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12章 消耗卡路里巨大的饭后攻城运动(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12章

    “来人,把这些东西都仔细地收捡起来,装入木箱之中封存,然后连同之前孤写下的奏折一起送往上京,交予陛下御览。”

    “希望陛下能够知晓,现如今之宋国,果然与过去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耶律和鲁斡重新振奋起来:“末阿将军,那就准备采取另外一套方案吧,诸大营都设法挖掘出一条入城的通道。看看宋军有什么样的办法来应对。”

    “遵命!”末阿将军恭敬地领命而去,而看着末阿将军的离去,耶律和鲁斡的内心,不禁有些悲凉起来。

    近三十万大军,面对着一座小小的宥州城,居然无计可施到只能去绞尽脑汁的去思考这些成效极慢的办法,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自己也对于能否在短时间内攻取下宥州城的信心越来越弱了。

    至于颇超信德这位作为夏军与辽军之间沟通与交流的枢密副使,现如今对于每天的攻城无功而返已经形成了一种麻木的状态。

    宋人,已经给出了越来越多的惊喜,惊喜到让颇超信德越来越担忧大夏王朝的命运。

    想想吧,半年之前,宋国的劲弩也同样足够强悍,但是,数量,绝对远远不会像今天这般多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过去,七八张弩具里边最多也就只能够有一两张神臂弩。

    可是现如今呢,那种软钢弩臂的劲弩有着不逊色于神臂弩的洞穿力和射程,这倒也不出奇,出奇的是,现如今的宋弩几乎全是这种了好伐?

    过去那种射程和洞穿力不足的普通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就只剩这种钢臂的元祐弩。

    这样一样,让辽夏联军在远程武器方面的对抗上,可是吃足了苦头,这也是为什么现如今只能够在夜晚或者是凌晨之分,乘着黑夜的掩护攻城的原因所在。

    不仅仅是惧怕宋军的抛石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一百五十步外,宋军的元祐弩绝对是所有人的噩梦。

    只有近逼到了一百五十步,到了弓箭的射程,这才能够有压制对方远程火力的本钱。

    不然,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矢雨劈头盖脸的浇在自己的脑袋上,身体上,而自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太特么的憋屈。

    等到离开了营帐之后,颇超信德与萧兀纳二人并肩在灯火通明的营地内漫步而行,西面,灯火闪烁,厮杀声一阵响过一阵。

    但是二人却最多只是朝着那边张望个几眼,便索然无味的移开了目光。因为这样的场面,已经看得太多,已经期待得太多,可是最终留给人们的都只是一次次的失望。

    “宥州难攻,下官之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却仍旧没有想到,攻打宥州之难,仍旧是远远的超出了我的想象。”颇超信德收回了目光之后,满脸唏嘘地长叹道。

    “是啊,没有想到,短短升平这数十载后,现如今的宋国,居然已经成长到了这样的地步,实在是让萧某真有一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感觉。”

    “之前,萧某听闻,这数十年来一直在西夏虎贲跟前连连败北,损兵折将的宋国,居然突然之前变得骁勇差点,甲坚兵锐,当时,萧某还真以为是个笑话。”

    “可是现如今才知道,不是西夏变弱了,而是宋国越来越强了。”

    “大人,有句话,下官不知道当不当讲。”颇超信德看着萧兀纳道。

    看到了萧兀纳示意的目光,颇超信德决定鼓起勇气继续说下去。“下官想请萧大人您能不能跟殿下说一声,许我大夏抽调一些兵马回援龙州诸地。”

    “怎么?”萧兀纳不禁一愣,转过了头来,扬眉朝着颇超信德有些不悦地道。“你知道不知道临阵撤兵乃是兵家大忌吗?”

    “大人,下官知晓,可是,现在,龙州、银州以及左厢神勇军司都纷纷传来急报,有大批的宋军开始向着他们进逼,很有可能会在短期之内发动进攻。”

    “这三州之地若失,那么,咱们的情势可就危险了。”

    萧兀纳抚起了长须,脸色渐渐地阴沉了下去。“情报确实吗?”

    “虽然不知道宋军的数量有多少,但是至少宋军在宋境之内大量集结这绝对错不了。”颇超信德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难道这三州之地就没有自保能力吗?”

    “为了配合大辽助我夏国攻取这三州之地,我们此番集结了近六万人马,如今,银夏诸州的守军,多则不过万余,少则也就七八千。”

    “若是宋国军队大举来伐,稍有不慎,那可就要出大问题了。还请大人看在过去咱们的情份上,将我大夏的困难禀报殿下,代为说项。”颇超信德满脸苦涩地朝着他哀求道。

    “你都说到了这份上了,那萧某就替你去跟殿下说一声,至于殿下是否充许,那就要看殿下的意思了,老夫只是一个监军副使,而非是统率大军的主帅。”

    “另外嘛,老夫倒觉得你不必如此担忧,毕竟咱们此番行军隐秘,宋军并没有太多的防备,若是宋军真有实力进攻那三州之地,早该出兵才是。”

    “而不会光摆出阵势,而停滞不前才对,他们这么做,无非是想要行那围魏救赵之举,你也不用太多担忧了。”

    “话虽如此,但是还是拜托萧大人向殿下讲明情况,让殿下心中有个准备才是。”颇超信德暗松了一口大气。

    就在今天清晨时分,收到了来自于龙、银之地的急报,颇超信德给吓了一跳。但是现如今听到了萧兀纳的这番分析之后,颇超信德的心里边也放松了不少。

    因为萧兀纳说的很有道理,说不定很有可能就是宋军故意让银夏诸州发现他们的踪迹,想要借此来牵制进攻宥州的辽夏联军。

    只是,这帮子辽、夏的重臣怎么也没有想到,王洋王巫山,早就已经从辽国的大军动向里边推断到了辽国的意图就是在这三州之地。

    进而决定以身作饵,意欲借着这三州之地作诱,然后在谋划着更大的一盘棋局。

    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之后,攻城的辽夏联军再一次悻悻地无功而返,带着满身的疲惫,背负着那些斜插在甲隙的箭矢,还有一些倒霉鬼浑身散发着粪便的恶臭,退回了营地休整,这就相当于是一次消耗卡路里巨大的饭后运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