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87章 居然莫明其妙的多出了一座城?(三更之一)
    ,精彩小说免费!

    第787章

    “只要夺取盐州,那么咱们就等于是在这盘大棋里占了个先手,宋人必然会士气大挫,进退失据。而我大夏,北可与辽军应和,东可直逼洪州,南可压制环州。”

    “是这个道理……老夫可真有些妒忌你,现在兴庆府一带,除了两万卫戍军外,皆是一群老弱病残,要么就是各氏族最后的那点私兵护卫,只希望不要发生问题,若是出现问题,老夫有何脸面向陛下交待。”

    “嵬名卿又何必如此,朕也知道很难为你,但是,终究是需要有人来拱卫国都,以防不测啊……”正好欣赏了半天的大夏雄师赫赫军威的李乾顺转过了身来,听到了嵬名阿吴的牢骚之后不禁笑道。

    嵬名阿吴连称不敢,最终,仁多宗保信心满满地辞别了国主李乾顺,追随大军朝东南而去。

    仁多宗保统帅着大夏的十万精锐南下,留下的却是一个变得前所未有空虚的西夏腹地。

    兴庆府只剩下两万精锐的卫戍军和三万杂兵,而怀州、静州、定州、顺州、翔庆军司等地兵马多则近万,少则只余七八千人,而且都是老弱病残。

    只为了纠集到足够的精锐一鼓作气拿下盐州,可以算得上是李乾顺与西夏诸多臣工们意志坚决的放手一搏了。

    不然,若是待那辽夏大军拔得了先筹,到了那个时候,真不知道西夏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取回三州之地。

    李乾顺一向就是一个十分有野心的年青人,他很不愿意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其他人的手中,或者说不希望西夏的命运交由辽国或者是别的什么国家来掌握。

    所以,在仁多宗保提出了这一战略之后,很快就得到了李韩顺的点赞与恩准,最终得以实行。

    #####

    此刻,同一时间,仁多宗保有些吃惊打量着跟前拜倒在地的侦骑。“你说什么,前面有座大城?就在十里之外?你知道不知道这里距离盐州至少还有百余里,这是前往盐州的必经之路,你居然说这里还有一座坚固城池。”

    “大人,小将岂敢胡说,小将与麾下十余名侦骑反复查验了许久,确信那的确应该是宋人新筑的城池。”

    仁多宗保转过了头来看向犹如一条蜿蜒长龙一般的大军,想了想之后,决定亲自前往,用自己那双鹰一般犀利的眼睛好好的确定一下是真还是假。

    一柱香之后,仁多宗保在五百护卫的严密拱卫之上,登上了一道山梁,当看到了眼前的一切之后,仁多宗保惊呆了。

    看着那半年之前原本只是一片平缓的河谷,现如今居然耸立着一座高大巍峨的坚城。仁多宗保心中的惊讶,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那些混帐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宋人什么时候在这里筑下了这样一座坚城,他们居然一无所觉?!”仁多宗保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大腿之上,转过了身来,恶狠狠地吩咐道。

    “让翔庆军司的那帮子蠢货滚过来见本帅。”

    足足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的功夫,这才看到翔庆军司都统军野利洪、翔庆军司耀德城指挥使勃那等一干翔庆军司的将领们赶到了这道山梁。

    还未冲上坡顶,野利洪就赶紧朝着仁多宗保毕恭毕敬的深施了一礼。“末将见过大人。”

    已然走到了山梁下等待着他们到来的仁多宗保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道。“野利将军,本帅之前询问过你们翔庆军司,你言盐州一切正常,并无异样,可有此事?”

    “正是,陛下有喻,令我翔庆军司不可与宋军发生任何冲突,末将一直严令诸将收束部族,不得擅自与宋军接触……”看到仁多宗保那副模样,心中暗叫不妙,却不知道是何事的野利洪赶紧挺直了脊梁,一副赤胆忠心的模样大声地道。

    “陛下的确是有严旨,不许你翔庆军司与宋人发生冲突,但是,游骑和细作,难道你也不敢往这里派吗?”仁多宗保一脸呲了旺财的表情,阴冷地道。

    “大人,我们之前也曾经多次派出游骑,但是,宋军却频频出击,连连伤我游骑,害我细作性命,这些人可都是我大夏的勇士啊。”

    “伤亡太过惨重,将士们纷纷请愿意欲与宋军分个高下,可是又有陛下严旨在前,末将无奈,只能严令诸将收束诸军,不得再遣一兵一卒进入宋境,以免祸端,更免将士再有损失。”野利洪的神情显得有些悲愤又无奈地道。

    听到了这样的解释,仁多宗保有很多的愤怒,此刻却也无可奈何,怪这位翔庆军司都统军野利洪?

    他可是奉了国主的圣命,在多次的增派侦骑,却连遭折损之下,最终只能因因噎废食式下收拢兵马,不再跨境一步。

    他的做法,于情于理,倒也合乎规矩,可是,却正是因为他的胆小怕事,结果生生让大军都已经行军至此地了居然才得到,又多出了一座坚固城池,拦阻在了通往盐州的要道上。

    等到野利洪与勃那等翔庆军司诸将登上了山梁之后,整齐划一地在心里边卧了一大槽。

    “该死的宋狗,没想到他们居然如此卑鄙,竟然会在此地筑城。”野利洪十分悲愤地吼道。一干翔庆军司的将领们纷纷捶足顿首,就好像真的十分懊恼,看得仁多宗保真想抄鞋底子一个赏俩。

    “够了,你们若是能够机灵一些,也不至于连宋人在此地筑城都发现不了,野利洪,就算是本帅现在不找你的麻烦,陛下那一关,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该怎么过吧……”仁多宗保实在是懒得跟这帮子蠢货置气。

    大夏已经损失了太多的精兵良将,不然,又怎么会让野利洪这等庸才主掌一个军司。

    “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野利洪小心翼翼地看向这位陛下身边最得信任的西夏名将,若是能够借着这个机会立下功勋,至少到时候野利氏自然会站出来为自己说话。

    哪怕是保不住现在的官职,但是想要安稳做个富家翁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反正自己也意不在仕途,特别是现如今西夏国势衰微如此,当兵是很容易死人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