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19章 心里边越来越凉的完颜节度使(第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819章

    当那怀揣着王洋的手书,满怀着对于未来的憧憬与喜悦的完颜阿骨打领着两名护卫,悄然地离开了宥州城下,朝着远处与护卫们约定的集合地点而去。

    只是,当完颜阿骨打赶到之时,愕然的发现了聚集点居然多了好几个人。“二弟三弟,还有习不失,你们怎么都来了?”

    “二哥,萧兀纳那老小子带了人去找老爹,来势不善,老爹让我们逃出来在这里等你。”老三完颜斡带看到了完颜阿骨打,就如同看到了主心骨一般,长出了一口气,赶紧解释起了原因。

    “你说什么?!”完颜阿骨打心中一凉,两眼发黑,险些就一头栽下了马背。幸好旁边的护卫警惕心重,及时地扶了一把,这才没有让这位未来将会开创大金朝未来的主心骨摔成脑震荡。

    完颜吴乞买则要头脑清醒得多,把事情给条理分明的讲了出来。“我们是从中军大帐的后面悄悄的溜出来的,老爹再三的叮嘱我们,如果半个时辰之后他没有派人去寻找我们。

    或者大营里边一旦发生什么骚动,就请二哥作主决断……”

    至于完颜习不失则脸带惶然地道。“伯父故意在萧兀纳跟前让我前去寻找你们,似乎,似乎他已经感觉到了要发生什么,而且我离开之时,那萧兀纳又让我们见到你们兄弟之后,让你们前往中军大营参与军议。”

    “但是我总觉得他这么说,分明就是不怀好意,而伯父就算是没有性命之忧,怕也会被留在中军大营。另外,我潜出来的时候,咱们的大营外围,出现了不少辽军的士卒,盘查十分严格……”

    听到了这,完颜阿骨打的手不禁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那里边,正藏着王洋亲笔所写的,未来要带给宋国天子的帛书。

    “你们来到这里有多久了?”完颜阿骨打开口问道,只是嗓音陡然显得沙哑了许多。

    “我们已经过来约一刻钟了,二哥咱们应该怎么办?”完颜吴乞买看向这位足足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二哥问道。

    “老爹既然说让咱们等满半个时辰,那就先等满时间再说,另外,普顿,叶赫,你们几个四散开来,给我看好周边可有异动。我们先下马好好休息休息。”完颜阿骨打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决定遵照老爹的叮嘱,先等一等再说。

    或许事情还有转机,又或者,是自己和老爹猜测错误。

    #####

    萧兀纳与完颜劾里钵已然来到了辽夏联军的中军大帐之外,但是,在完颜劾里钵就要往里走时,萧兀纳却抬手止住了完颜劾里钵的脚步。

    “完颜大人且住,待老夫先入帐去面禀殿下,你们几个,不要待慢了完颜大人,明白吗?”萧兀纳先是向完颜劾里钵笑眯眯地道,然后转过了身来,朝着大帐之外的那些精锐护卫喝道。

    看到几名护卫几乎把自己团团围住,一双双警惕而又充满了威摄力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完颜劾里钵心中越来越凉,强笑道。“下官在这里等倒是无妨,只是大人您的这些护卫,为何如此对下官虎视眈眈?”

    话还没说完,萧兀纳却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一般,已然掀开了帐帘直入中军大帐。

    “萧老大人,你怎么来了,来得正好,且来看看孤的这幅书法如何?”耶律和鲁斡抬头看到了萧兀纳入帐而来,搁下了手中的毛笔之后,接过了亲兵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手笑道。

    “殿下不愧是我大辽少有的文武双全,这幅字,写得银勾铁划,力透纸背,果然是难得的佳作啊……”萧兀纳走到了案几跟前详端了几眼之后,不禁一脸激赏的感慨道。

    “哈哈,孤的书法,居然能够得到老大人您这样的夸奖,这可是太难得了。”耶律和鲁斡不禁眉开眼笑起来。

    “不过殿下,老夫本不欲打扰殿下的雅兴,只是有件事情,怕是必须要您来决断……”萧兀纳的脸上却殊无笑意。

    “哦?什么事情,居然劳动老大人深夜来寻孤?”耶律和鲁斡坐了下来之后,探询地问道。

    “阿明,你且过来,把你所知道的事情,源源本本的一一告知于殿下。”萧兀纳转过了头来,朝着那名跟随着自己进入中军大帐的属下吩咐道。

    #####

    耶律和鲁斡一开始还满面轻松之色,而当阿明说得越多,耶律和鲁斡的脸色就越来越阴沉。

    “昨夜,下官所遣之暗探,一直跟随着完颜阿骨打,他与几名完颜部落的射手朝着城上连射了数箭,但是目标并非是对准城头,而是抛射,当时下官颇为奇怪。最终,幸不辱命,暗探们,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终于捡到了一只这样的羽箭……”

    说到了这,阿明伸手入怀,取出了一只折断了箭头,只余箭杆和箭羽,而在箭杆之上,有一张颜色几乎与箭杆同色,且用麻绳系于其上的羊皮纸。

    “……他们,他们是想要被灭族吗?”耶律和鲁斡有些粗鲁地夺过了箭杆,把那张羊皮纸扯了下来,当看清了纸上的内容之后,哪怕是字句隐晦,但是以耶律和鲁斡的脑子,再加上之前所述的完颜阿骨打父子的异样,不难猜测出结果。

    “今夜,明明阿明所遣的暗探,已经看到完颜劾里钵的诸子进入了其大帐之中,但是,老夫前去之时,他却顾左右而言他,声称其子皆出大营游猎去了。”

    “至此,老夫已然料定,这完颜劾里钵怕是真的对我大辽心生异志矣,故尔,老夫特地以商议军务之由请了完颜节度使过来,交由殿下决断。”

    “容哥!”耶律和鲁斡的手,小心地将那张羊皮纸给搁下后低喝道。“擂鼓,召诸将议事。”

    “殿下您这是……”萧兀纳扬起了头来有些疑惑地看向这位亲王殿下。

    “杀鸡,敬猴!”耶律和鲁斡那厚实的嘴唇,缓缓地吐出了这四个字。萧兀纳这才恍然大悟,不禁下意识地朝着耶律和鲁斡一礼。“殿下英明!”

    被一干杀气腾腾的护卫围在中军大帐之外的完颜劾里钵内心忐忑不安的等待了许久之后,就看到了各位将军们都一脸懵逼地纷纷赶了过来,有些跟完颜劾里钵熟悉的还打了声招呼这才入帐。

    只是,也有不少人看出了完颜劾里钵的异样,小声的嘀咕着什么,交头结耳,甚至有一些与完颜部交恶的部落,看到了这个情景之后,露出了恶意满满的笑意。

    完颜劾里钵努力地维持着女直节度使的骄傲,与女直完颜部族长的矜持,继续站在原地,只是内心,已然是越来越寒凉。

    “有请完颜节度使……”

    终于看到了帐帘再一次被掀了开来,露出了耶律和鲁斡殿下身边亲将容哥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

    “完颜大人,我家殿下有请……”声音淡然,目光阴枭,就像是一头秃鹫,正在打量着一头垂死挣扎的受伤孤狼。

    “听到了没有,让开!”这一刻,在辽人面前,几乎小心翼翼的舔了一辈子的完颜劾里钵深吸了一口气,挺直了脊梁,大步前行,无所畏惧地直接将两名拦阻在跟前的护卫撞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