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74章 能够抵御外敌是许某梦寐以求的
    第774章

    王洋一打听才得知,就在自己送出的急报,抵达了环州之后,苏学士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决定,那就是派人赶往绥德城处,总算是及时地拦住了刚好日赶夜赶,抵达了绥德城,正准备继续向盐州方向进发的运输大队,让他们立刻赶往宥州。

    “末将等当即连夜出发,还好总算是一路顺利,及时将这一批军备给送抵了宥州。”

    “有了这批军备,本官能够守住这宥州城的把握那就更大了,苏学士果然是好人啊,原本我之前已经跑去他那里占了一圈便宜,结果他老人家居然这么仗义,还把这些好东西全送这来了。”王洋点了点头,喜不自胜地道。

    多了这两千套元佑甲,以及五千柄元佑弩,还有那么多的火器,真可谓是如虎添翼啊,单单是元佑甲,现如今宥州就有五千余具。

    大车不少,不过更令王洋眼前一亮的是,护送这批军备来的禁军人数也不少。“我说许将军,此番你们这一次护送军备前来的人手还真不少。”

    “这是自然,不论是元佑甲还是元佑弩,还有那些火药武器,都是我大宋重器,所以,陛下特地调派了两千精锐禁军一路护送而来,就是不希望这些军备出现什么闪失。”许诏昂起了头,看着这些精锐的禁军士卒,心里边十分的骄傲。

    “两千禁军,唔……好,果然很不错。”王洋愉快地眯起了双眼,贼兮兮地打量着那些虽然历经了长途奔波,但依旧显得神完气足的禁军将士们,那副表情,怎么看都像是个拐卖人口的奴隶贩子。

    许诏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硬着头皮道。“他们可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禁军精锐,只是为何王大人您笑得如此古怪?”

    “来来来,许将军,哦不,许贤弟,你们从东京汴梁赶来,数千里路,怕是早就已经人困马乏了吧,那边的梁佐,还不快去吩咐,让他们赶紧给这些禁军弟兄们备下好酒好菜,让他们美美的吃上一顿,对了,别忘记让他们安排好住所……”

    对于王洋这突如其来的热情,让许诏不由得一头雾水,主要还是王洋这货的坏水太多,虽然许诏不明白王洋的用意何在,但是还是第一时间觉得这货对自己这么好,一定有什么鬼主意。

    “王大人,酒肉这可以有,但是住所就不用了,现如今天色尚早,末将与弟兄们用过饭之下,正好可以启程南下,末将也好早日回京赴命才是……”

    “远来是客,这里是宥州,只有客随主便,哪有客人不听主人的道理。走走走……”王大官人虽然是文官,但是力气奇大,饶是许诏这位武状元也不是他的对手,半拽半拖的把许诏给弄得只能一脸无奈地随他而去。

    一千青壮,两千禁军,就是这只军备运输队的全部,一千青壮倒也罢了,可是这两千铁甲裹身,训练有素的禁军,既然来到了缺兵少将的宥州,如果王大官人把他们放跑了,那也太有负王大官人智计无双的美名。

    很快,收到了消息的种师和、唐训成、高世则等人也都怀着一种激动的心情赶了过来。又来了一批高档军备,这绝逼是雪中送碳的节奏,如果不是这里距离环州太远,怕是大伙绝对会第一时间朝着苏学士翘起大拇指点赞了都。

    而酒宴之上,在王洋等一干大佬的劝酒之下,许诏等一干禁军将领喝得七歪八倒的。王洋打着酒呃,亲切地拍着许诏的肩膀,聊起了当初在洪德寨之战时并肩作战的场面。

    许诏很是唏嘘感慨不已,眨巴着惺忪的醉眼,满脸不爽地道。“我许某人好歹也是爷们,早就想要在沙场之上建功立业,马革裹尸亦不愧。可惜上一次为了保护马公公,失去了不少的机会……”

    “机会其实都是争取来的,哪怕是有机会掉落在了你的跟前,如果你不主动抓走,很有可能就会溜走。”王洋继续忽悠道。

    “许兄,你我多年的交情,如今我宥州有难,作为兄弟,你愿不愿意出手相助?”

    “当然愿意了,能够抵御外敌,那可是许某梦寐以求之事……”许诏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纯爷们真汉子,自然要表现得大义凛然一点。“只可惜,陛下没有诏命,不然,许某真想留在此地与王大人你并肩作战……”

    “你真的愿意留在宥州之地?”王洋不禁有些错愕地道,原本是想着忽悠这家伙留下,没想到许诏居然这么痛快。

    “你一个文官都有这样的胆量,许某好歹也是武将出身,有何不敢?”许诏很是愤愤不已地道。

    “好,有了你这句话,那就行了,此事交给王某来办。”王洋又端起了杯子。“现在你什么都不用多想。咱们哥俩干三杯,不干就是纯爷们好汉子。”

    又是一斤酒水下肚,许诏方才没能说出口的话,全都被灌回了肚子里边,打着酒呃翻着白眼壮烈于酒宴之上。

    自己的老大都倒下了,那么如果身为麾下,如果还能活蹦乱跳的,那也太不适合了吧?于是乎,开始放飞自我的诸位禁军将领们最终都步了许诏的后尘,被一干如狼似虎的边军将领全部放翻在地,最后都被送到了已经准备下来的住所里边休息。

    酒量惊人的王大官人虽然也已经有些面红耳赤,但是这一刻,他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提起了笔来,又写下了一封信,郑重地交给了信使,让他赶往东京汴梁传讯。

    “这,这样不太好吧?”打了个大大的酒呃,看到了信中内容的种师和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道。

    “怎么,难道王某人做错了?你方才没看到许将军已经同意了王某的建议不成?再说了,现在三州之地正处于危机存亡之机,当可便宜行事,既然许将军同意了,那么我相信陛下也会体谅我三州之地的困难与苦衷,定然不会怪罪许将军等擅作主张的。”

    王大官人义正辞严的弹动着他的嘴皮子,把那喝了酒之后更加嘴笨舌拙的种师和愣是挤兑得连个屁也放不出来。

    “王大人英明,下官也觉得在这样的时候,多一个人,便是多一份力量,两千训练有素的禁军精锐,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不过下官相信,陛下一定会体谅许将军和王大人的苦衷的。”高世则这个时候也站了出来表明了他的态度。

    “下官也觉得王大人言之有理,再说了,辽夏联军很快将至,其他地方的兵马就算是要赶来增援,怕也是鞭长莫及,相信许将军他们这些禁军精锐,一定也很渴望能够有杀敌建功的机会……”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