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76章 他们又能挡我大辽虎贲几日?
    第776章

    “……不可能,我辽国大军已然进抵三州,不可能等那么久。”面对嬉皮笑脸的王洋,一股深深的蛋疼感絮绕在耶律达明的内心。

    “十日不行?”

    “……真不行。”

    “那五日如何?”

    “五天也不信,本官需要王大人您现在给出答复。”

    “这么大的事情,又岂是王某一时半会能够做得出决定的,要不,那咱们一人退一步,三天,这总行了吧?”王洋满脸认真地在那里跟辽国信使在那里讨价还价。

    看得一众大宋文武官员全都目瞪口呆,这特么的画风也太诡异了点,咱们就算是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可是也犯不着这么跟市井商贾似的在这里斤斤计较吧。

    看到耶律达明如此死硬,王洋也干脆放弃了多拖延一天是一天的想法,转身缓步回到了案几后坐下。“看来是没得谈了,也罢,劳烦耶律大使你告诉你家殿下,如若他真不顾宋辽的兄弟之情,兴兵南下,犯我宋境,王某定然会让殿下明白,宥州城,就是辽国折戟沉沙之地。”

    “看来王大人很有信心,希望到时候我大辽兵马进抵宥州之时,您还能够有现在这样的信心。”耶律达明暗松了一口气,差点让这货给绕晕了,幸好自己来之前,北院宣威使萧兀纳萧老大人再三提点自己一定要小心,不然说不定昏头昏脑的真就答应了。

    王洋哈哈一笑。“信心自然是有的,你们到时候一定会知道王某言所非虚。唔……现如今天色将晚,本官也就不留你们了。不过我们这里酒宴刚散,距离晚饭的饭点还早,实在不好意思,凌纵,赶紧给耶律大使还有他的随从弄些干粮来,方便他们路上吃。”

    “???”耶律达明震精了,身后边的那些护卫们也同样震惊了。

    “够了,多谢王大人的美意,日后我大辽必有厚报。”耶律达明决定乘自己还没有被气出脑溢血之前赶紧离开这里。

    耶律达明等人在厅中宋国文武的哄笑声之中气急败坏的离开,甚至连干粮都没来得及拿走。

    “这帮子辽狗,还真是视我宋国无人,颐指气使,嚣张跋扈,简直全然不把我大宋放在眼中,着实不该给他们好脸。”种师和打了个酒呃,愤愤地将那封战书掷于案前喝道。

    等到了夜深人静之时,许诏终于从宿醉之中清醒了过来,匆匆地赶往王洋的府邸去向这位三州经略安抚使道别。

    只不过当他来到了府邸时,这才注意到,之前跟大厅之中的气氛已然与中午时分截然不同。

    “许将军醒了,来得正好,你若是再不过来,王某都想要派人去请你过来一起商议军务。”一身戎装的王洋看到了步入大厅的许诏,冲其招了招手笑道。

    “大人,商议什么军务?”许诏晃了晃仍旧显得有些发晕的脑袋。

    “你该不会是忘记了你之前跟王某所说的那些话了吧?”王洋笑眯眯地看着许诏道。

    “末将自然不敢忘,只是,没有军令,末将若是擅自作主……”许诏不禁有些迟疑地道。

    “辽国已经向我三州之地下了战书,既然是战时,王大人身为三州经略安抚使,有权调动三州地界之内的所有兵马,而许将军你们,也恰好没有离开,自然也就等于是归属到了王大人的麾下听命。”旁边的种师和笑着朝许诏招了招手解释道。

    “辽人已经来了?”许诏不由得脸色微微一变。

    “就在半个时辰之前,侦骑来报,辽夏大军,距离我宥州已经不足五十里,最多明日,便可抵达宥州城下。”王洋点了点头答道。

    “不知许将军可愿留在王某帐下听调?”

    “既然大战将临,末将焉有临阵退缩之理,自当遵命行事。”许诏当即慨然领命。这绝对是想要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原本还想着自己怕是只能当一回运输大队长了,结果没有想到,王洋之前的那番话把自己勾得心痒痒的,正踌躇该怎么寻个理由留下,现在倒好,理由现成的。

    刚刚扎营完毕,还没来得及用晚饭的耶律和鲁斡听闻了耶律达明已经回营赴命,不禁有些愣神,当召见了一脸幽怨的耶律达明,听闻了其言之后,耶律和鲁斡不禁一脸黑线。

    而帐中一干将领纷纷面露不忿之色,喝骂出声来。“那些宋狗简直就是找死,居然胆敢如此挑衅我大辽。简直就是视我大辽数十万虎贲如无物……”

    “诸位,诸位,现在没必要为了这样的小事情生气上火,待明日大军进抵宥州城下,再看那些宋人还有没有今日的胆气。”这个时候萧兀纳站起了身来清了清嗓子安抚道。

    这位德高望重的重臣开了口,一干人等虽然心有不忿,但还是很快安静了下来。萧兀纳这才把目光落在了耶律达明的身上。

    “达明,你既然去了宥州,宥州城的情部到底如何,你且说说。”

    耶律达明点了点头,便把他抵达了宥州城之后所观察到的情况一一述出。西夏人屡屡提及的宋军新研制的那种刀箭难伤的重甲元佑甲只是偶尔见到了一些。

    并没有看到传闻之中那种有数人高大,可以发射百余斤重物的大型木质机械,另外,也没有观察到使用金属弩臂的弩具。

    “……下官至入城到出城,所见到的宋军士卒,多是披挂着一身简陋的纸甲,只有军官们才披挂着铁甲,以及少量的元佑甲。”

    “你确定你没有看错?”萧兀纳有些愕然地追问道。

    “至少下官可以肯定自己没有看错,只是,不知道这些是不是那些官人做出来的惑敌之计,不过,那王经略还有一干文武官员在临阵之时,居然还有闲心设宴饮酒……”说到了这,耶律达明摇了摇头,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样的行为了都。

    “很有可能是为了迷惑我们才这么做的。”作为辽夏联军的联络人的西夏枢密使颇超信德抚着颔下浓须言道。

    “示弱于我,很有可能是想要让我辽夏联军懈怠,待我辽夏大军进攻宥州之时,以奇兵袭之。”

    “这位颇超大人,你可不要忘记了,咱们此番联军兵马近四十万众,甚至不比他这三州之地的人口总数少。之前你们夏国的探子所传递来的消息,这三州之地不过五万人马,就算是五万人马全都挤在这宥州城内,又能够挡我大辽虎贲几日?”

    开口说话的,正是那位与主帅不对付的监军使萧慎。看到那一双双投过来的目光,萧慎继续道。

    “至于奇兵,难道他们还敢拿那万余骑兵来直面我大辽数十万虎贲之师不成?”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