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83章 李元昊与九个女人不得不说的故事(第一更)
    第783章

    “李氏和柳氏都怀上了?这小子……”高滔滔不禁下意识地砸了砸嘴,这家伙,可真是够有能耐的。

    “太好了,没想到王卿居然有这等本事,唔……好,哈哈,他王巫山也算是后继有人喽。”倒是赵煦颇为开怀地放声大笑起来。

    的确,这算是所有的坏消息之后,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另外,今日,正好有医者给内子诊了脉像,说是内子是喜脉……”然后赵佶有些腼腆地道。

    “啊,这,这可真是要恭喜十一郎了,好,这些可都是喜事啊。”赵煦拍了拍自己的前额之后,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对了,朕都险些忘记了,王巫山的妻妾该不会也在宥州吧?”

    “这倒没有,巫山先生说是将已经有了身孕的李氏和柳氏留在了盐州,而李师师则陪同其前往宥州去了,说是若不带着师师姑娘,家里的女人就会跟他闹别扭,为了家宅安宁,他只能携美游宥州……”

    “携美游宥州……这是他的原话?”高滔滔满脸皆是哭笑不得的询问了一句,得到了赵佶肯定的答复之后,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小子,怎么就感觉他还真把那数十万辽夏联军当成土鸡瓦狗不成。”

    “看来,朕也该多对他多有一些信心才是。不过既然他王巫山家中有喜,朕又焉能置之不理会……”赵煦已然开始在心里边盘算着应该给王巫山什么样的赏赐起来。

    “盐州地处塞北苦寒之地,缺医少药的,而那二女都已经有了身孕,怕是难以远行……着令太医院遣两名医官,还有一批药材,让他们前往盐州。”

    “官家,哀家身边有几名女官略通医理药理,挑两个让她们也随同前往可好?”高滔滔想了想之后给出了建议。

    “还是皇祖母您考虑得周到……就这么办。告诉王巫山的夫人李氏,王卿为我大宋兢兢业业如此,朕当不负其忠。”

    这样的恩赏,就算是亲弟弟的赵佶,也不禁有些妒意,只不过一想到现如今王洋置身于宥州那样九死一生之地,很有可能再也不能父子或者是父女相逢,夫妻重遇,不禁为自己方才的那点小心思而羞愧不已。

    赵佶除了过来禀报了自家与那王巫山的喜讯之外,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王巫山所研发的元抛石机的那些钢铁部件,已然能够直接铸造生产了。

    有了这些钢铁部件,元抛石机的耐用性能够得到极大的增强,另外,八牛弩级别的钢制八牛弩已然成功通过了测试。

    听着这些喜讯,赵煦既欣慰又有些蛋疼,若是早一些该有多好,那么自己说不定还能够多送一些军备过去给宥州增强防卫力量。

    “现如今,只能寄望于那王巫山真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能够在那数十万辽夏联军的进攻当中守住宥州了……”

    “城上的宋人听着,一日不降,杀千人,五日不降,杀万人,十日不降,城屠一半……”城下,传来了那些精通汉话的大嗓门的辽夏联军将士的干嚎声。

    “这样有意思吗?这么叫下去,听着都觉得蛋疼……”顶盔贯甲,显得英姿勃勃的王洋此刻就站在城头之上,打量着远处朝着这边喊话不已的敌人。

    “大人,要不要让他们闭嘴?”许诏朝着旁边不远处置于城门楼上的那台弩车望去,那些劝降者虽然是站在箭矢射程之外,并且还被一批持着厚盾的士卒包围在其中。

    那些玩意或许可以挡得住劲弩和箭矢,但是绝对防不住那射程和洞穿力惊人的弩车。

    “犯不着浪费,这种弩箭太贵重了,用一根可就少一根。来人,让他们把那些铜喇叭给拿上来,该咱们的宣传队出手了。”王洋翘起了嘴角,笔得极为鬼祟。

    很快,东城城门附近陡然冒出来的十来个大铜喇叭把那些劝降的喊话者给吓得一哆嗦,等了半天也没见那大喇叭里边喷出什么古怪或者是危险的事物来,这才稍松了口气,正要继续。

    结果就听到了城楼之上那十来个大铜喇叭整齐划一的传出了比他们这些喊话者齐整得犹如一个人的宏亮声音。

    “西夏开国君主嵬名元昊与九个女人不得不说的香艳故事……那是一个阴暗的夜晚,西夏的开国君主嵬名元昊当时还叫李元昊,仅仅只是一个包皮过长,精力过胜却又无处发泄的十三岁处男……”

    “!!!!!”

    城上,城下,下巴掉了一地,眼珠子落了几百箩筐,甚至有些士卒手中的武器直接砸落到了地面犹自未觉。

    耶律和鲁斡,萧兀纳,萧慎,以及那位西夏枢密副使颇超信德全都傻逼了,一帮子人瞪着眼珠子,咧着大嘴,就像是一帮子菊花挨了一火药枪的河马。

    城头之上,折可适、许诏先是错愕,旋及狂笑起来,然后又觉得,咦,文采真不错,很是引人入胜的感觉。

    唯有高世则,脸黑得就像锅底一般,转过了头来打量着跟前的王洋,第一次,高世则发现,这位王经略的无耻下限果然可以远远的超乎自己的想象。

    “闭嘴!闭嘴,让那些混帐闭嘴,居然胆敢污蔑我大夏开国之君,殿下,还请殿下速速下令进攻!”回过了神来的颇超信德快被气得疯了,这特么的,你就算是骂人也行,骂恶毒点也可以。

    哥可以不计较,可是你特么的居然编故事,而且还偏偏编得很有画面感和羞耻感,特别是听到了大夏开国之君掏出了不雅之物,偷窥着隔壁帐蓬一对年轻夫妻正在过性生活,然后自己在那里做着不可描述之事。

    逗得一帮子能听得懂汉语的那些辽国兵马全都笑歪了嘴,甚至某些家伙还听得津津有味,面色泛红,颇超信德感觉这画风绝对不像是热血沸腾的战争场面,倒像是在窑子里边听说书人讲黄段子。

    城上城下时不时传来笑声,不过大部份人都很认真,津津有味地凝神倾听着,太特么的有滋有味了,描写得极其生动,特别是把一位包皮过长,想撸又怕疼的懵懂处男的内心活动给描写得活灵活现。u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