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96章 辽夏联军攻城之时的清奇画风(第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796章

    冲车终于进逼到了适合的位置,但是,面对着那时不时带着尖啸而至的石弹,还有那些时不时就坐砸落在冲车面方的火油罐。

    冲车之上的精锐射手们几乎就没有好好的发挥他们压制城墙火力的作用,更多是在胆战惊心的扑火,要么就是得在那尖啸的石弹飞奔来之时,闭上双眼企求着老天爷能够让自己再一次逃过一劫。

    哪怕是冲车高过了宥州城的城墙又如何,宋军手中的元祐弩这种洞穿力强悍的劲弩正好发挥着它们的攻用,依托着城墙的掩护毫不留情地与冲车之上的敌人进行对射。

    身上的纸甲,的确发挥了它们的作用,足可以阻拦住绝大多数的箭矢的射击。哪怕是冲是会有人受伤,但是伤者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军官们喝令退出战斗序列,前往城下的医护兵处接受消毒以及伤口包扎。

    另外,还会给他们更换已经承受了多次射击开始出现破损的臂部或者是胸部的纸甲,让他们能够再一次安心的面对着敌人的箭雨勇敢的战斗下去。

    “注意,注意!放!”随着一声怒吼,几个火油罐直接从城头之上沿着墙根扔了下去,砸落在地面上,还有两个直接掉落在了一辆撞城车的车顶,随着几只火箭射落,火势陡然熊熊而去。

    有些地方很快被辽夏联军用沙土给扑熄,但是,随之而来的滚烫金汁,则让他们美美的享受了一顿口味极重的早餐。

    下面传来的令人作呕的腥臭味,还有各种非人的惨叫与哀嚎声此起彼伏不已。而在城墙上方,用砖石水泥所构结而成的箭塔之中,数名优秀的射手,正毫不留情的用手中的元祐弩,收割着那些站在抛石车前的拖拽手或者是负责指挥的军官们。

    这就是战争,残酷的战争里,个人的生死几乎不在计算之中。王洋此刻,就站在城楼之上,看着那城上城下的厮杀,这一刻,精湛的指挥艺术所能够起到的作用随着双方的短兵相接而被弱化,最终凭借的还是将士们的意志和勇气的对决。

    而此刻,那五架冲车已然没有一架是完好的,甚至一架已经完全倒塌掉,另外一台,也就是最开始被砸得最严重的,此刻仍旧摇摇欲坠,超过城墙的上端部份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

    另外三架冲车也都烟熏火撩,主体部份也被砸破了几处,显得份外的凄惨。

    可以说,原本让辽夏联军报着极大期望的冲车,根本就没有发挥出其本该有的效用,反倒一次次的成为了宋军摧残辽夏联军信心和士气的反面教材。

    耶律和鲁斡有些焦燥地来回走动着,时不时地抬起头朝着喊杀声震天的宥州城头处望过去。

    战争从卯时一刻开始,等到现如今,已然过去了大半个时辰。可是,却一直没有什么好消息传递过来,反倒是那些看起来犹如史前巨兽一般恐怖狰狞的冲车,现如今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的小媳妇。

    这个时候,派出去赶往其他三门的亲兵们终于陆陆续续地传回来了消息,北门的攻势与东门差不多,很是焦灼,南门的攻势却显得要比东门与北门稀疏许多,而且不少部落明显就是诸部落各自为战,不遵拔黑部号令。至于西门嘛……

    主持西门攻势的乌春部首领乌春拓拓一脸苦逼的随同耶律和鲁斡的亲兵赶到了东门。

    “你身为孤委派的西大营主将,为何会在战争之时,跑到东门来?”耶律和鲁斡脸色发黑地打量着这位已然拜服于地,向自己请罪不已,却没解释理由的乌春部首领。

    乌春拓拓最终还是顶着那一双双不悦的目光,大起胆子说出了真相。“末将,末将无能,大军还未进抵到宥州西门,就连遭重创,以致兵变……”

    “什么!”旁边的萧兀纳不由得脸色大变,朝着疾行数步,朝着乌春拓拓厉声喝道。“情况到底如何了?”

    “萧大人,情况现在已经控制住了,末将这才敢过来向大帅请罪。”对于萧兀纳的激动,把乌春拓拓给吓了一跳。

    #####

    乌春部作为指挥者的西门,宋军十分幸运的一口次砸中了四架冲车,重要的是,有两个部落的首领,直接就被压成了肉泥。结果,直接把那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北方部落的将领们给吓坏了。

    这倒也罢了,可问题是,就在那两个部落的勇士眼睁睁的看到自家的首领和将领们变成肉泥,正值骚动的当口,却有过去与其中一个部落不和的部落首领上前去指责这两个部落的士卒懈怠,要他们第一时间继续前进,不得滞留,影响后方大军。

    结果吧,把对方给惹毛了,双方原本之间就有血海深仇,而看到对方部落上至首领下致部族勇士都在那边笑得幸灾乐祸,于是,终于有人失去了理智,朝着那名部落首领下了杀手。

    那名部落首领就这么直接被射杀当场,于是乎,这个部落当然也不干了,双方直接就开始厮杀起来,由于两个部落的主心骨都被干死,这些原本就没有多少头脑,脑袋里边只有肌肉的北方部落蛮子们开始互相甩膀子玩命起来。

    一场短兵相接的战争终于在辽夏联军的西门进攻部队内全面暴发,很快,越来越多的部落遭受殃及。

    原本坐镇后方的乌春拓拓收到了消息赶到了军前时已经晚了,双方的老大重要将领都已经死得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想要制止这帮子混帐,只能够用更凶悍的武力。

    于是,寡州城西门上的大宋守军们除了最开始让元祐抛石机扔了五轮的石弹之外,剩下的时间,都只能呆在城头之上兴致盎然的看戏。

    看着那些辽夏联军的蛮子们在互相厮杀不停,时不时的还有些闲得蛋疼的货色在城头上叫好,吹口哨鼓劲加油者络绎不绝。

    绝对成为了辽夏大军下令进攻军令以来的清奇风景。

    因为现如今四门皆是被封死的,就算是西门的宋军有主想要偷袭,也只能干瞪眼,还不如乐滋滋地呆在城头之上看戏。

    最终,差不多经历了半个时辰,也就是在耶律和鲁斡派出去的使者抵达了西门时,乌春部都还没能完全控制住这场该死的骚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