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81章 王巫山的计划有极大的可能性(第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781章

    “另外……孙儿还收到了来自于河东路、河北东路、河北西路的紧急军情,诸边的辽军调动频频,有大军结集的倾向,现如今,除了河东路韩相公那一处之外,河北东路与河北西路都希望朝庭能够立刻调遣禁军援助……”

    听到了赵煦的这番介绍,高滔滔眯起的双眸陡然一张。“辽与我大宋之间的边境已然升平数十载,河北西路与河北东路一直就有重兵把守,朝庭每年都下大力气,花大钱,巩固这诸路边防守御。”

    “之前每年,每每要到朝庭派遣官员巡视边塞之时,这些诸边文武们不都很雄心万丈,向朝庭奏报他们兵强马壮,足可抗衡辽国大军南进吗?怎么现如今一下子又变成了一帮子缩头乌龟了。”

    “告诉他们,朝庭一兵一卒也不会给他们,若是边塞有失,哀家就好好的跟他们算一算这些旧帐!”

    高滔滔都已经愤怒得都忘记了自己已然不再垂帘听政,连这样的威胁的话都脱口而出。

    “皇祖母放心,孙儿知道应该怎么做了。王巫山面对数十万辽夏联军,面无惧色,甘愿自陷于险地,愿与宥州将士百姓共存亡。而诸边文武,却仅仅因为辽国的兵马调动,就吓得战战兢兢,连连要求朝庭增援。”高滔滔的愤怒,亦传递到了赵煦的心中,他也同样很愤怒,辽国的国力如今也不过仅与大宋相若。

    而大宋之富饶,每年有大量的军费供给边镇诸地,让他们整顿军备,巩固边防,到头来,辽国稍有异动,就吓得他们跟一群秋风中的鹌鹑,想要把脑袋埋进裤裆里边瑟瑟发抖。

    “是啊,若是我大宋,能够多几个像王巫山这样的忠直之臣,大宋又何至于此……”高滔滔亦不由得有些黯然。

    旋及,高滔滔又振奋了起来。“王巫山此人虽然行事大胆,看似妄为,可是,却每每总是能够化险为夷,而且从其信中言语来看,他似乎十分笃定,定能够守住宥州。”

    赵煦点了点头。“王巫山的意思就是,准备以宥州为支点,牢牢拖住辽夏联军主力,为我大宋调兵遣将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而我大宋诸军,正好从四下缓缓进逼,压迫而去。”

    “辽夏联军看似势大,但是,在王巫山看来,其一,辽国的军队六万,其余十七万众,皆是北方诸多部落之兵马。

    而据情报,这十七万人马,可都是分属于三十余个不同的北方部落,若是再算上那西夏的兵马,这可真是够乱的……”

    “特别是那些部落兵马,虽然他们都很骁勇善战,但是那不过只是部落之间的冲突厮杀,长于野战,而遇上了像宥州这样铁桶一般的要塞,只要经历过数波的挫折之后,他们一定会畏首畏尾,生怕自己那些兵马会被北辽刻意将他们消耗干净。”

    “另外,只要宥州能够坚持固守超过十日之期,诸边一旦进逼,那么,西夏人必然会为了保住银夏诸州之后,至少会撤回部份人马……”

    听着赵煦之言,高滔滔忍不住又把那封信拿了过来细看。半晌之后,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不过忍旧余怒未消地嗔道。“这混球还真把自己当成神仙不成?总觉得天下诸事,都会如他预料一般……”

    “皇祖母,孙媳妇倒觉得,那位巫山先生虽然不是神仙,可是论极其谋算来,怕是比之神仙也不遑多让。”孟皇后却一脸很认真地表情说道。

    “哦?想不到梓童你倒对王巫山的信心比我还足?”赵煦有些错愕地看向皇后,不禁笑道。

    “官家,您不觉得,每一次,巫山先生想要做什么事情,事前,所有人都会用一种置疑或者是怀疑的眼光去看待他。”

    “毕竟巫山先生的作为,常常都是出乎于人们的意料之外,有时候甚至可以说是离经判道。”

    “可问题在于,最后,事实总是会证明巫山先生才是做出了正确判断的那个人,而其他人,只有待先生做到了那一步,或者是当事情有了结果之后,才会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高滔滔与赵煦听着皇后孟氏那温文尔雅的语气,却说出了一番看似荒诞,实则道出了实情的话来。

    不禁面面相窥,哪怕是老司机如太皇太后高滔滔,亦是愕然,久久思量之后,高滔滔这才徐徐长吐了一口浊气。“哀家还真没有好好的思量过,一直都觉得这小子是在冒险讨巧,可仔细想来,似乎真有那么几分意思,好像他还没做事之前,就已经有了万全的把握似的。”

    “那皇祖母,此番咱们也继续信任王巫山如何?”赵煦又拿起了那封信,仔细地研读了里边的对容,特别是王洋对于宥州被围之后,大宋应当如何应对的建言。

    “他信中的意思是什么?坚守一个月的时间,以便有足够的时间,让我大宋可以用从容调兵遣将,以谋银夏之地?”高滔滔接过了赵煦递过来的信又重读了那一截,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这小子还真不把自己的安危当成一回事,这边咱们正在为了他的安危犯愁,他居然还有闲心去操心我大宋能不能借着这个机会去夺取龙州与银州之地?”

    “但一切的前提就是,他王巫山真的能够在宥州坚守住,牵制住辽夏联军的大部份兵马。

    而朝庭所派遣的八万禁军,不再直援宥州,而是经由绥德军,直抵银州腹地的话,倒真是可以击其不备。”

    “银州有失,石州近在咫尺,而龙州等于是被我大宋关在了口袋底部,完全与西夏诸地割裂开来任我大宋宰割。

    若臣是夏将,定然会率这回援,不然,若是失去了这三州之地,西夏东南部就再无半点的挪腾空间。仅仅一个左厢神勇军司,怕是再怎么也神勇不起来了。”

    被天子口谕急诏入宫中的枢密副使章栥站在地图跟前侃侃而言,眼中异彩连连。虽然他跟前的观众并不多,仅仅只有太皇太后高滔滔与天子赵煦,但是章栥却敏锐地意识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那就是天子似乎对于王洋王巫山这一计划有着很大的认同感。而同时,他亦觉得,王巫山的这个计划有极大的可能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