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63章 王巫山他是不欲让朕为难啊
    第763章

    赵煦仔细地,逐字逐句的读罢这封书信,久久不言,眉头深锁,而身边的太皇太后高滔滔倒也不催促于他,只是让徐得功给赵煦端来了一杯龙凤团茶搁在了赵煦的案前。

    悠悠的茶香总算是让赵煦从沉思之中苏醒了过来,赵煦勉强地冲太皇太后高滔滔笑了笑,只是那副笑容实在是太难看了点。

    “这消息,实在是太……太让我觉得难以置信了点,可是又觉得其中的分析极有道理。”

    “难道说,辽国,终于忍不住,想要与我大宋直面了?”赵煦此刻的心情实在是难以平静。

    自仁宗皇帝以来,大宋便与辽国之间进入了和平时期,既然小规模的地区性冲突时有发生,但是那样的冲突,很容易就化解掉了。

    而且两国之间,从来未有再次宣战过,至今已然有数十载。这也是为何在收到了皇城司传递的情报之后,枢密院拿到朝会上讨论,最终都被满朝的文臣武将都觉得大宋不必太过杞人忧天。

    只是让镇定河东路的韩忠彦韩相公注意严加戒备之外,就再没有任何的动作,而赵煦也觉得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所以朝议的决定就此顺畅通过。

    可是,赵煦自己都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之前答应过王洋这位老司机,但凡是大宋国外的情报,皇城司不但会交予枢密院,也会交予王洋在三州之地设立的情报馆一份。

    结果,王大才子的脑洞果然非同凡想,经由情报,再结合那些蛛丝蚂迹,生生的构建,或者说猜测到了一个令人寒毛倒竖的可能性。

    此番辽国的兵马调动,绝对不是寻常,而其动机极有可能是针对如此气势正盛的大宋而来。

    但是又考虑到,朝庭已经对于北辽的调兵遣将的行为定下了应对的基调。

    而王洋等人虽然经过了排查情报以向敌军的动向作出了自己的猜测,但是,在没有实证的情况之下,也很清楚根本不可能让朝庭去扭转观念和想法。

    有鉴于此,王洋决定提前进行准备,于是乎,王洋决定将容易会在未来发生军事冲突时,造成大宋防御隐患的党项百姓迁徙出城,移往宥州之地散居。

    其二,开始督促各州大肆的加工箭矢弩矢,打造长矛刀盾以充实武备。而制作纸甲,亦是一个不得已的举动。

    “王巫山为何不给朕来信,难道他就这么不信任朕吗?”赵煦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有些愤愤地道。

    “官家不必如此着恼,其实哀家都能够想得到,官家你又怎么会想不到呢?”高滔滔笑眯眯地抬手轻轻地抚了抚赵煦那日渐宽厚雄壮的肩背安慰道。

    “朕知道,他肯定是觉得自己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之下无法去说服满朝文武,但是朕一向都很信任于他,很相信他的判断,他至少应该告诉朕一声才是,不然,若是三州之地真出了什么事,那朕……”

    “正是因为王巫山他知道,仅仅任着猜测,肯定无法说服满朝文武,而他亦知官家对他的信任。但是,他终究也只是猜测,在没有百分之百准确的答案之前,若是他知会了陛下您,万一并非如此,那他岂不是有欺君之嫌?”

    “……”高滔滔的轻言慢语,让赵煦这下子也是半天作声不得,是啊,若是辽国大军并没有如王洋的猜测,来寻三州之地的麻烦呢?

    若是王洋告之天子其猜测之事被泄,那么必然,无数份弹劾王洋欺君的奏折,还有谎报军情等各种各样罪名的奏折,必然会压得赵煦喘不过气来,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赵煦再想维护王洋,也必须得做出一个公允的态度来。

    “哀家亦听闻,朝中的大臣们,现如今可是都跟吃了大力丸似的,成日兴奋得上窜下跳,就是觉得抓到了机会,正在一个劲的弹劾王巫山在未请示朝庭的情况下大肆铸甲,当将其拿入京师问罪来着……”

    “不错,确有此事,现如今孙儿的案头,都已经快被那些弹劾的奏折给堆满了都。看来,王巫山他是不欲让朕难为啊。意图顶着最大的风险,为了三州之地数十万军民的安危,在做最坏的打算,和最充份的准备。”

    这个时候,少年天子赵煦终于明白了王洋的一片苦心,内心实在是既感动,又有些遗憾地道。“早知如此,当初朕就不该将那些缴获到的甲具尽数输往各路边陲,给陕西路多留一些,也省得现如今王巫山只能硬着头皮如此大张旗鼓。”

    “想必现如今朝中的诸位重臣们所考虑的可不是这个,而是在想,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不能放过才是,毕竟,王巫山和苏学士可是把他们已经得罪狠了,能够扳倒一个,就扳倒一个。”

    说到了这,赵煦的语气渐寒,相比较起王洋为了三州之地军民的安危,置自己的仕途前景于不顾,一想只想要做好应对最严重局面的准备。

    而满朝文武,他们考虑的,却只是怎么能够狠狠的报复回去,以解心头之恨。这样的行为举止,高下立辨。

    亦让赵煦深感齿冷不已,这满朝文武他们的重心更多都是放在争取夺利上。现如今,因为盐州走私商人一案,而空缺出来的位置,赵煦也已经将过去被贬谪出京师的一些新党官员回到了朝堂。

    可问题是,那些人一回来,就成天跟赵煦述说痛陈旧党之害,一定要把旧党尽数驱逐出朝堂,让新党再一次主持朝政。

    而赵煦耐下了性子询问这几名归来的新党成员,先帝变法之时的利与弊。结果就是,只有说好的,没有说坏的,哪怕是那些扰民害民,到最后连王安石自己也都觉得有问题的一些变法条款。

    到了这些人的口中,就变成了升斗小民怎么可能理解国家对于他们的好,哪怕是有困难有伤害又如何?总之,变法都是好的,不变的都是坏的。

    这样的偏激的言行举止,让早已然显得心智成熟,内心自有自己的一番考量的赵煦总算是警醒了过来。

    并没有被这些人的意见所左右而是照着自己的想法,决定还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一堆烦心事还没处理完毕,现在,又遇上了这么一桩。

    不过,这桩事情,非但没有让赵煦对于王巫山的信任有半点的削弱,反倒是越发的觉得自己全力支持的这位巫山先生果然才是真正的国之肱股。

    “皇祖母,孙儿应该怎么办?怎么才能够既帮到王巫山,却又不会引起诸臣工的强烈反对。”赵煦深吸了一口气,把目光落在了太皇太后高滔滔的身上。

    此刻他很清楚,怕是唯有皇祖母,才有可能没有任何私心的帮助自己出谋划策。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