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04章 兵力捉襟见肘的西夏(三更之三)
    ,精彩小说免费!

    第804章

    沙哑的嘶吼声,渐渐地被越来越近的万马奔腾之声所压制,此刻,一条血红色,银光闪耀的洪流,已然显现在了那些党项牧人的眼中。

    而那一杆杆同样鲜红如血的旗帜,还有那血红色的罩马,还有那一杆杆耸立的长矛,和雪亮的战刀,代表着他们是过来屠戳的敌国骑兵,绝非是来探亲访友的自家兄弟。

    “老天爷,我们的勇士不是已经去进攻宋国了吗?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的宋国骑兵……”那位久经战阵,最终因为被宋军将士砍断了手臂之后不得不退役的党项老兵,不禁脸色惨白,眼中,满满的尽是悲凉和绝望。

    ####

    “混帐,混帐!岂有此事,你们告诉我,你们谁能够告诉朕,这只宋军骑兵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兴庆府王宫之中,李乾顺愤怒的咆哮声就像是那半大的公鸡正在学习打鸣。

    “三天的时间,他们由东向西,烧杀掳掠了耀德城外的三个部落,所有的牛羊都被他们杀掉,就连那些小马驹也遭到了他们的毒手。”

    “而就在今天早晨,从灵州传来消息,灵州的外围,已经出现了宋军骑兵的踪迹。他们这是想要做什么?我大夏的虎贲之师在哪儿?他仁多宗保是干什么吃的!”

    李乾顺一声接一声的怒吼与责问,让满朝的文武胆寒若栗,而被委以重任,主持西夏腹地军事防务的嵬名阿吴更是面色惨白,汗如雨下。

    “陛下还请息怒,这一切都怪老臣,是老臣的失职,这致于让那些宋人有了可乘之机……”

    “够了!嵬名阿吴,朕需要你向朕请罪了吗?朕就是想要知道,你准备怎么办,难道你就想要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宋国的骑兵在我大夏的腹地纵横来去,视我大夏如若无物?”

    李乾顺喘着粗气,目光怨毒的死盯着嵬名阿吴,就犹如一条巨毒的眼镜蛇,死死地盯着可口的猎物……

    多少年了,似乎自那位出身于梁氏一族的皇祖母刚刚主掌西夏大权之时,宋国的神宗皇帝曾经五路伐夏,几乎进逼到了兴庆府之外。

    大夏,就再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危机,而且不要忘记了,当初的五路伐夏,宋国出动了兵马民伕数十万众,艰难跋涉,这堪堪进击至西夏腹地。

    可是现如今,对方应该也就是一两万骑兵,居然将整个兴庆府腹地搅得天翻地覆。这样的耻辱代表着什么?

    岂不是在向天下人诏告,自己这位堂堂的西夏国主技不如人,比不上自己的皇祖母大梁后,比不上那已经被自己屠戳一空的西夏梁氏吗?

    “陛下,老臣请陛下熄怒。那些宋军骑兵,必然是获知了我大夏兴大军南下,夺取盐州的情报。恐忧盐州再为我大夏所取,但又不敢正面力抗我大夏虎贲,故尔才会施展这等围魏救赵之策。

    不顾一切的派遣死士入我大夏腹地,就是意欲要使我大夏朝野震动,换取盐州一线喘息之机。

    还请陛下恩准老臣率军出击,剿灭这群宋国宵小,震摄诸多不轨之徒,还我大夏靖宁。”

    嵬名阿吴这番话,总算是让李乾顺稍稍平静了些许,亦回过了神来,之前的战略,不就是想要剩着辽夏联军大肆攻伐宥州之时,乘势南下,袭取盐州吗?

    现如今,怕是真个如嵬名阿吴所言,盐州势危,但是,宋军却又自认不是十万大夏虎贲之敌,于是乎,就派出了他们的骑兵北上骚扰,想来就是为了逼迫自己下旨令中书令还师兴庆府。

    如果真的让仁多宗保撤军的话,那么岂不是白白的错失了袭取盐州的良机。所以,真个人嵬名阿吴之言,撤军是不可能的,除非大夏想要失去这个重夺回盐州的绝好机会。

    但是,如今在西夏腹地上窜下跳,弄得兴庆府诸部落人人自危的那些宋国骑兵,也是必须要清除的,不然,再由着他们这么闹腾下去。

    就算是他们无法威胁到像兴庆府这样的坚固城池,但是,大夏的牧民,必然会损失惨重,甚至会引起对于大夏王朝的不满。

    李乾顺先喝令退朝,只留下了嵬名阿吴等十数位心腹重臣留在大殿之中,待到诸多臣工离去之后,李乾顺这才朝着嵬名阿吴迫不及待地问道。

    “告诉朕,你需要多少兵马,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够将那些宋国骑兵驱逐出兴庆府?另外,你也应该很清楚,现如今,我大夏腹地,也已经没有多少兵马了……”话说到这里之时,李乾顺的心里边也不禁泛起了一丝悲凉。

    二十万之师,尽丧于宋国之手,搞得自己现如今为了凑出那袭取盐州的十万之师,几乎把家底都给挖空了去。

    可是现如今,宋国的骑兵又窜了过来得瑟,一股吡了狗的悲愤感,让李乾顺郁闷得想要吐血。

    如今,兴庆府只剩下了两万卫戍军和两万辅兵镇守,而其余的诸城池,多则七八千,少则四五千,多是老弱病残。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想要去对付来去如风,行踪诡秘的宋国骑兵,呵呵……

    “陛下,臣请陛下准许老臣征调各族护卫私兵。”嵬名阿吴的目光扫过了在场的党项八氏的诸位大佬们,最终朝着李乾顺深深一礼,沉声言道。

    “什么?!”在场的诸多大夏重臣们纷纷色变,跳将了起来。

    “嵬名阿吴,你什么意思?!”

    “私兵我野利家没有,护卫倒是有一些,不过,护卫都交出来,岂不是等于让我们野利家变成了任由贼寇自由来去的地方了?”

    “我们颇超家护卫乃是看护族中妇孺老弱的,交出来,万一族中老弱有事,又该当如何?”

    一大帮炸了的大夏重臣们纷纷朝着嵬名阿吴怒斥不已。

    “够了!”这个时候,李乾顺直接就将案几之上的一个美仑美奂的宋国瓷器狠狠地砸到了大殿的地板上,一声清脆的破裂声,总算是惊醒了这些争吵成一团的大夏重臣们。

    “你们的心里边,只有你们的家族吗?”李乾顺深吸了一口气,目光阴沉沉的扫过那帮子方才还愤愤不已的党项八氏的大佬们。

    “若是西夏不在,你们觉得你们的家族又能够存续多久?”

    “朕干脆御驾亲征,抽调镇守兴庆府的两万卫戍军和两万辅兵出城克敌,这兴庆府,就交给你们,让你们继续可以安抚你们的族中妇孺老弱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