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86章 袭取盐州正当其时也
    第786章

    箭矢犹如那台风来临之时的暴风疾雨一般,压制得那些西夏士卒连想要抬起脑袋狂吼示威的机会都不给。

    而散乱的队型虽然减少了伤亡,但是,同样让西夏人的弓箭手难以整队向城头进行反击。零星的回射,根本就无法压制城上的箭矢。

    一柄柄弩臂散发着金属光泽的元佑弩出现在女墙,扣动扳机,然后又消失,而弓箭手几乎就没有露过头,而只是不停的朝着天穹抛射。

    元佑弩的精度和便利度让它拥有着弓箭难以企及的瞄准速度,只需要将望山对准了目标,扣动扳机,就可以撤回身子。

    很有份量的弩矢就会像是一道道的黑色疾电一般,轻易地洞穿那些着皮甲者的防御,哪怕是铁甲,也会让着甲者犹如被重锤击打一般挫身后仰。

    晋王嵬名察哥反应过来之时,自己的儿子已经率领那些头脑简单的士卒们冲进了宋人的射程范围之内。

    而这个时候,及时的鸣金收兵,或许可以减少伤亡,但是,必然会让将士们心生怨对。嵬名察哥连骂了几句之后,只能厉声下令,让后续大军向前接应。

    很快,就有超过两千名西夏士卒穿过了密集的弩箭构建而成的死亡范围,将简陋的云梯放倒在那城墙的护城河上,然后迈着双腿冲向城墙根去。

    而这个时候,城头之上,突然开始落下来一块块的砖头,没错,就是那种长度一尺宽一巴掌,厚半个巴掌,重量约在六斤左右的红砖,犹如落雨一般的砸落下来。

    这玩意加过了两丈多的加速度之后,砸落在西夏士卒的脑袋上和肩膀上,绝对是砸着就折,擦着就伤。

    哪怕是有了铠甲的保护,如果砖头仅仅只是平拍下来,最少也是个挫伤,可若是尖角处正好砸落在胳膊上又或者是头盔之上,不是脑震荡,就是骨折的下场。

    鬼哭狼嚎的惨叫声遍布整个北门之地,城头之上的宋军将士们大多数都是身着纸甲的那些厢军,而边军精锐,只占到了不过三分之一的数量。

    但正是这些边军精锐以一带二的以身作则的带动之下,使得那些心惊胆颤,最开始的时候差点连弓弩都拿不稳的厢军将士们的身板越来越挺得笔直,持弩开弓的手也越来越稳。

    他们的心境,亦在战争的厮杀和磨练中正在飞速的成长。虽然时间不长,无法让他们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像那些边军精锐一般敢于直面敌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但是至少他们可以利用弓弩,给予守城方以足够的远程支援,以及使用城墙上的各种守城武器,让那些倒霉的西夏糙老爷们感受着神奇而又危险的攻城之旅。

    不论是夜叉擂,还是狼牙拍,这些玩意都在利用着它们那优秀的自重和狰狞的外表,吞噬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在气极败坏的颇超信德亲自赶到之前,已然察觉不妥,断然下令吹响了撤军的号角,即便如此,在那宥州的城墙之下,却已然扔下了超过三百具尸首,另外还有近千人带伤。

    “嵬名察哥,你不要忘记了,辽夏联军,孤才是这只军队的主帅,你既然被西夏国主调派至我麾下,就应该严守军纪,服从指挥……”

    气极败坏的耶律和鲁斡强忍住了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严厉的训斥了夏军主帅,并且让颇超信德立刻给西夏国主去信,让西夏国主将嵬名察哥调离夏军主帅的位置,另换他人。

    最终,晋王嵬名察哥愤愤的拂袖而去,而颇超信德也深知到这个时候不是闹内斗的时机,辽国既然才是一军之主帅,西夏若是不遵奉的话,那后果可不是自己,也不是国主所愿意看到的。

    “殿下请放心,下官这就立刻给陛下去信,请国主决断此事,一定会给殿下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若是再出这样的事情,后果,由你们西夏承担,希望你和你们国主能够明白,孤这句话,绝不仅仅只是口头上的威胁。”耶律和鲁斡冷冷地看着颇超信德一字一句地道。

    迈着沉重的步履,离开了耶律和鲁斡的中军大帐,迎着那渐近黄昏的日头,不知为何,原本信心满满的颇超信德的心中,已然笼罩上了一层阴云。

    “希望一切都能够如想象之中那样顺利就好了……”颇超信德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喃喃地道。

    “颇超大人且留步……”这个时候,身后边传来了熟悉的招呼声,颇超信德回过头去,就看到了萧兀纳正快步朝着自己走来。

    “颇超大人还请不要怪罪殿下,大军既是联军,殿下身为大军之统帅,自然是要整肃军纪,若有擅动,视军令如无物,那么到时候,殿下又该如今让大军如臂使指?”

    经过了萧兀纳的一番劝说,颇超信德心中的那点儿芥蒂也尽散,并向萧兀纳作出了保证,将会以最快的速度传讯西夏国主,让他给出了一个明确的答复。

    毕竟大军刚刚来到了宥州,主帅耶律和鲁斡刚刚下令严禁各门守军擅自攻城,那边的夏军就悍然出动,这么赤果果的打脸,任谁也受不了。

    #####

    “此番远征盐州,就拜托仁多爱卿了,望卿能够给朕,给我大夏带回捷报喜讯。”看着这只气势巍峨,雄纠纠气昂昂的队伍正向着东南方而去,站在御辇旁的李乾顺可谓是心怀激荡,朝着跟前顶盔贯甲的仁多宗保道。

    “陛下放心,先帝与陛下对臣的信任有加,臣当肝脑涂地,以报天恩。此番辽国大军兵锋直指宥州,必然会将宋国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袭取盐州,正当其时也。”仁多宗保很是雄心勃勃地道。

    而身边,那位被留下来镇守兴庆府的嵬名阿吴也下意识地点头认同了仁多宗保之言。“希望能尽快听到中书令的好消息,毕竟中书令此去,致我兴庆府空虚,若是有敌来袭,老夫也只能鞭长莫及。”

    “阿吴老哥,放心好了,如今我大夏最后的精锐几乎尽数出动,不就是为了要一鼓而下盐州吗?”仁多宗保拍了拍嵬名阿吴的肩膀,很是意气风发地道。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