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25章 有罪的是完颜劾里钵父子等人(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25章

    “不用怕,完颜阿骨打,我们大宋会站在你的身后为你撑腰!”许诏吼出了爹死娘改嫁的呐喊声。

    就在这个时候,许诏的话就如同暗号一般,身边的数十名宋军勇士们义正辞严地,整齐划一地怒吼了起来。

    “完颜氏族的弟兄们,你们不要再为辽狗卖命了,放下武器,和你们的族长完颜劾里钵父子一样投奔我大宋,才是你们唯一的生路!”

    “!!!!!”城上,城下,那些但凡是听得懂汉语的辽夏联军全都彻底的震惊了。完颜阿骨打手中的战刀差点直接掉落在地上。

    他身后边的兄弟们以及那十数名完颜族护卫都彻底的风中凌乱了。

    而城下的那些辽夏联军将士们终于恍然大悟,哦……看看,看看,果然,特么的女直完颜部果然不是啥子好鸟,他们的族长和儿子们还真是不仅仅与宋军私通,甚至已经背叛了。

    完颜阿骨打怨毒的目光扫过了一脸正气凛然的许诏,还有他身后边那数十名披挂着元祐重甲,手中的战刀之上,犹自挂着艳红的鲜血的宋军勇士,还有更远的地方,那无数柄正隐隐的瞄准向这个方向的弓弩。

    老爹,对不起了……完颜阿骨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狂吼出声。“辽国不义,害我父子,完颜氏族的兄弟们,放下武器者杀,跟我们兄弟一起反抗辽国的不公。”

    “我要杀了你这个叛逆!”那名完颜氏族武将狂吼一声,挥动着大刀,跃上了城墙。

    而这一刻,许诏喝止了身边正要扑上前去的宋军精锐。“完颜将军,接下来,就是看你对大宋是否足够忠诚的时候了……”

    看着那名朝着自己恶狠狠扑过来的昔日同袍,完颜阿骨打脸色铁青地将手中的战刀横摆,目光里边,满满的尽是决然。

    听到了这样立场分明的对答,不远处,正站在城门楼上指挥战斗的种师和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看来王洋果然没有说错,完颜阿骨打果然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枭雄之材,只可惜,既然已经落入到了小王大人的圈卷之中,你这辈子,也只能乖乖的替我大宋卖命了。

    冲上了城头的完颜氏族武士并不多,而这名完颜氏族的将领在被完颜阿骨打三下五除二给撂倒砍下头颅后,士气大泄的完颜氏族武士们纷纷地被扑上来的宋军元祐甲士的突击之下,败退下了城头。

    但是不管怎么样,完颜阿骨打父子背叛辽国,背信弃义,成为了宋国走狗的消息,已然在辽夏联军之中轰传了开来。

    #####

    “在第一次战斗之中,向着自己的同胞挥刀相向,这样的情况,想必你内心也很难受。”在确定北门的西夏兵马退走之后,王洋便第一时间赶到了东门,接见了完颜阿骨打一行人,开始实行打一棒给一枚甜枣……唔,应该是进行心理梳导工作。

    完颜阿骨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艰难地露出了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正要说自己既然已经效忠大宋,那就应该尽心履职。

    “你不用说什么,这样的心情,我能理解,这样吧,本官准你们离开这面城墙,前往嗯,随我往北门效命如何?”

    “多谢大人体谅我等。”完颜阿骨打还能说什么,只能苦笑着领着一干沐浴了自己人鲜血的完颜族勇士,向王洋表达了他们的感激之情。

    很快,王洋还特地地进行了战时任命,委任完颜阿骨打为一名营统制,虽然官职不高,但是好歹表示他已经正式的成为了大宋的军人。

    #####

    “确定是完颜阿骨打他们吗?”耶律和鲁斡稳坐在中军大帐之中沉声喝问道。

    而此刻,神色憔悴,满脸颓然的完颜劾里钵亦被两名武孔有力的辽军精锐给押在中军大帐之中。

    “禀报殿下,正是完颜劾里钵的三个儿子,还有他的堂侄完颜习不失亦在城上。皆披挂着那种宋军的制式元祐甲,而且,完颜氏族的莫伦将军被完颜阿骨打亲手所杀,在场的十数名完颜氏族的勇士还有几名其他氏族的勇士也都亲眼看到了……”一名将领恭敬地禀报道。

    “殿下,请殿下您一定要为我女直完颜部作主,就是他们完颜劾里钵父子之过,让我女直完颜部蒙冤!”完颜窝谋罕拜倒在地,连连磕头,满脸尽是悲愤之色。

    耶律和鲁斡绕过了案几走到了完颜窝谋罕跟前,亲自将其搀扶起来,这才语重心长地道。

    “好了,完颜将军快快请起,孤已经知道了,有罪的,是完颜劾里钵父子亲族,与尔等并不干系,孤会在上奏天子之时,着重说明这一点,以免伤了诸多为我大辽效忠的完颜氏族勇士。”

    “至于你,完颜劾里钵,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耶律和鲁斡转过了头来,看向那立身于大帐之中,双手被缚的完颜部族长喝问道。

    “你们意欲陷我完颜部于不义,自然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我完颜劾里钵卑躬屈膝一世,到头来,也不过换来这样的下场,实在是可悲,可叹啊……”完颜劾里钵满脸无奈的抬起了头来,一脸萧瑟地叹息道。

    “带他下去吧,莫要让他有自尽的机会,毕竟是一族之长,不要难为他了。斜昆,即刻将他押解往上京,连同那些证物证据,还有孤的奏折一起,交由陛下决断。”耶律和鲁斡不再看他,而是朝着一名将领吩咐道。

    看到了这一幕,萧兀纳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藏于袖中那满是青筋与皱纹的大手紧握成拳。这一刻,仿佛如卸去了心中的重担一般,完颜劾里钵父子给他带来的感觉,就像是一头狡诈的老狼,引领着一群饥饿的野兽,精明而又狡诈。

    让萧兀纳很不舒服,而今天,终于看到完颜劾里钵父子已然被钉在了背叛大辽的耻辱柱上之后,他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不管如何,自己也算是替大辽解除了一个后患。

    哪怕是这个后患现如今还不显于世,但是,萧兀纳却很明白一句老话,宁可杀错一千,不可放过一个。而事实证明,完颜劾里钵父子,果然是包藏祸心的,这就更证明了自己行为的正义性。

    “接下来,孤希望诸君能够整齐一心,拿下宥州城,证明你们的武勇,还有你们对于大辽的忠诚!”耶律和鲁斡威严的目光扫过了大帐之中的诸多将领们,厉声怒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