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02章 王洋不愿意正经作战的满满恶意(三更之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02章

    然后再将那重达一百斤的水泥包摆放到了抛勺之中,随着那边的旗手发布了可以攻击的指令,这边,伴随着指挥官的吼声,一包沉重的水泥被抛勺带向了天空之后,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跨过了城墙,继续飞行。

    此刻,王洋抬起了头来,看着那高高超过头顶的五团黑影,正悠悠地朝着敌人的阵中落去。

    看到了这玩意落下,吓得那些辽夏联军的队伍开始出现骚乱,但是,那些军官们则毫不留情的挥动着手中的武器,喝令着士卒们保持队型整齐,加速前行。

    但是仍旧有一些士卒极力的想要远处那坠落下来的黑影,说时迟,哪时快,似缓实疾的黑影就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之上。

    没有预想之中巨大的撞击声,有的只是一声沉闷的动静,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那撞击处时。

    他们所看到的,只是那无穷无尽,扑面而来,令人窒息的灰色烟尘……

    “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瞎了,让开,给我水,给我水……”

    “这他娘的是什么鬼,让开让开……我的座骑受惊了!”

    “受精你妹,你的座骑眼睛也沾上那种古怪的灰尘了。”

    宥州城头之上的宋军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城下,当那五包水泥砸下去之后所腾起的烟尘,让他们都情不自禁的眯起了眼睛。然后,所传来的叽啦鬼叫的惨嚎声,还有那越来越散乱的队型。

    还有那些个抬手捂着脸左冲右突鬼哭狼嚎的辽夏联军,实在是让人深深的感受到了王大官人不愿意跟辽夏联军当面锣正面鼓的来上一场热血之战的满满恶意。

    “他们这是怎么了?宋军这是在用什么武器,哪来的这么大的烟尘,该死的……”耶律和鲁斡已然能够嗅到了一股子呛人的味道,还有随着味道翻卷而至的烟尘,让他觉得自己的咽喉和眼睛都开始发涩,火辣辣的。

    “看样子宋军用的应该是有雾的烟弹,大人,赶紧让将士们分散开来,不要集中在一起……”萧兀纳连续呛咳了好几下,赶紧朝着耶律和鲁斡进言献策。

    而另外一边,西门处的宋军守军,每个人的眼睛和口鼻,都被一块薄纱布给遮挡了起来。

    没办法,风是从西往东吹的,虽然最倒霉的是被水泥命中的那些正要攻城的辽夏联军,但是城头上的宋军也给熏着了。

    不过还好,早有防备宋军立刻就从自己的装备兜里边抽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纱巾,系到了自己的脸上。

    有了这玩意的阻挡,那些水泥粉尘就极难进入到他们的眼中以及呼吸道。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就是,这些纱巾颜色不一,有些人是纯黑色,有些人是肉色,还有人是翠绿色,还有些人是桃红色。

    看起来份外的诡异,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至少还能够藏在面纱后面,兴灾乐祸的看着那些辽夏联军东奔西走,狼奔兔脱。

    四个城门的辽夏联军之中,多出了近百号的瞎子,还有上千号眼睛受伤的倒霉鬼。而这一场信心满满,斗志昂扬的攻城战,只刚刚唱响了序曲,就直接被王大官人的几十个水泥包砸下去给生生的砸成了哀歌。

    铁青着下达了撤军命令后,愤愤地回到了中军大帐之中的耶律和鲁斡愤怒的咆哮声就算是距离中军大帐尚有数十步都尚可听闻。

    “殿下还请熄怒,为了宋军的卑鄙技俩,气坏了可不值当。”刚刚在一个铜盘里边洗了洗眼睛,又拿起了杯水漱口之后的萧兀纳无可奈何地劝道。

    “宋人居然如此卑劣,尽用一些下三滥的手段,他们这是在逼孤,逼孤屠城!”耶律和鲁斡一拳重重地砸在案几上,瞪着一双腥红的兔子眼,啊不对,耶律和鲁斡荷尔蒙分泌极为正常。

    是个纯爷们,所以不是兔子,应该说他那双眼睛红得就像是被激怒了的公牛。

    看到耶律和鲁斡如此,萧兀纳也知道现在劝怕是劝不住,毕竟堂堂的大辽统帅,居然生生让那该死的烟尘给逼得掩面而逃,回到了营帐之后,弄得跟个娘们似的既要净面又要漱口,太蛋疼。

    半晌之后,看到耶律和鲁斡逐渐平静了下来,萧兀纳这才进言道。“殿下,依老夫之见,咱们攻城,看来不可再择白日天光大亮之时。不然,谁也不知道那些该死的宋军下次又会扔出什么东西来……”

    “而且了了夜色的掩护,宋人也难以预料我们什么时候开始集结,什么时候攻城,只有当咱们进攻到适合的位置之后,那个时候他们再查觉,就算是他们还有许多的手段,怕也用不出来了。”

    “老大人言之有理,看来,只能如此了,传令下去,让将士们就地解散各回军帐,好好的清洗一番,莫要落下什么后患才好。等用过了晚饭,戊时二刻整军,亥时攻城!”

    等亲兵将军出去传达军令,耶律和鲁斡走到了大帐之中的地图跟前,表情十分嫌弃地打量了宥州一眼之后,这才沿着宥州的周围望去,最终落在了宥州南端,无定河畔的洪州上。

    “耶律达顿统帅精兵五万南下洪州已经两日,现如今还没有发来消息吗?”萧兀纳也凑到了跟前,顺便询问道。

    耶律和鲁斡摇了摇头解释道。“暂时还没有收到消息,达顿将军是携着攻城武器南下的,怕是至少还得一日才能够抵达奈王井,只有拿下了奈王井与乌延古城,大军才可从容南下,直逼洪州……”

    “时间拖得越久,对于咱们就越来利……”萧兀纳小声地呢喃道,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专程说给身边的耶律和鲁斡听。

    耶律和鲁斡看了萧兀纳一眼之后,缓缓地摇了摇头。“话虽如此,但是宋军少马,以步卒为主力。若是大批援军想要赶往洪州,怕是得花上不少的时间。”

    “而咱们大军为何非要绕行上京道与西京道交界,为的就是能够秘密行军,尽量的不被宋军查觉到我们的动向,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咱们尚在西夏黑山威福军司之时所收集到的情报来看,宋人对于我们的动向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