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80章 陕西路有苏学士河东路有韩相公(第二更)
    第780章

    “韩相公您为何还是愁眉不展?”身边的一名官员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这份军报里边,却对于三州之中,最为紧要的宥州却只有只言片语……”

    “宥州乃是这三州之地最为突前,将西夏的南部一分为二,而辽夏大军的兵锋已抵三州,首要的攻击点,必定是在宥州。”

    “之前,苏学士曾来信知会于老夫,那三州经略安抚使王巫山,决定亲自镇守宥州,想必如今,他就在宥州城中。”

    听得此言,在场的诸多文武都不由得下意识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面面相窥。

    “他疯了吗?!”一名文官忍不住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他这么做,简直就是在自杀,莫非他以为一个小小的宥州就能够挡得住数十万辽夏联军的兵锋不成?”

    “辽国出兵六万,北方诸部落出兵十七万余,西夏银夏之地的兵马怎么也能抽调三五万之数,哪怕是抛开西夏大军不算,也足足有二十余万众。”

    “敢问韩相,不知那宥州有多少兵马守御?”旁边的一名将领迫切地询问道。

    “厢军两万五千,边军精锐一共一万五千,骑兵三千。”韩忠彦干巴巴地解释道。

    “厢军是什么样的水平,相信不需要杨某多说诸位都应该很清楚,边军不过一万五千,骑兵三千……难道他王巫山真的以为凭着这点人马,就可以将那辽夏联军拒之于国门之外?”

    “不出半月,宥州城必成废墟……”一名老将军连连摇头不已,满脸惋惜地道。“这王经略也太过冒失了吧。”

    “他这不是冒失,分明就是自信过头了,真把那辽国兵马当成那西夏不成?”一名文官冷哼了一声说道。

    很快,原本显得轻松下来的人群此刻仿佛又被一层厚厚的阴霾给压在了心底,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

    “这说明王巫山他有一颗拳拳报国之心,他是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大宋的文武,告诉天下百姓,唯有以身担责,方能够有大宋的铮铮铁骨。”

    赵煦,大宋的天子,此刻,看着那份刚刚收到的来自于宥州的王洋亲笔书信,眼眶湿润了。

    信中的内容并不煽情,王洋只是告诉赵煦,他决定率领一万五千边军将士,三千骑兵,还有两万五千厢军,以及两万余不愿意离开的百姓一起共守宥州。

    另外就是,这家伙还很厚颜无耻地在信里边说明了,那前往运送军械和甲具的一千青壮和两千名禁军,也被他截留在了宥州。

    “早知如此,朕就应该再多派一些将士去护送那批军械辎重。”赵煦忍不住懊恼地拍了拍大腿道。

    “官家,官家您……”已然显怀的皇后孟氏满脸担忧地看着跟前那眼眶湿热的天子赵煦,伸出了一只手朝着那不远处的马尚挥了挥。

    马尚心领神会地悄然步入了房门外之后,立刻朝着春秋宫飞奔而去。

    “无妨,不妨事,我是有些激动,也有些激愤了,想不到王巫山居然如此……他这是欲置于死地而后生,可是,朕担心啊,朕真的很担心。”赵煦深吸了一口气,朝着皇后孟氏露出了一个艰涩的笑容。

    “巫山先生他也着实太过大胆了,想要凭借着一座孤城,挡住那辽夏联军,这也太……”皇后孟氏也同样忧心忡忡。

    “虽然妾身很相信巫山先生的本事,可是,敌人如此凶悍,兵多将广,那宥州城再坚固,又焉能阻挡得住。”

    “是啊……若是那辽夏联军只着兵马困守,大军继续南下反倒好了。可若是他们想要先攻占宥州,再徐徐图之另外两州之地,这宥州……”赵煦的眉间紧拢成了一个川字。

    “如今,京师禁军方才离开汴梁不足百里,而那宥州远在千里之外,朕真恨不得他们都能够插上翅膀飞过去。”

    夫妇二人正在说话间,太皇太后高滔滔在那马尚与徐得功的搀扶下,跨步进入了房中。

    “皇祖母您怎么来了?”赵煦忍不住瞪了一眼马尚,赶紧起身朝着高滔滔迎了过去。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让官家你都急得不行了,哀家又怎么可能还呆在春秋宫呢?怎么也该过来看看,怎么,王巫山那小子又惹出事端了?”

    “没,王巫山若是惹了事端倒还好了,他并没有惹事,而是把自己置于宥州那座孤城之中。”赵煦不禁苦笑连连。

    “什么?!”饶是高滔滔老谋深算,久经沙场,听到了赵煦之言,仍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惊呼出口。“那小子疯了?!”

    “皇祖母您自己看吧……”赵煦将手中的那份几乎快被他揉成一团的书信交到了高滔滔的手中。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他这么做是想做什么?当我大宋的忠臣想要名留千古也没有这么干的。”高滔滔气得脸色都有些发青了。

    “皇祖母,您别着恼,若是气坏了身子,孙儿罪过可就大了……”看到高滔滔难有的勃然大怒,赵煦也给吓了一跳,赶紧扶着高滔滔坐下顺气,一面让马尚赶紧去端碗参汤过来。

    “不用,哀家没事,只是气不过那小子居然如此大胆妄为。”坐下连吐了几口浊气,总算是顺过了气来的高滔滔摆了摆手,犹自余怒未消地道。

    “是啊,孙儿也觉得王巫山他太过冒险了,这么做,实为不智。”赵煦只能陪着笑脸站在高滔滔的角度帮腔道。

    “何止不智,简直愚蠢。”高滔滔愤愤地一掌击落在案头顿声喝道。“难道他真以为凭着那点兵马,就能够将那宥州城守得固若金汤了不成?”

    好半天,高滔滔的怨怒总算是在皇后孟氏与天子赵煦的劝慰之下,渐渐地平息了下来。但是,高滔滔的神情却仍旧没有半点的抒解。

    “如今宥州,想必已经被辽夏联军围困住了,他就算是插了翅膀,怕也难以飞出去,哪怕是老婆子再生气,也没什么用。”

    “对了,朝庭派出的兵马尚需要多久才能够进抵陕西路?”

    “最少也还得大半个月,至少还需要二十日。”赵煦抿了抿嘴估摸了下之后答道。

    “尚需二十日……陕西路有苏学士,河东路有韩相公,以这二位的才略,该当有所作为才是。”高滔滔眯起了双眸,仔细地谋算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