现在也是左右为难。”

    “这家伙也不提前给朕打个招呼,总不能朕还得紧赶慢赶的特地写信去询问他的目的所在吧?”

    马尚想了想之后,又挤出了一句话来。“说不定,王大人可能觉得他的想法,会让大家都难以相信,所以他就干脆先做了再说。”

    赵煦有些烦燥地挠了挠发痒的下颔。“这倒挺符合他的性子,只是这么做,朕实在是太被动了。”

    就在赵煦对着满桌案的弹劾奏折发愁的当口,却有人来禀报,说是太皇太后高滔滔请陛下移驾春秋宫一聚,有事要与陛下相商。

    正愁肠百结的赵煦听闻此言之后,本想摇头不去,不过想了想还是决定过去一趟,指不定皇祖母那里能够给自己一些提示也说不一定。

    想明白之后的赵煦便摆驾直朝着皇祖母所在的春秋宫而去,赶到了春秋宫,就看到了皇祖母高滔滔正依着榻栏闭目养神,身边的心腹大总管徐得功正在抑扬顿措的给高滔滔念诵着一首大宋有名的才子秦观刚作的新词。

    “……千门明月,天如水,正是人间佳节。开尽小梅春气透,花烛家家罗列。来往绮罗,喧阗箫鼓,达旦何曾歇。少年当此,风光真是殊绝……”

    “……遥想二十年前,此时此夜,共绾同心结。窗外冰轮依旧在,玉貌已成长别。旧着罗衣,不堪触目,洒泪都成血。细思往事,只添镜里华发……”

    高滔滔眉舒目展,一副精心品味的模样,让那疾步而来的赵煦也只能放轻放缓了脚步,生怕扰到了高滔滔的雅兴。

    “好一个秦少游,可惜,他作的诗太多,词反倒少了,不然……我说呢,原来是官家到了。”高滔滔听罢,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注意到了赵煦之后招手示意天子到身边坐下。

    “孙儿见过皇祖母,没想到居然惊忧了皇祖母的雅兴。”赵煦走到了高滔滔跟前一礼这才坐下。

    “不妨事,哀家可是有事要找你,只不过方才徐得功刚刚收罗到一首秦少游的新作,哀家忍不住先睹为快……”高滔滔笑着摆了摆手。

    “这是我那侄孙给哀家寄来的信,信中有不少内容,可是把哀家给吓了一跳,有些担心事情会成为事实,所以啊,特地请官家过来看看……”

    说话间,高滔滔递过来了一封来自于盐州的信,而写信的人就是高世则这位前往三州之地,在王洋这位三州经略安抚使帐下效力的侄孙。

    “哦?那孙儿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连皇祖母您都被惊吓到。”赵煦的心里边也不禁升起了好奇,将信纸从信封中取出之后查看起来。

    只看到了前面几句,赵煦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咦,眉头也陡然紧锁起来,手中的这封书信,仿佛也变得有千钧之重,压得赵煦心中一沉。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