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70章 正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第770章

    最大的医馆则是被王洋设立在了城中心的位置,距离州府衙门不足百步之遥,那里空间巨大,已然置办下了近千张病床,另外还有数百张病床还放在库房之中作为备用。

    王洋预计到时候需要征召近千名青壮来作照料,还得征召几百名妇人涮洗衣物,床单等物。

    幸好,王洋好歹也是玩得策略游戏的人,再加上他很虚心的善于纳谏,很早之前就朝着折可适、种师和等军方将领打听询问着战备所需要做的各种工作。

    以至于到得现在,种师和自己都觉得太特么的神奇了,将士们似乎只需要负责面对敌人,而剩下的所有工作都已经安排得井井有条,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再操半点的闲心。

    城北医馆,一干医官与医者已然在接到了命令之后便匆匆的用了午饭之后,怀着一肚子的忐忑等在了这里。

    毕竟这位年轻有为,深得帝宠的王大经略的名声在这三州之地绝对是可止小儿夜啼的人物,都有些不太明白,这位小王大人到底把自己等人给传召到这里边所为何事。

    而没有让他们等待太久,王洋便在一干文武官员的簇拥之下步入了北门医馆。用他那张温和而又不失风度的笑容一一的慰问了这群医者和医官们。

    “这里地方不大,咱们大伙就将就一点,都坐,都坐……”很快,让人给这些医官和医者们按人头发了小马扎之后,王洋当先坐在了台阶之上。看到王洋与一干文武官员也都坐下,这些医官和医者这才纷纷坐下,静待王洋开口。

    “诸位都是我大宋陕西路医学界的精英,今天能够与大家在此相聚,也算是咱们的缘份,你们能够来到这里,本官内心十分感激,但是,亦有几点要求,现在说出来,希望诸位能够认同本官的观点……”

    王洋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而是决定要最粗暴野蛮的方式来激起这些家伙的好胜心和斗志。

    那就是用钱砸,王洋直接很坦白的告诉他们,只要他们能够教会一名初学者,学会怎么清理负伤受到污染的伤口,怎么上药止血,怎么包扎绷带等一系列的初级治疗手段,那么便奖励一贯。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医官和医者们纷纷两眼一亮,卧槽,这钱也太好赚了吧?这些初级手段,说实话,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王大人,小的们虽然也很愿意教,可是咱们没有那么多的伤员,根本就没有办法指导他们啊……”其中一位老医者站起了身来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你们就不会拿人来伪装伤员吗?”王洋真是服了这帮子医者了,怎么脑子那么的固化,招手示意吴七郎上前,然后让人拿来了笔墨。让吴七郎挽起了衣袖,然后提笔在其胳膊上一划。“看到了没,这就代表他的胳膊被划了一刀,这样的伤势应该如何处理?”

    在金钱的刺激之下,不论是医官还是医者,都能够从中获益,自然一个二个跟打了鸡血似的向王大老爷表示,他们一定可以教授出大批合格的初级医护人员来。

    把这帮子见钱眼开的货色搞定之后,王洋这才登上了城头,再一次对城上的边军将士与厢军士兵进行巡视。

    厢军将士们身上所披挂的,正是从盐州运送而来的那种轻便但是防御力极佳的纸甲。在纸甲堪堪运抵宥州之后,不少的厢军士卒们对于这玩意的防御力都怀着一种质疑的态度。

    而王洋为了打消他们的戒心,让种师和举办了多场次的盔甲防御力示范,让那些厢军将士们总算是明白了,这种采用纸张所制作出来的铠甲并不是用来糊弄自己人的。

    而其极为轻便的重量,还有那不比铁甲逊色的防御力,亦让那些厢军将士们很是兴奋。虽然相当一部份的厢军士卒从来没有上过战场,但是却也明白,铠甲就是将士们的性命保证。

    而这种纸甲的造型虽然又丑又挫,但是防御力却极为惊人,能够保护住他们身体的要害不至于受到敌人远程武器和近战武器的伤害,就没必要再要求太多。

    另外,大量的武器装备堆到了宥州,原本除了一杆长矛之外,屁也没有的厢军们,现如今都已然披挂上了轻便而又坚固的纸甲,另外,除了五千余懂得用弓箭的之外,其余的两万厢军,几乎人手一把劲弩,每天都在城内和城外进行劲弩的射击练习。

    王洋登上了城头之后,就看到军官们吹起了哨声,挥动着手中的三角旗,立刻就会有一整列的纸甲射手大步走到了城墙前,抬弩,朝下瞄准,然后抠动扳机,退向后方。

    再随着哨声,又是一排纸甲射手站了出来,瞄准射击。王洋的目光顺着这些纸甲射手所瞄准的方向望去,城外的地面上,距离城墙约百五十步处,插着一列草靶子,而射下去的弩矢,绝大多数都集中在那个位置。

    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尾羽,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低矮的黑白森林,每一次试射都是分三列射击,每一位射手轮射三遍。

    射罢之后,就会有军官站出来,指出一些士卒在瞄准时的错漏之处,以及他们胳膊抬高的位置,还有弩具摆放在女墙上朝下的角度等。

    看着那些一面骂骂咧咧一面传授着射击经验的军官们,还有那些老老实实眨巴着眼睛努力地听着军官们的训话的厢军将士们,王洋总算是在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

    “这么锻炼下去,这些厢军蛋子们的射击技术虽然是练得很快,但是,咱们的弩矢的损耗可是不小,毕竟那些矢尾最多用个三五回就不行了……”种师和满脸惋惜地道。

    “无妨,只要他们愿意,就算是把所有的弩矢矢尾都练烂了也没关系,战场一刻钟,场下十年功,咱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慢慢的磨练,只能依靠这样的强化练习了……”王洋无可奈何地道。

    正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还好,自己从苏东坡苏学士那里搜刮来了一大批的羽毛,虽然这些羽毛都不是上好的飞羽,但是有总比没有好。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