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30章 意志消沉的完颜四兄弟(三更之二)
    第830章

    若是他们看不到半点破城成功,甚至是夺城胜利的希望,很有可能就会退兵而还。

    问题在于,现如今,种师道偏偏不能这么做,因为他不敢放任这些西夏兵马退走,就是因为折可适那个胆大妄为到令人无比蛋疼的计划。

    袭取西夏皇陵,兼火烧兴庆仓,这两个策略,不论是完成哪一个,都绝对会让整个西夏朝野震动甚至是因此而愤怒到疯狂。

    若是在这个时候,仁多宗保所率领的这十数万兵马退回兴庆府,那岂不是就正好跟游弋在兴庆府一带的折可适的万余精骑面对面了吗?

    在十数万怒火涛天的西夏兵马前,折可适根本就没有一星半天的机会脱出生天,如此一来,哪怕是他干成了以上两件大事,那么,这一万宋军的战死,将会让他折可适成为大宋的罪人。

    “咱们派去白石城的人还没有回音吗?”种师道眺望西夏大营好半天,这才一脸幽怨地转过了头来询问道。

    “一直尚未有消息传来,到底白石城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将军您如此忧心忡忡?”身边的将军们都心生好奇之色。

    自打数日前,来自白石城的信使入了城池,将一封折可适亲手写的信交给了种师道这位主帅之后。

    这位号称泰山崩而面不改色的大宋西军第一名将种师道直接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最终把所有人都赶出了房间。

    但是,仍旧有守候在外面的护卫们流传出了只言片语,虽然他们也不太清楚自家将军在屋里边干了啥,但是,自家将军很难得的在屋子里边破口大骂了足足小半柱香的功夫。

    具体是怎么骂,骂了谁,唔……根本就不用猜测,想来与折可适那位同样属于大宋西北边军名将的老司机有很大的关系。

    只是大家都不明白,折可适与种师道二人的私谊一向都很不错,甚至经常以弟兄相称,另外种家与折家更是有经常往来,大宋立国以前就相互依存,绝对算得上是世交中的世交。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种师道居然接到了折可适的信后气急败坏的跳脚骂娘,这个八卦可实在不小。

    已经有将领在私底下八卦是不是折可适那个老司机把种将军看中的某位妙龄女子抢先纳为了自己的小妾,又或者是干了啥子事情,捏住了种师道的把柄和痛脚。

    不得不说,这些大宋的边军悍将们,除了作战英勇之外,在八卦方向,亦不输于市井街边的八婆们。

    “唉……诶,你们一个二个鬼鬼崇崇的看着我干吗?”唏嘘不已的种师道转过了头来,就看到了这票麾下将领那八卦的眼神,诡异的神情,不由得喝问道。

    “没事没事,末将等人就是有些好奇,您要是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们其实也不是八卦的人。”

    “???”种师道懵逼半天。“你们这帮子家伙,总之,本帅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等到大战线束,有了消息,你们就自然会明白我的这一片苦心。”

    果然,果然有猫腻,一帮子自以为猜测到了真相的八卦将领们互望的眼神越发地显得八卦风骚起来。

    如果种师道明白这帮子麾下到底在想些什么,相信这位大宋西军名将一定会冒着被抄家灭族的危险,把这帮子思想龌龊的家伙全都给扒了皮挂在城门楼子上风干等过年。

    总算是还有一位不那么八卦的将军,总算是把军国大事放到了首位,站起来建言道。

    “不过将军,您有苦衷,我等自然能够理解,只是,咱们守御城池,采取这样的添油战术,冒失有些不妥当吧?为何不让将士们尽聚于城池之上,一来,可以威摄敌胆,二来,可以增强咱们大宋将士们的士气。”

    “你以为我不想吗?可若是那样,将仁多宗保一行吓退了,又或者是让他明白了拿不下咱们这座坚城而主动撤军,所引发的一系列后果谁来承担?”种师道扫了一眼身边的这名将领没好气地道。

    这下子,轮到在场的诸位将领们迷茫了,大哥你能不能别这样的义正辞严,搞得你跟那折可适之间的阴私跟军国大事有很大的关系似的。

    “喂,你们这帮子家伙脑子里边到底在想些什么?”种师道总算是查觉到了这票麾下将领的异样,神色越发地显得不善。

    而这帮子家伙赶紧各自找借口作鸟兽散,留下种师道一脸莫明其妙的愣在当场。

    “这帮子混蛋,肯定是误会了什么了。”种师道很是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不再理会,而是潜心思考,明天,又将要面对敌人怎样的攻势。

    同一时刻,因为身陷于宥州城内,对于外界所发生的一切,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的王大官人此刻仍旧安之若素。毕竟,经过了漫长时间的准备,有了充足的军备甲具,还有充足的兵马,更有像远祐抛石机这样的重型远程武器。

    哪怕是宥州城一直在遭受着辽夏联军的狂轰滥炸,却仍旧能够屹立不倒的原因。重要的是,将士们现如今都对于能够守住宥州城充满了信心。

    至于那完颜兄弟四人,自打在城头之上亮眼,完颜阿骨打甚至还把一名完颜部落的将领给亲手痛斩之后,完颜兄弟四人足足消沉了好几天。

    至今日,已然过去了三天,这三天里,王大官人十分体谅,特别允许他们自由活动,并且保证酒肉供给。

    “今天他们没有像前两日一般继续要酒了?”正在处理着军务的王洋听到了凌纵的禀报后,搁下了手中的毛笔,好奇地询问道。

    “嗯,不再继续朝弟兄们要酒要肉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两天,那院子可是让他们给糟蹋透了,里边外面全是呕吐物……”凌纵满脸嫌弃地撇了撇嘴。

    “别说得那么恶心行不行?”王大官人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这个就喜欢实话实话的家伙。“那他们让你过来,难道是准备振奋起来了?还是又有其他什么要求。”

    “他们想要参与到守城战去,为我大宋建功立业。”凌纵点了点头答道。

    “看样子,他们已经想明白了。”听到了凌纵的答案,王洋的脸上,多了几分如释重负的笑容,这才对嘛,这才像是枭雄该有的决断。

    “原本王某还以为他们至少得有个三五天的功夫才能够考虑清楚,倒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快就明事理了,也好,你去请他们一行人过来,本官可以跟他们好好的聊上一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