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26章 不要赶尽杀绝,不然没有人报讯了(第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26章

    兴庆府东,怀州北近百里、定州南七十余里的黄河岸边的渡口,此刻原本萧条的河道上,却显得热闹非常,无数的大小船只正在往来运转着。

    平缓而又宽阔的黄河并没有给这些船只的通行带来任何的难度,只花了不到一天的功夫,三千人马之中的两千八千人便已经尽数渡过了黄河,来到了黄河西岸。

    而这里,李茂、洛平、梁寿三人此刻正站在这黄河西岸这边,而在这片广袤的河滩地上,两千精锐骑士,还有另外四千匹托着辎重的战马已然整装待发。

    “这里,就拜托于你了。”李茂朝着梁寿深施一礼道。

    “二位将军此去,万万小心谨慎,切切不可大意才是,一旦计策不成,当可迅速还师渡口,梁某定然保得后路周全。”梁寿还了一礼之后,诚恳地道。

    “这是自然,不过梁将军你怎么也不盼咱们来点好的。”年纪与梁寿仿佛的洛平哈哈一笑,他的心情,反倒比李茂与梁寿要轻松得多。

    “我当然希望你们能够一帆风顺,得胜归来,只是,最坏的打算就是二位将军切莫逞强,不然,末将可实在是没脸回去向折将军交待。”梁寿虽然年轻,但或许是因为长期用脑,眉心的川字纹甚至比他大上十余岁的李茂都要深。

    “梁将军放心,我二人也尚记得折将军的交待,定然不敢有违。时间紧急,那我们二人就不再多留,告辞……”

    “梁某也有重任在身,恕不远送了,二位将军一路顺风。”

    梁寿看着二人很快混入了大部队之后,伴随着万马奔腾之声,渐行渐远,表情不禁露出了深深的遗憾之色。

    可惜,自己所需要做的是负责后路之职,不然,真有一种尾随着这二人,窜到兴庆府腹地去痛痛快快烧杀洗劫一把,一洗梁氏一族满门皆尽被屠的恶气。

    #####

    位于兴庆府北七八十里的西夏皇陵,这里可是葬下了上至李元昊的几位祖宗,以及李元昊之后的西夏诸位国主,其中就包括他的幼子李谅祚,还有李谅祚的儿子,也就是现如今的西夏国主李乾顺的亲爸爸李秉常。

    十来个高低大小规模不太一致的大型墓地以及方圆数十里地,皆由嵬名拙及其麾下一千步卒镇守。

    原本这里应该有至少两千精锐,而且还会有两百精骑拱卫。可是,由于现如今大夏损兵折将,损失惨重,两百精骑早早的就被抽调离开了。

    在那之后,国主李乾顺决定兴大军南下,又从这皇陵守军之中,抽调走了原本的两千精锐,换上的,都是一些退伍之后重新征召回来的老弱病残。

    最年轻的,都只比年过五旬的嵬名拙小上三岁,而且一条腿还因为上战场而瘸了……

    这让嵬名拙差点气炸了肺,不过这里终究是地处于兴庆府腹地,四下皆是党项部落,自皇陵建造成园以来,没闹过匪患,也没有不开眼的盗墓贼敢到这里嚣张,再加上国主的严旨,给他嵬名拙十颗脑袋他也不敢违旨。

    只是,这一千老弱病残步卒,真正有什么大事,能够披盔带甲应付场面的,不足八百之数。

    不过还好,常年累月的轻闲,也已经让负责着镇守这皇陵长达近二十年的嵬名拙经过了最终的愤怒之后也渐渐的恢复了往日的淡然。

    只是,临近中午时分了,嵬名拙却还未等到那负责上午巡视皇陵以及周边范围的巡逻队的归来。

    “怎么回事,嵬名阿颂这小子难道昨天晚上又喝醉,今天把队伍给我带到什么鬼地方去了?”嵬名拙有些烦燥地在屋中踱步。

    “父亲,要不儿子带些人过去找找?”嵬名阿勇站起了身来,这位年仅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朝着身为皇陵负责人的嵬名拙建议道。

    “也好,去找到了那个混蛋就让他赶紧把人给我带回来,现如今可是非常时期,咱们负责看护皇陵,若是有了任何的差池,全家的脑袋掉了也不会有人站出来为咱们说上一句好话,明白吗?”嵬名拙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特地又叮嘱了一句道。

    “孩儿知道了,一定会谨慎从事。”嵬名阿勇兴奋地跳了起来,朝着父亲嵬名拙行了一礼之后便冲出了房间,很快,便召来了归属于自己指挥的两百步卒,跃上马背领兵而去。

    此刻,皇陵的北方,带兵巡逻到了此地之后,便因为昨天的宿醉而头痛的嵬名阿颂便下令在此地休息,而他则就靠着一棵大树足足睡了一个多时辰,这才悠悠醒转过来。

    抬眼看了下天上那热辣的太阳,不禁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脑袋,看样子自己怕是睡过了,又误了时辰,想必回到了大营,少不得挨叔父一顿臭骂。

    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站起了身来,喝骂了着那些东歪西倒,也都藏身于树下偷懒的兵卒们,半天这才打理好队伍,继续向东而行。

    只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距离他们约有两里的一道山梁上,有一道耀眼的闪光一闪而过。

    “他们已经开始移动了,怎么样,咱们要不要干上这一票。”一名营统治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之后,朝着洛平询问道。

    “看来这皇陵的守军还真是越来越差劲了,既然咱们是过来诱敌的,那么就切不可太过示强,这样吧,你率领两百骑兵去,不过切记,不要赶尽杀绝,不然没有人回去报讯,咱们就没办法调虎离山。”洛平想了想,给出了指示道。

    “末将遵命,你,还有你,跟我来……”这名营统治兴奋地抿了抿嘴,转过身去挑了两名都头,半盏茶功夫不到的时间,两百骑兵已然集结完毕,悄然地跨过了山梁,朝着嵬名阿颂所率领的那些皇陵守军扑去。

    当嵬名阿颂听到了身后边传来的疾蹄之声,转过了头来时,这队杀气腾腾的铁骑,差点把嵬名阿颂吓尿当场。

    下意识地一挥马鞭,直接就从队伍的中段直接驰到了最前方,丝毫不理会已然乱着一乱的步卒,径直领着两名有马的军官,以风驰电挚的速度,朝着远处落荒而去。

    身后边传来的兵器撞击声,士卒濒临死亡的惨叫与哀嚎声,丝毫也不能影响嵬名阿颂这位皇陵第一快骑手的速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