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65章 你们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嘛
    第765章

    很轻松地就让赵煦这位原本就锐意进取的少年天子认同了王巫山的理念与看法,所以,之前亦下明旨诏王巫山这位三州经略安抚使。

    新占之地,人丁不旺,百业凋零,为大宋能够稳固边塞之地,准王巫山斟酌手段,以增人口,以长税赋。

    而这道明旨,正好是盐州走私商人案暴发之期下发的,这个时候,朝中诸多重臣正人心惶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继续挑衅天子的权威,最终得以通过朝议。

    当时,其交换条件就是,王巫山必须保证这三州之地的税赋,不能够低于大宋陕西路各州上缴税赋的平均值。

    不少的重臣们都在明旨下发之后,很笃定的认为王巫山这货肯定撑不了太久,毕竟那三州之地,太过贫瘠,就算是迁徙去了大量的人口,可是犹有不足。

    想要能够与陕西路的各州税赋持平,至少朝庭中的诸位臣工就算是想破脑袋,也觉得没有这样的可能性。

    只可惜,王巫山不是别人,他拥有着超过这个时代人足足上千年的眼光与视角,单单是棉花一项,就足以吸引大量的大宋富商巨贾们哪怕是每亩荒田以后都要缴纳税赋,也愿意冒险大量的投入资金购入。

    而一旦棉花种植成功,必然,大量的纺织厂就需要大量的劳工,大量的棉布的销售,必然又会给这三州之地来丰厚的税赋。

    哪怕是现如今这些都仅仅只是预期,但是,赵煦已然能够笃定,王巫山定然可以让那些原本乐呵呵准备看三州之地笑话的文武百官们脸肿得犹如猪头。

    #####

    “……陛下真是有心了,看样子,陛下对王巫山果然信任,为了王巫山,甚至都找到了老夫这里了。”苏东坡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书信,抚着长须,长出了一口大气。

    “陛下既然也有这个意识,那就证明,陛下也很认同我们的判断,辽国大军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三州之地。”种师道也不禁松了口气。

    一开始最为担忧的便是来自于朝庭的压力,而现在,天子的书信,却是给了苏学士和种师道一个信号,天子认同他们的判断,并且还允许他们在陕西路境内作出一定范围的布置。

    不过这一切,都要以不惊动朝庭,不引来朝中诸多重臣的弹劾为前提,从这点也说明,天子既认同,但也与他们一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大宋沸沸扬扬的兴大军意图力抗辽国,结果辽国大军发神经似的逛了一圈又溜达回去了,那大宋的脸可就丢大了。

    唔……脸面,这东西还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对于大宋这个极好脸皮的王朝而言。

    “师道,咱们可以调动往与三州之地交界的兵马能有多少?”苏东坡踱步到了那悬挂于厅中的地图前站定。

    “想要不惊动朝庭,还有咱们陕西路的诸多官员的情况下,所能够调动的兵马,不会超过一万以内。末将可以以巡视各地武备为由,率军游弋在与三州交界一线……”种师道皱起了眉头考虑了一番之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嗯,这个法子好,不过,若是辽国大军突至,挫不及防之下……这样吧,老夫且去消息询问一下王巫……咦?你小子怎么来了。”苏东坡话音未落,就看到了王洋王巫山风尘扑扑地窜进了门来。

    “见过苏学士,学过种将军,王某接到了陛下的信,所以特地赶过来向苏学士您讨个便宜。”王洋行礼之后,抿了口温热的茶水润了润喉,这才道明了来意。

    “原来如此,老夫这边也刚刚收到陛下的信,正与师道商议着该怎么助你一臂之力来着,倒不想你就已经匆匆忙忙的赶到环州来了。”苏东坡这才释然地笑道。

    “说吧,想要老夫和种将军如何帮忙?”

    早已经打到了腹案的王洋答道。“王某希望种将军能够派遣五千人马先入盐州,三州之地,仍旧属于是陕西路,既然如此,那么种将军若是以巡视诸州武略的理由,进入到三州之地,想必不会有什么人敢站出来的拿这个说事。”

    王洋这个主意刚说出口,就看到苏东坡与种师道相视一笑,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莫非二位大人已经想到了这个法子?”

    苏东坡抚着长须笑道。“哈哈……就在你进门之前,种将军正好说及这个主意,看来你们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嘛。”

    王洋与种师道二位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身体结构发育正常,性取向也特别正常的大佬爷们都不禁整齐划一地打了个寒战,表情嫌弃地打量着没心没肺在那咧嘴大笑的苏大学士,都很有一种想要暴揍一顿这个不愧有挑衅之王,地图炮之称的苏大才子。

    “老夫不过跟你们俩开个玩笑,活跃活跃下气氛嘛,嘿嘿……来来来,巫山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来听听,但凡老夫能够帮得上忙的,一定出手相助。”苏老大人仍旧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道。

    “既然学士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王洋翻了个白眼,有些牙疼地道。“还请苏学士先予我三州之地军备如何?”

    “嗯?什么意思。”苏东坡有些迷茫地眨巴眼不太理解王洋的意思。

    “陛下有言,运送两千套元佑甲与五千柄元佑弩过来,但是,从东京汴梁运抵陕西路,怕是哪怕是赶得再急最少也需要大半个月的光景,这样的速度,很有可能会赶不急,所以下官想要先向学士您借上一借。”

    “……借?你的意思是,先让我们给你两千套元佑甲和五千柄元佑弩,而从京师运来的那些武备,就是作为交换是吧?”种师道很快就明白了王洋的用意。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不知种将军以为如何?这可是以旧换新哟,这样的买卖,对于种将军您而言,绝对是稳赚不亏的。”王洋笑眯眯地看向两眼放光的种师道。

    “怎么能这么说呢,种某又不是生意人。”种师道下意识地摆出了一副义正辞严的模样。“不过嘛,种某身为大宋武人,当以考虑三州之地的得失为首要之选,给种某三日,三日之后,两千套元佑甲,五千柄元佑弩就会起运。”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