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20章 你女直完颜部背信弃义私通宋庭(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820章

    对于完颜劾里钵的举动,那几名护卫不由得大恼,但是,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径直入帐而去。

    “女直节度使完颜劾里钵,参见殿下。”入帐之后,大帐之内,早已经是人满为患,除了耶律和鲁斡与萧兀纳之外,就再无旁人知晓内幕,但是完颜劾里钵方才被留滞于帐外的那一幕,还是被不少人留心。

    “女直节度使……原来完颜大人还能够记得自己的官职啊?”耶律和鲁斡似乎有些错愕地抚着自己的浓须,似笑非笑地道。

    完颜劾里钵却是一脸的正气凛然模样大声地道。“下官身为女直人,能够被委任为女直节度使,既是陛下的厚爱,亦是代表着下官对于大辽忠诚的褒奖。”

    “你对大辽忠诚的褒奖?”耶律和鲁斡的脸都黑了,看向这位站在大帐之中,摆出了一副大义凛然模样,仿佛还真是位大辽忠臣的完颜劾里钵,耶律和鲁斡终于不淡定了。

    一只包裹着羊皮纸的羽箭被掷于地面。“这就是你对我大辽的忠诚吗?”

    “此是何物?倒似乎有些像是我们女直人擅用的桦木羽箭……”完颜劾里钵捡了起来之后,仿佛没事人一般详端了几眼之后确定地道。

    此刻,看到殿下已然怒意升腾,萧兀纳知道完颜劾里钵老奸巨滑,怕是殿下着恼,反倒中了他的诡计,便站了出来,缓步上前笑道。

    “此物不仅仅是你们女直人擅用的桦木羽箭,更重要的是,射出这种羽箭的,正是你的二儿子完颜阿骨打和其心腹麾下。这样的羽箭一共射出了十数支,却不巧,正好有数只箭支撞到了城墙,落回到了地面……”

    “而这箭支包裹的羊皮纸上的内容太过惊世骇俗,交到了老夫这位辽夏联军监军副使手上。这才是老夫为何会无故造访你们女直完颜部的因由。”

    此言一出,原本窃窃私语的大帐之内瞬间一静。所有人都有带着惊疑不定的表情朝着完颜劾里钵看去。

    “老大人该不会是说笑吧?大战之时,我完颜部通士亦是浴血沙场,至今已有近千勇士阵亡在这宥州城下,难道老大人是想要在此,置疑忠心耿耿的女直完颜部?”

    “更何况攻城作战,人人奋勇争先,居然还有人居然有闲暇来打量我女直完颜部在做什么,还特别指明,这,老大人您不觉得奇怪吗?”

    萧兀纳看着侃侃而言,怡然不惧的完颜劾里钵,不禁放声大笑起来,抚着长须连连颔首道。

    “好一张利口,如若不是老夫早就关注于你们女直完颜部,怕是今日,可就真要在这里让你给问住,到时候,还让诸部以为我大辽是为了削弱你女直完颜部而故意挑衅非难于你们。”

    “既然你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就摆明,老夫若是拿不出实据,说不定还会被你给倒打一耙。阿明,你且来说说,这些日子你所看到的……”

    #####

    完颜劾里钵看到了萧兀纳身边站出来的那名容貌丝毫也不起眼的官员,然后当此人讲述起他第一次大战之后,诸营皆尽气氛灰暗低沉,唯有完颜劾里钵父子喜笑颜开,而且还有证人作证,还有之后的各种异常,以及收罗到了这种箭杆,以及羊皮纸上的内容等等……

    此刻,大帐之内的诸多部落首领们都不由得纷纷色变,原本与女直完颜部交好的诸部落看向完颜劾里钵的目光也变得疑窦重重,而原本就与女直完颜部交恶的诸部的族长将军们的表情则越发地显得厌憎。

    “这羊皮信纸之中,虽未言明是哪一个部落,但是想必诸位再结合之前完颜部的异样同,应该能够得到一些推断了吧?”

    “另外,你说你三个儿子都不在大营之中,都出去游猎去了,为何镇守寨门的罕察将军只看到了你的二儿子完颜阿骨打出营地,而你的三子与四子未见其踪?”

    “来人,速速去完颜部营地,找到他们,带到大帐来。”耶律和鲁斡冷声喝道。一名将领领命之后快步而去。

    “殿下,其实不用去找,就在方才末将赶来中军大帐议事之时,曾经看到了族长的三子与四子,鬼鬼崇崇的正朝着大营外面走去。

    末将当时还询问他们要去做什么,二人说是要出去游猎,只是末将很好奇他们二人身为完颜族长之子,如此显贵的身份,既然是去游猎,为何连个护卫也不敢带,特地悄悄的跟随了一小段路,却见二人是直接翻越寨墙出去的,未走寨门……”一位完颜部的将领此刻站了出来,大声的禀报道。

    “窝谋罕,你这是在做什么?!”完颜劾里钵终于神色大变,双目死死地瞪着那位开口捅破了自己猪尿泡的手下,特么的这就是典型的让自己人从背后扎刀子的节奏。

    “末将没做什么,只是向殿下和萧大人禀报实情而已,莫非末将做错了?”窝谋罕满脸无辜与错愕的模样朝着完颜劾里钵解释道。

    “难怪,我说呢,分明就是你想要谋夺老夫的族长之位,才会在暗中勾联萧兀纳,一心想要置我于死地!”完颜劾里钵狂吼一声,以最快的速度拔出了腰间的利刃,就要扑过去。

    只是,没等他迈出两步,大帐之内,呛啷声连连响起,数柄战刀,已然拦阻在完颜劾里钵与完颜窝谋罕之间。

    “够了!中军大帐,岂是你们胡来之地。来人,将完颜大人带下去,记住了,要恭敬,莫要让完颜大人少了一根毫毛,待我大军大胜收兵之后,就请完颜大人你自己与向陛下解释因由吧。”耶律和鲁斡满脸厌恶之色地摆了摆手道。

    “殿下,你如此谋我女直完颜部,就不怕遭天遣吗?!”完颜劾里钵挣脱不得,奋力地狂吼道。

    耶律和鲁斡眯起的双眼之中杀意生腾翻卷。“到底是孤谋你女直完颜部,还是你女直完颜部想要背信弃义,私通宋庭,你心里边,想必比孤更加的清楚。”

    “殿下,末将前往完颜部大营,并未找到完颜斡带与完颜吴乞买,就连完颜习不失也未在大营之中……”

    “立刻带一千人马,出营四面搜索,所有在大营外游荡的人士,一律押解回营,如若,敢有逃窜或者是反抗者,格杀务论!”耶律和鲁斡站起了身来,冷冷地下达了军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