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29章 特么的连守城都要小心翼翼的种师道(三更之一)
    ,精彩小说免费!

    第829章

    “话虽如此,但是我们也不能对于来知兴庆府的告急文书和陛下的旨意视而不见才是。”仁多宗保满脸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道。

    这些日子以来,西夏精锐对于这种新修筑的城池进行了高强度的猛攻,夜袭,水淹,挖掘地道,总之,能够想到的手段都用上了。

    但是,宋军却在种师道那位大宋西军的著名将领的指挥之下,一直顽强的阻击着数倍于已的西夏大军的进攻。

    哪怕是相当一部份的宋军只披挂着纸甲,不少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厢军,可即便如此,宋军还是挡阻住了西夏大军的狂攻。

    哪怕是仁多宗保很不爽,但是却也不得不憋屈的承认,这座该死的新城,已然成为了阻拦在夏国大军跟前的一只拦路虎,而非仅仅只是一块拦路石。

    只有拿下了这座城塞,夏军才能长驱直入,直扑盐州,只要拿不下,那么后路就等于是被埋下了一个天大的隐患。

    现如今的大夏,可再也经受不起因为大意而带来的失败了。

    但是兴庆府那边的状况,自己也不能不理会,只是派出回援的军队,却不能多,多了,那么就会让攻击乏力,会造成兴庆府重夺盐州计划的失败。

    思虑了良久,仁多宗保的目光落在了野利洪的身上,此人虽然无甚大将之材,但是却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胆小,前怕狼后怕虎。唔……用褒义的词来形容那就是小心翼翼,带兵谨慎。

    “这样吧,野利洪,本帅拔给你一万人马,回援翔庆军司,记住了,是让你回援翔庆军司,而非是让你擅自与敌交战,进抵翔庆军司之后,立刻与嵬名阿吴老将军联络,受其节制,明白吗?”

    野利洪听到了仁多宗保的吩咐,顿时两眼一亮,着啊,这样是最好了,现如今呆在这里攻打城池,每天顶着那犹如大雨一般的箭矢打生打死,等于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自己如果领兵回到翔庆军司,宋军别说是有两万,就算是再翻一倍,有了灵州这座坚城在,那自己也绝对可以安如泰山。

    野利洪把身上的疮伤抛在了脑后,赶紧起身朝着仁多宗保概然领命道。“既然中书令有命,下官焉敢不从,请大人放心,下官一定会谨慎小心,遵从枢密使大人调遣。”

    “去吧,莫要让本帅失望。”仁多宗保有些嫌弃地闭上了双目,犹如赶苍蝇似的摆了摆手,颇为无可奈何地道。

    “虽然调走了万余兵马,可是我们却还有足足十万之师,这些宋军虽然顽强,但是已然渐显颓势,只要我们加强攻势,相信一定可以将其拿下。”似乎看到仁多宗保显得有些心灰意冷,旁边的一名将领赶紧起身说道。

    仁多宗保双眉一扬,重新于椅上站起了身来,威严的目光扫过了帐中诸位将领大声地鼓舞道。

    “诸位将军,咱们强攻这座新城已然过去了数日光景,宋军虽然很是顽强,但是守城的人马并不多,昨日与今日更是有数次强攻上了城头,只要咱们再继续保持这样的强度狂攻,定然可以拿下此城,直逼盐州。”

    “诸位莫要忘记了陛下的嘱托,如今我大夏国势危急,正需诸位戳力而行,方可稳固我大夏江山社稷。”

    一众西夏将军整齐划一地大声应诺,磨拳擦掌。

    #####

    此刻,新盐州城头,种师道正在巡视着那些已然疲惫不堪的将士们,不少的守城士卒都已然是包扎着绷带,甚至有些将士身上的铁甲也出现了破损和残缺,为此,只能够在他们的铁甲上,加装上纸甲部份来进行遮挡。

    如此一来,这些将士们看起来份外的狼狈不堪,简直就像是一群衣不遮体的破薄户。

    虽然卖相是丑了点,但是纸甲的防御力,已经在这段时间的攻防战之中经受住了凶残的西夏人的考验和洗礼,这才是大宋边军精锐们之所以愿意在自己破损的铁甲上接装着纸甲部份的原因。

    “这些日子以来,西夏人的攻势是越来越猛,如今咱们的将士的伤亡可是不轻啊……”种师道身边的一名将领眉头紧皱地道。

    现如今,新盐州的护城河早已经被堵死,甚至有些被攻击的方向上,西夏人已经用沙袋将数段护城河填成了坚实的平地。

    虽然城墙之下,散落着不少被毁坏掉的攻城武器,但是在远处的西夏大营之中,尚有着不少的存货。

    这些日子以来,西夏人疯狂的进攻,的确让新盐州守城越发地艰难,甚至于还让西夏人强攻上了城头,若不是及时地将西夏人压制回去,怕是损失会更加的严重。

    饶是如此,单单是这两日,为了重新夺回被攻战的城墙段,就付出了近百条人命。

    “新盐州城,实在是太大了些,而今伤亡的将士越来越多,怕是……”旁边一名骑兵将领小心翼翼地偷看了一眼种师道后,最终鼓起了勇气道。

    “种将军,末将愿率本部人马守御城池,毕竟将士们久驻于城中,却无所作为,不少的将士们已然心生埋怨了。”

    种师道看了一眼这名将领,目光落向了远处的西夏大营,心里边则是在掂量盘算,良久之后,这才言道。“这样吧,陈将军你先从骑兵之中,抽调两千甲士登城以充实防守。至于剩下的骑兵,暂且不动。”

    “诺!”身边的骑兵将领不由得大喜,赶紧大声应诺道,这些日子以来,眼看着步卒袍泽在这里打生打死。

    而骑兵们却只能蹲在城中作壁上观,心里边其实已然是隐生怨意,再加上那些步卒袍泽损失不小,亦开始对这些光蹲在城中却屁都不放一个的骑兵也已然生起了埋怨。

    只要能够派上战阵,至少能够让步骑之间的关系不会再继续恶化下去,另外还能够增强城池的守备,这绝对是一举两得的事。

    种师道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一直在担忧着折可适那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就是因为那个混帐的大胆到令人蛋疼的做法,这才让种师道连城池的守御都显得小心翼翼。

    如果直接将一万名精锐悍勇的生力军摆到了城头之上,那绝对会让仁多宗保所率领的西夏兵马感到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