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18章 不错,辽国就是在借刀杀人(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818章

    “这是家父身为女直节度使的印鉴,当然,也还有我自己的签名与手印。”完颜阿骨打虽然只是粗通文墨,但好歹写出来的字句倒也颇为通畅。

    意思也十分的明确,那就是,如果说王大官人真的能够成功的守住了宥州城,那么,他完颜阿骨打将会与弟兄们一起过来为大宋效命。

    “你得写满楚,来的是哪几个弟兄,比方说是你家老几,叫啥名字,别以为就写个弟兄们,把本官当成傻子给忽悠了,明白吗?”王大官人看罢,很是耐心地把这份承诺书又搁回了案几上,示意完颜阿骨打继续。

    完颜阿骨打无奈之下,只得重新写明确他自己,还有他三弟完颜斡带、老四,也就是未来的金太宗完颜晟。

    “至于我幼弟斜也如今年不过十五岁,所以,我就没把他录于这约定之上……”写到了这,完颜阿骨打犹豫半晌,这才抬起了头来向着王洋声明道。

    “我王某岂是那种不通情理之人,既然年纪尚幼,就让他承欢汝父膝下便是。”王洋笑眯眯地摆了摆手,这个时候,自然又是开始给一枚甜枣的时候了。

    王洋只是将完颜阿骨打送到了宅院门外之后,自有领军将领将这位脑袋晕呼呼尚未完全回过神来的女直完颜部大佬给送上了城头,然后将他们安全地用吊篮送出了宥州城。

    而就在完颜阿骨打刚刚离开宅院大门,另外一个屋子里边,就鬼鬼崇崇地冒出来好几颗脑袋。种师和、高世则、唐训成以及许诏皆尽在此。

    “刚刚是谁在放屁?”王大官人的脸立马又黑了下来,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喝道。

    许诏的脸上这才挤出来的笑容瞬间尴尬地僵在当场。这边种师和哭笑不得的打起了圆场。“王大人,您到底看中那些女直人什么了,居然就弄了这么个毫无用处的赌注。”

    “谁说没有用处了?”王洋打量着这帮子家伙,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道。“世则,你来说一说,你对这位女直完颜部的完颜阿骨打的感观。”

    “此人阴险而又机敏,而且很懂得省时度事,绝对是个人材。至于其他,下官倒没能看出来。”高世则认真地考虑了一会之后,斟酌着言道。

    “不知王大人您对他是何评价?”

    王洋想了想之后,算是给出了一个自己认为比较中恳的答案道。“此人多谋善变,非久居人下之才,若置于郊野之地,当如脱缰野马,出海恶蛟……”

    听得此言,诸人都不禁深吸了一口凉气,面面相窥。

    “大人您是说笑吧,就那小子,女直一个小小的部落,凭着此子,难道还能成什么大事不成?”许诏砸了砸嘴,忍不住嘀咕道。

    “许将军,莫要小看了天下英雄啊……”王洋摇了摇头,目光悠远地落向了远处。“诸位可都不要忘记了,李元昊当年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党项夷蛮,却在我大宋与辽国之间东征西讨,生生的打出了一个西夏来,立国百余年屹立不倒。”

    “您不会认为此子又会是下一个李元昊吧?”唐训成不由得低呼了一声,不过脸色不怒反喜。

    王洋哪里不明白这家伙的意思,自失一笑。“唐大人,你可莫要忘记了,昔日李元昊立国之初,我大宋与辽国皆是鼎盛之时,而今之辽国,早已经是兵甲朽败,吏治不行,真可谓是大厦将倾……”

    “若是女直诸部一统,到了那时候,他完颜阿骨打就很有可能不是李元昊,而会是下一个辽太祖。”

    这话直接让在场的诸位大宋文武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王洋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旋及自失一笑。“诸位就当是王某胡言乱语吧,不过,王某终究觉得,如果我大宋麾下,能够有一批与北辽充满敌意,又熟知北辽军事民情的将领,对于我大宋而言,只要好处多于坏处,不是吗?”

    看到王洋故意地岔开话题,大伙也没有继续强究下去的心思,而王洋后面这番话,倒是获得了在场人等的一致认同。

    “诸位或许对于辽国北方的情况并不太清楚,王某就这么说吧,整个原辽东之地所生活的那些部族,都可以统称为女直部落。

    人口嘛,没有上千万,但是数百万是没有问题的,而且由于长期生存在穷山恶水之中,所以养成了强悍的体魄以及凶残的性格。

    人人骁勇善战,辽国,就是担忧女直诸部一统之后,必然会对大辽的统治构成威胁,所以百余年以来,一直都是分划而治,扶助一方,压制另外一方,可即便如此,女直诸部,仍旧在渐渐的壮大。”

    一干宥州主要官员都一面用着晚餐,一面听着王洋的分析,所有人都听得十分的仔细与认真,甚至为了不发出杂音以防干扰到王洋的发言,就连像种师和这样的糙老爷们都跟个娘们似的细嚼慢咽。

    “可是,辽国内部的腐朽,吏治崩坏,民不聊生,国中叛乱甚众,处处需要兵马平叛,使得辽国的兵力已然是捉襟见肘,更何况辽国军队内部腐败丛生,战斗力也是越来越不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对于黑山白水的控制是越来越弱。不得不对于女直诸部之中对他们比较亲善的一些部落大加扶持……”

    “而此番出兵宥州,诸位想必也知晓了,北方部落之中,单单是女直诸部,就出兵超过了三分之二,还有少量的北方草原上的游牧部落。而辽国自己,也就仅仅只动用了五六万兵马,为何?”

    “因为辽国想要借刀杀人?”高世则看到王洋投来的目光,认真地想了想之后答道。

    “不错,就是借刀杀人,以利诱使诸部落蜂涌而来,借我大宋之手,削弱诸部。”

    “看来,这辽国,已然是岌岌可危了……”种师和搁下了碗筷,两眼之中,寒光四溢。

    “不错,至少,现如今的辽国已非是我大宋立国之初的所要面对的兵强马壮的辽国。”王洋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死死地盯着那幅巨大的地图。

    “只要我们能够守住宥州,完成之前布置的战略意图,那么,西夏,就必将在数载之内,化为历史长河之中的一堆尘埃。而辽国,也将会在不久远的未来,成为我大宋一统天下,光复汉唐旧土的垫脚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