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72章 刚刚被抽完左脸又要被抽右脸
    第772章

    不过也猜得出这货的心思,懒得跟他计较,将这封信交给了一位信差之后,又给远在东京汴梁的天子写了一封信,当然还有一封信是要交给折可适的。

    连续写了好几封信,等这些封都一一被信使带走之后,高世则清了清嗓子,朝着王洋道。“王大人,不知下官的任务是什么,还请大人示下。”

    “腿好了?”王洋没好气地道。

    “差不多了,但是不知道还会不会再犯。”高世则很认真地考虑了一番之后,决定还是不冒险,省得让王洋这个老司机捏住自己的把柄。

    “这样吧,五个医馆的诸项事宜由你去主持,记住了,所有的物资与人手,只能多备,不能少备,但凡是在战场之中救下来的将士们,本官都希望他们能够活到我大宋赢得最后胜利之期。明白吗?”王洋双目灼灼地看着高世则,显得十分郑重地道。

    “下官一定会尽力而为。”高世则不敢怠慢,赶紧起身,朝着王洋郑重一礼之后,这才快步朝外而去。

    “高大人,别走那么快,别弄假成真了才是。”看到这家伙那副走路生风的模样,王大老爷忍不住吐了句槽,可惜,高某人装聋作哑的径直窜出门消失不见身影。靠!

    王洋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坐回了案几后面,又重新看了一眼那份极为重要的情报。辽国兴师三十万来犯,号称三十万,绝对是虚数,但是二十万应该有可能。

    若是再加上夏国的那些老弱残兵,捏巴在一起,三十万倒也勉强。一想到三十万大军再过两天就有可能会出现在宥州城下,王洋还真有些期待。

    不过,王洋这货不是害怕,而是一种兴奋的期待,不就是三十万吗?当初环庆路一战,围困环州城的兵马可是有近二十万之数。

    而那个时候的环州的城防,都还比不上这经历了数月加固与修缮的宥州坚固。哪怕是辽夏联军打造了大量的攻城武器又如何?

    你有攻城武器,咱们有防守利器,各种大型弩车,又或者是投石车可都不少,另外,五部元佑抛石机已然组装测试完毕,试射效果达到了预期。

    一切,都在等待着辽夏联军的到来,相信这一场大战,绝对是至宋朝的真宗皇帝以来,大宋与北辽之前的新一轮激烈碰撞的最强前奏。

    等待了这么久,绞尽脑汁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工作,王洋真的很想秤一秤那些北辽军队的斤两,以及那些辽国北部边陲部落的斤两,看看是不是真的牛逼到什么女直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等哥把你们的屎都打出来,就算你们可以敌万又如何?王大老爷恶狠狠地想到。

    #####

    不大会的功夫,宥州城的城门缓缓洞开,数十骑从城内驰出,通过已经放下的吊桥之后,朝着四面八方而去,而城门再一次紧紧的闭锁上。

    城外,此刻仍旧有超过两万多的党项以及各族百姓散落在宥州城外里许处,而人群之中,亦有不少陌生的面孔,把目光落在了那些疾驰而去的快马身上。

    很快,他们也明白对方的离去,不是自己这些伪装成普通党项百姓能够用双腿撵得上的,只能小心翼翼地盯着那宥州州城,还有那一只只以五十骑为单位,顶盔贯甲,腰跨利刃的巡逻骑兵。

    他们正穿行在这些流散于宥州城周围居住的党项百姓的周围,一旦有意图离开的,都会被赶回去,意图强闯者,杀!

    总之,剩下的这些一直盘衡在宥州附近的党项以及各族百姓,之前没有离开,那么,现在已经丧失了离开的机会。

    反正每天,都会有相应的粮食堆放到居住区外围供这些百姓拿回去,但是,不允许离开一人。想要悄然离去,唯有等到天黑夜深,悄然的乘隙而行才有机会。

    这让不少悄然的混到了这里来的西夏探子深感蛋疼,没有想到,之前对这些党项百姓生死不理不睬的宋人在数日前陡然加派了巡逻队伍,并且严格控制,不许再离开之后,剩下还没有来得及离开的那些党项百姓们不由得有些傻了眼。

    他们终究只是百姓,可不是战士,无可奈何只下,只能老老实实的蹲在宥州城外。可是探子们却也失去了潜回夏州禀报的机会。

    不过,探子们自然也能够意识到,宋军不同寻常的举动,意味着宥州临近大战的机会越来越近。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潜入城中,去打探城内是否有那种摧毁乌延古城的可怕武器。

    清晨时分,东京汴梁早朝朝会依旧按时举行,大宋天子赵煦此刻正在御案后面听着朝中重臣们对于政务的禀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宦官撩起前襟,急匆匆地跨过了大殿门槛,疾步绕过朝臣,朝着赵煦的所在狂奔而来。

    马尚赶紧示意身边的其他宦官迎上前去,很快,这份来自于宥州的八百里加急,经由马尚之后,呈递到了赵煦的御案之上。

    而原本显得有些喧嚣的大殿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下意识地伸长脖子,朝着那位拆开了急报之后,眉头紧皱如川的天子赵煦望了过去。

    良久,天子赵煦这才缓缓地抬起了头来,打量着这些臣工们,脸上,露出了一丝显得古怪而又危险的笑容。“诸位卿家,想必你们一定很好奇朕收到了什么……”

    三十万辽国大军进抵夏州,夏州的西夏人正在大肆的修建攻城武器,西夏国主在兴庆府一带征召兵马。

    听到了这个消息,原本心情都还十分放松的满朝文武都不由得心中一沉,甚至有些大臣都失声惊呼起来。

    “诸位卿家,之前,你们都异口同声的告诉朕,辽国与我大宋升平已久,当不可言战,亦不可轻动兵马,以引起辽国误解,那么,还请诸位卿家来给朕解释解释,现如今,是怎么一回事?”天子赵煦目光阴沉的扫过满朝的文武,淡淡地道。

    而此刻,这些臣工们都陷入了难以言状的沉默当中,脸上火辣辣的,就好像是被人拿大巴掌刚刚抽完了左脸又准备抽右脸的感觉。太特么的打脸,太特么的尴尬了。

    而赵煦接下来的这句话,更是让他们面如朱紫,一如他们身上的官袍。“诸位卿家,怎么都不说话,你们这样会让朕觉得很尴尬,满朝文武,居然无一人站直面这个问题。”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