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73章 王巫山一定可以守住宥州(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773章

    刘挚终于站了出来,行至阶前拜倒于地。言明自己身为宰相,在这样的军国大事方向上判断错误,有极大的责任。

    很快,枢密院、兵部等一干军事机构的负责人头头脑脑也全都窜了出来,向天子赵煦承认自己的错误。

    这个时候,自然也有人跳了出来,大义凛然地表示,主要责任就是在刘挚等一干旧党首脑大员的身上,天子应该当机立断,将这些尸位素餐、严重渎职的官员皆尽罢免掉。

    交给我们这些优秀的,尽职尽责的新党成员,我们来主持朝局,一定可以比这些家伙做得更好,更优秀。

    看着跪倒在阶下的这些重臣们,还有那些上窜下跳的臣工们,赵煦不禁有些心累,还好马尚眼尖,甩了几下手中的拂尘,喝止了那些得瑟的家伙。

    赵煦瞪了一眼放才那几个大放厥词,落井下石的新党官员,清了清嗓子沉声言道。“事以至此,现在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而是应该怎么去解决眼前的这个危机。”

    刘挚脸色阴沉地再一次越出了列班朗声言道。“老臣以为,当请韩相公在河东路调动大军,进逼向北,警示辽国,另外立刻诏令苏相率军援助三州之地,还有就是,调派大军往援……”

    “另外,还需要遣使以责辽国,为何要背盟相攻。”

    很快,原本一帮子萎靡不振的大臣们又纷纷的献言献策,大放厥词,一面表示要对西夏和辽国以大义责之,一面大宋应该要赶紧防备,不光是那三州之地,说不定甚至地方也会有被辽国攻击的危险。

    既然如此,那么东京汴梁就更应该屯积重兵,防备辽国的大举南下,甚至有些脑洞大开的官员干脆向赵煦请旨,希望能够从南方调动兵马北上,以抗衡辽夏的联手。

    #####

    “孙儿见过皇祖母……”一直到得中午时分,身心疲惫的赵煦这才宣布退朝,此刻没有点半食欲的赵煦本想去寻皇后,听闻有孕在身的皇后孟氏正在太皇太后高滔滔那里,就干脆也溜达过去。

    “快快起来吧,看官家你都累成了这样,想必今日是受累了。”高滔滔赶紧迎上前来扶住了行礼的赵煦,心疼地拍着赵煦的手背道。

    坐在一侧,已然显怀,越发珠圆玉润的皇后孟氏也站起了身来,一双楚楚动人的明眸关切的落在了赵煦的身上。

    待那赵煦坐定之后,高滔滔带着慈祥的微笑,安静地听着赵煦一面讲述着今日收到的急报,还有对于满朝文武反应的点评外加吐槽。

    听罢之后,高滔滔眉头微皱,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地道。“看来,王巫山果然没有料错,只是,辽国的动作之大,倒着实有些出乎哀家的预料之外……”

    “辽国三十万大军,西夏现如今就算是再损兵折将,有了辽国为其撑腰,拿出十万之众,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困难。而王巫山,却要以五万之师,分布于三州之地,以抵御近十倍之敌……”

    “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之前,王巫山给朕详细地说了他在三州之地的布置,便是屯重兵于宥州,以其为支点。以阻辽夏之主力南进。

    西侧以白石城和新盐州拒兴庆府之敌,东面则以乌延古城和洪州以拒东面之敌。”

    “朕也觉得他的构想是极好的,可是现如今辽夏联军如此势大,单凭宥州,怕是难以阻隔。”赵煦有些愤愤然地拍了拍大腿道。“那些朝臣,一个二个要不就忙着推诿责任,要么就是心慌意乱,甚至还有人要让诸边勤王,真正能够懂兵事,明军机没几个人……”

    “既然辽国大军在两日前以抵夏州,怕是现如今兵锋已至宥州了。官家还是该考虑一下,如何应对才是,至于那些朝臣之中,多为文官,不谙军事,再加上我大宋久不逢战,他们一时慌乱也是正常。”倒是高滔滔这位老司机显得十分淡定。

    “陕西路那边,有苏学士在,而那三州之地亦属于陕西路,官家以授其便宜行事之权,想来只要苏学士当可妥当应对。”

    “只是,来犯大军实在是太多了些,单以陕西路一路之力应对,实在吃力,朕虽然已经下诏,派五万禁军赶往陕西路增援,但是路途遥远,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得急,另外着令韩忠彥在河东路侧应压迫银夏诸州……”

    跟高滔滔讨论了一番之后,赵煦心头的烦闷终于渐渐的散去,心情也总算是舒缓了许多,思路也渐渐的清晰起来。“多谢皇祖母开解,孙儿的心情总算是好多了。”

    “也对,王巫山月余之前就已经来信言及了他对于辽国兵马去向的猜测,而且他又一直都在为此事暗中作着各种的准备工作。”

    “就算是辽国大军的兵力有些出乎预料,但是孙儿也觉得,以王巫山的能力,一定可以守住宥州。”

    “哀家也是这么认为。”高滔滔也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而且之前,官家你不是又给王巫山送出了一批军械吗?按日子算,也应该到了才对。”

    “若是能够及时的拿到这批军械,想来,应该可以让宥州守住的可能性再大上几分才是。”赵煦搓了搓手,不禁有些心焦起来,也不知道那批军械到底已经送到了王巫山的手中了没有。

    #####

    “什么?!”王洋直接就从案几后边跳了起来,一个弓箭步窜到了刚刚进门的吴七郎跟前喝问道。“大批的军械?!”

    “对,两千套元祐甲,五千柄元祐弩还有一万柄软钢弩臂,还有数十车的火器。”吴七郎让王洋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赶紧又快又疾的又重复了一遍道。

    “快,特么的赶紧的备马,我亲自去看看。”王洋撩起前襟快步地朝着外面赶去。

    策马疾奔到了接近宥州南门处时,就已经看到了一队风尘扑扑的大宋禁军骑兵正拱卫着一辆辆的大车缓缓地驶入了南门。

    而为首的将领得见王洋之后,策马朝着王洋迎面而至。“末将许诏,奉陛下旨意护送武备……”

    “哎哟,居然还是熟人,哈哈哈,许状元,哦不,应该是叫许将军了。”王洋不由得大喜,脸上挂着热情洋溢的笑容还了一礼道。

    听到了许状元这三个字,许诏的表情略显得有些不太自在,主要是特么的又想起了昔日在御街之上,自己这位堂堂武状元让王洋这位文状元按在地上暴打的场面,黑历史啊,绝对是赤果果的黑历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