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28章 以两万人马换取盐州得以保存(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828章

    所以,嵬名阿吴每天都派大量的船只游走于大河之中,一来是为了侦察敌情,二来也是在警示对岸的宋军,自己这边有能力渡河。

    让宋军难以抽身而走,毕竟,宋军将领想必也会考虑到万一自己这边撤军,对岸的西夏大军渡河而来,再配合原本龟缩于诸城塞的大军来攻,那后果也绝对不是好玩的。

    “诸位也不必太过忧心了,老夫已经派出了使者,赶往中书令处求援。相信以中书令之智,得知此消息之后,定然会派兵来袭,到时候,这只宋军偏师,就算是有通天之能,也只会成为我大夏的刀下之鬼。”

    “另外,老夫已经派在收罗船只,寻找适合的渡河地点,若是能够有足够的船只,那么就算是中书令的援军未致,我们大军只要能够过河万余,便可以依托城塞,逼迫宋军退走,或者是牵制住他们……”

    安抚好了麾下将士,嵬名阿吴深深地看了一眼河岸对面的宋军旗帜,那血红色的招展旗帜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刺眼。

    “那个老东西就是嵬名阿吴?怎么满脸的褶子,跟块老树皮似的。”一名宋军将领从旁边的同伴手中接过了望远望后,仔细地打量了半天,不禁一脸失望地道。

    这嵬名阿吴可是与仁多宗保齐名的西夏柱石之将,哪怕是梁氏横行于西夏之日,嵬名阿吴与仁多宗保仍旧多次率军四面作战,立下了赫赫战功。

    哪怕是与宋军打交道的机会不多,但是宋军将领还是对于这二位颇知一二。而正好军中有西夏的降将,经过了指点,通过望远镜,总算是看清了对面的嵬名阿吴长的啥模样。

    哪怕是披挂着了挺拔的西夏瘊子甲,可是显得有些干瘦的嵬名阿吴怎么看都像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多过于像一位指挥若定的将军。

    折可适扫了一眼身畔大放厥词的属下,眉头一皱,开口言道。

    “嵬名阿吴精通军略,又是皇族的干将,梁氏主持国政之时,他就委以虚蛇,实则暗通西夏国主,而李乾顺登基之后,不但没有因为嵬名阿吴过与为梁氏效命而过多责怪于其,反而委以重任。”

    “不得不说,这块老姜,绝对是老谋深算之辈。所以你们切切不要因为其老迈就瞧不起对方。”

    “将军所言及是,只是,咱们就这么跟他们隔着河岸干瞪眼不成?”

    “那是自然,难道你还想要渡河去面对数万夏军一决雌雄?”折可适没好气地喝道。“别忘记了,咱们就七千人马,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就是将嵬名阿吴的大军牵制住,为李、洛、梁三位将军的袭取兴庆仓创造条件和便利。”

    “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每天派出去的侦骑都给我灵机着点,绝对不能够让那些陆路上的探子靠近我军大营五里之地。”

    “若是让西夏大军查明了我们的虚实,那么我们就不可能还能够像现如今一般在这里轻闲的悠然自得了,而那样一来,李茂、洛平、梁寿三位将军与那三千大宋虎贲,很有可能就会成为我们此番失败的耻辱,明白吗?!”

    表情严肃的折可适目光扫过跟前的十数名将校,厉声喝道。

    “诺!”诸将纷纷凛然遵命。几名负有侦察拦截敌骑责任的将领快步而去,折可适那严厉的语气亦让他们警醒了过来。

    哪怕是西夏现如今已经变得虚弱不堪,但是,想要对付他们这只不足一万的骑兵,还是绝对有能力办得到的。

    #####

    同一时刻,身上的重甲上都隐现出了被箭矢撞击过的凹痕的仁多宗保看着这份来自于兴庆府的急报,不禁有些发愣。

    “这,这不可能吧?三十万辽夏联军如今正在猛攻宥州,而我们大军如今又堵在了盐州之地,以宋军这三州之地的实力,哪里还能够有余力去找兴庆府的麻烦?”

    身边的一名将领看到了这封信之后,亦不由得脸色大变,大喝出声来。“难道又是翔庆军司在谎报军情?”

    “言达,你他娘的什么意思?”同样在场的翔庆军司都统军野利洪听得此言,不由得勃然大怒,一拍案几站起了身来,只是这么猛的一站,正好扯动了腰背上的箭伤,疼得这货忍不住惨叫出声来。

    不过哪怕是惨叫之后,也顾不上自己的形象,野利洪呲牙咧嘴的指着言达道。“老子现如今就在这里,老子慌报什么军情了?”

    “我又没说你,我说是的现如今留在翔庆军司主持军务的将领。”言达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份了,不过仍旧硬起头皮反怼了回去。

    “够了!你们还嫌不够累的话,就给本帅带兵去攻城去。”仁多宗保冷着脸扫了这两人一眼喝道。

    正在争论的二人也都各自缩了缩脖子,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闷声不敢再叽歪。

    待帐中冷清了下来,满脸疲惫的仁多宗保这才沉声言道。“之前来的告急文书是陛下从兴庆府发来的,而这一封,则是枢密使嵬名阿吴大人经由翔庆军司发来的,这就证明了,的确有一股宋军,正在我大夏的腹地作乱。”

    “而且数目至少在两万左右,而且相当一部份是骑兵。”

    听到了这话,帐中的一干西夏将领皆不由得耸然动容。

    “将军,难道说,那些宋人真的不准备守备宥州,也不想理会这两万人马的死活了?不然为何会将两万人马直插我大夏腹地。只要我大军回转,那两万宋军,岂不就是那瓮中之鳖吗。”

    “若是咱们为了那两万宋军,而退回兴庆府,那岂不是袭取盐州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自然有富有远见卓识的将军站出来,指出了宋军的用意。

    “以两万人马,换取盐州得以保存,这个计划,对于宋军而言,绝对是只有赚头,不会亏。但是对于我大夏而言,却绝对不是一个好选择。”

    “盐州对于我大夏而言,远远比宋军的十万之师都要重要,只有拿下了盐州,才能够拿回我大夏最为重要的一个税赋来源之地。亦可以威胁到洪州的侧翼,使得宋军援兵哪怕是赶到了陕西路,也不敢轻易全军往援宥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