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11章 挖呀挖呀挖,挖到怀疑人生(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11章

    而到得黄昏之后,无数用过了晚餐,休息了小半个时辰的辽夏联军将士们又一次走上了战场。

    攻城的队伍里边,时不时的仍旧会有冲车的身影出现,但是冲车出动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

    因为每一次冲车出动,经常都是还没行进到攻击位置,就几乎成为了一堆破碎的木板,莫说是负责主持建造工作的西夏人,就算是身为主帅的耶律和鲁斡也心疼得滴血。

    这种巨大的攻城武器不但制作困难,而且还会消耗大量的人力与物力,但重要的是这种攻城武器一旦有了足够的规模,那么,对于城寨之上的守军,会形成致命的威胁。

    可结果呢,到了宥州这里,居然被打破了常规,不是这玩意开始变得不好用,而是对方的远程武器实在是犀利得怕人。

    哪怕是在夜晚,一旦被宋军查知到冲车所在的位置,最终一柱香的功夫,就会有那种巨大而又坚固的石弹从天而降,用它那种摧枯拉朽的力量,将冲车砸得伤痕累累,运气不好点,那就等着变成一堆可以用来开大型篝火晚会的燃料。

    所以,对于冲车的使用是越来越谨慎,因为这玩意已经从最开始的三十余辆变成了现如今的刚好整整二十辆。

    相比起来,其他的攻城武器毁坏的数量反倒不算很多,至少云梯还有上百架,只是,宋军那洞穿力超强的劲弩,着实让辽夏联军大吃苦头。

    除非是顶盾而上,不然,哪怕是制作精良的西夏瘊子甲,也很容易会被那元祐弩给钻出一个个的血眼。

    现如今,元祐弩的强横,已经给辽夏联军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还有那种亮银色,整个胸部都只是由一块钢板构成的铠甲,更成为了不少辽夏勇士心中的噩梦,那玩意几乎可以算得上锐器和弓箭的克星。

    刀剑的劈砍,只能够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的印痕,除非是势大力沉的重型武器,才能够将那种铠甲砸凹,砸破。

    但问题在于,谁特么的会想到,重武器大多数都是长兵器,短兵器之后,更多的是刀剑之流,只有少数力健者,才会使用单手锤,鞭、锏等可以伤害到宋军那种元祐甲的武器。

    如果之前,宋军的那种铠甲,只是穿戴在少数的精英身上,而现在嘛,呵呵……守城的那些宋军,几乎人人一具。

    这是什么概念?就像西夏一国的士卒,人人皆尽披挂着西夏瘊子甲一般,要知道西夏立国百多年来,所储备下来的西夏瘊子甲都不足万具。

    而这座寡州城上,怕是就有至少万套防御力令人发指的元祐甲,总之,对宥州所发起的一次次的进攻,非但没有消磨掉宥州守城将士们的必胜信心和勇气。

    反倒是让那在军队数量上远远占着上风的辽夏联军的士气越来越低。

    毕竟,连续进攻了这么多年下来,宥州的城防仍旧十分的完备,而且,辽夏联军们沮丧的发现,这座宥州城,并且仅仅只是马屎外面光,里边一包糠的那种城墙结构。

    过去的城防,都是以粘土夯实构建而成,更高级一点的,就是在外墙上覆盖上一层青砖,增加其坚固程度,而更高档一些的呢,那就是里外的青砖再多加厚两层。

    但是这宥州城,唔……所有的辽夏联军们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nmmp,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座普通的边塞城池那么简单了。

    外墙,是完全由空心红砖,然后在其空内内灌注以水泥砂石而成,而在外墙后面,呵呵,用竹筐装满碎石,然后再用水泥砂浆搅拌好,再一个个的构建在一起,然后又在这两层之间,还有一道,那就是以竹条为筋的预制板。

    辽夏联军的撅城车、撞城车的士卒们挖了一天又一天,已经挖到怀疑人生,挖缺了无数的锄头,撞坏了无数的青铜撞头。

    可是最深掘进的地方,也只是挖到了不足两尺,可是等到了他们大军退下去之后。第二天再进攻上来的时候,呵呵……

    特么的那些位置,虽然没有了砖头,但是却不知道被宋人用了什么法子,又把那个洞给补好了,重要的是,其硬度,仍旧不逊色于砖石之坚固。

    #####

    “这便应该是宋人口中常说的元祐水泥,听闻此物在制作出来之后,犹如一堆粉尘一般,一搓就散,但是,一旦用了水加以调和之后,很快就会变成了犹如顽石一般坚硬的事物。”

    萧兀纳拿起了一块重达两斤的水泥坨子在手里边颠了颠,目光则是落在了摆放在军帐之中的那些缺口狰狞的锄头,还有破碎成好几瓣的青铜撞头上。

    这些东西的模样之所以会变得如此凄凉,正是因为元祐水泥,这种玩意的坚硬程度,辽夏联军终于亲身的体验到了。

    耶律和鲁斡的脸色无比难看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大手则是轻轻地抚着雪亮的宝刀,之前他真有一种想要拿这柄御赐的宝刀给这种宋国筑城之物来上一刀的冲动。

    但是最终在看到了锄头与青铜撞头那凄惨的模样之后,不得不收起了这个莽撞的念头。但是却又不好意思拔出刀来之后又赶紧收鞘,只能继续拿在手中装逼扮酷。

    “那意思是对手只要还有足够的元祐水泥,那咱们再怎么对付那城墙,都不会成功了是吧?”

    “这元祐水泥既然需要遇水之后方才能够凝固,那么就必须需要时间。如果咱们能够在一日之内,反复的攻其一点的话,那么宋军修之不及的话,倒是可以撅出个洞来……”

    “这位将军,宥州的城墙,绝非过去那种泥土夯实所构建而成的,那种城墙,只需要撅其根脚,很容易就可以弄塌一断。”

    “但是就目前看来,咱们就算是不计代价的挖出了一个小口子,怕是也难以动摇这种材质所修建的城墙。”身为撅城车和撞城车领队的将军,在这一方面则会更有发言权。

    而他的这番话,虽然让在场的诸多将军们听着很不顺耳,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那就是这宥州城墙,的确不同于过去他们所见到过的那种粘土夯实的城墙。

    但就其结构的紧实性,就远远的超过了粘土城墙,挖到怀疑人生都才能够进掘两尺,要知道,昨日为了支持挖掘队的工作,东门的大军,足足又多付出了数百条人命的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