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35章 将军您好歹留下一半人马才是(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835章

    让自己亲儿子嵬名阿勇去接应自己侄子嵬名阿颂的嵬名拙正呆在自己的屋子里边忧心忡忡的当口,突然连续传来的震天剧响,可是把这个老东西给吓得差点从榻上摔下来。

    赶紧跳起了冲出了屋子,晴光大亮的正午时分,没有半点的云彩,那意味着那连续的巨响并非是雷鸣,很快,嵬名拙那带着疑惑的目光便落向了北面王陵所在的位置,那里,此刻正缓缓地升腾起大股大股的黑色烟雾。

    而方才的轰鸣声,似乎就是从那边传过来的。嵬名拙的脸色陡然刷白,瞳孔也缩得犹如针眼。“来人,保护王陵!”嵬名拙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大声的嘶吼起来。

    抢步冲进了屋子,抓起了自己的武器和头盔,就再一次冲了出来,在一干匆匆赶来的护卫还有兵卒的簇拥之下,朝着王陵的方向狂奔而去。

    嵬名拙率领着数百兵丁赶到了王陵范围内,就已经能够明显的看到,夏景宗的陵寝下方,仍旧有余烟寥寥。

    而在空地上,还倒着二十余名镇守在这里的禁军,嵬名拙看着这些倒在了血泊之中的禁军,身影一晃,若不是身边的护卫搀扶及时,嵬名拙就很有可能一屁股坐倒在地板上。

    “去,分散开来搜索敌人,一旦有敌人,立刻吹号,看看诸殿内外,可有损坏!”嵬名拙声音沙哑地下达着一个又一个的军令。

    很快,就有消息传来,颇超信正以及数十名宦官被捆住之后关押在了大殿之中。而其余诸大殿内的西夏国主的塑像、画像,甚至是香案都被捣毁了……

    嵬名拙两眼一黑,差点就晕死了过去,可是哭丧着脸的颇超信正的话又活活把他给吓醒了过来。

    “那些凶残的宋军之所以要留下本官的性命,是想要让陛下知道,这只是开始,他们还会回来,一定会把咱们西夏的王陵踏成平地才肯罢休……”颇超信正抹着脸上的汗水和泪水,双眼死死地盯着嵬名拙道。

    “嵬名将军,身为守陵大将,王陵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却丝毫不查,很好,你就等着挨本官的弹劾吧。”

    “宋军来袭,你却未曾指人前来大营禀报,本将也一定会向陛下弹劾你玩忽职守。呵呵,你以为,就我嵬名拙的一颗人头,就能够消减掉大夏王陵被人捣毁的怒火吗?”嵬名拙毫不示弱地瞪了一眼颇超信正,对于这个肥猪的威胁,他虽然不怕,但是,王陵成了现如今这等凄惨模样,自己一家的性命,呵呵,除了凉凉,还是凉凉。

    “……”颇超信正的表情也渐成死灰之色,或者说直到此刻,他才真正的意识到两人完全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就在这个时候,嵬名阿颂狼狈不堪的骑着快马冲进了王陵,看到了这一幕,就算是平日里十分疼爱这位侄儿的嵬名拙也不禁变脸厉声大喝道。“陵寝禁地,你居然敢纵马,不想活了吗?!”

    “叔父,大事不好了,有宋军,有宋……天哪,王陵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嵬名阿颂的眼珠子顿时鼓了起来,咧着大嘴,就像是快要被晒干的咸鱼。

    “你难道是遇上宋军了?!”嵬名拙一把拽住马缰,把这个蠢货给拉下了马来厉声喝问道。

    “遇上了,至少有一两千人马,全是精锐骑兵,侄儿是拚死这才杀出重围,之前还遇上了阿勇,可是无论我怎么解释他就是不相信,侄儿实在是没办法,只有赶过来向您报讯。”

    颇超信正的眼珠子陡然鼓了起来。“一两千人马?那,那,嵬名将军我们怎么办?我们,天哪……”

    嵬名拙嫌弃地拔开这个废物死胖子的手。“够了!不就是一两千人吗?来了又如何,横竖也就是一个死字……”

    或者是死到临头了,嵬名拙反而冷静了下来,这一刻,可以说是将生死置之于度外。自己的儿子不相信侄子的话,窜过去,十有八九,怕是一去不回。

    现如今,嵬名氏他们这一支,就只剩下了嵬名阿颂这个男丁,嵬名拙很快就下定了决心。“阿颂,现在有一项重任要交给你,你现在立刻赶往不远的兴庆仓,告诉镇守那里的房当将军,告诉他,让他尽快率军来援。”

    “是,侄儿这就赶过去。”平日里懒懒散散的嵬名阿颂也很清楚现在不是装逼偷懒的时候,就要离开,再次被嵬名拙拉住了胳膊。

    “你去寻了房当将军之后,不要回来,直接赶去兴庆府,让陛下知晓这里的消息。说得越严重越好,明白吗?”嵬名拙重重地拍了拍嵬名阿颂的肩膀沉声喝道。

    “好了,快走吧,老夫率军镇守在此,能挡一时便是一时,还不快走?!”

    嵬名阿颂不再犹豫,顾不上什么失仪,再一次翻身跃上了马背,策马朝着王陵的东南方疾驰而去。

    #####

    兴庆仓的房当慎在见到了嵬名阿颂之后,也给吓得不轻。

    而兴庆仓距离王陵不算远,再加上王陵出了这等大事,他房当慎自然也不敢拖延,给嵬名阿颂换了匹快马,让他继续赶往兴庆府报讯之后,便将守卫兴庆仓的兵马召集起来,准备尽起兵马赶往王陵处增援。

    副将费听毛野不由得大急。“将军,咱们这兴庆仓也是要地,若是大军尽离,这兴庆仓若是出了什么事,谁能够担待得起?”

    “难道王陵出事,我们若是视而不见,这样的罪名又有谁够担待得起?”房当慎满脸苦逼的摇了摇头道。抬起了头来,打量着那些正在聚集的兵马。

    “咱们这里现如今兵马也仅仅只剩下两千,而你没听到嵬名阿颂之言吗?宋军至少有两千骑,若是出兵太少,那就等于是羊入虎口,白白送命。”

    “将军,您好歹留下一半,哪怕不能留一半,你给末将留下五百人马也好,万一有个什么事情,末将也好应对。”被房当慎命令留守的费听毛野几乎想要跪下哀求了。

    看到自己的副手一副泪汪汪的模样,房当慎最终一咬牙一跺脚。“好吧,我留下五百人马给你,兴庆仓可就托附给你了,本将一离开兴庆仓,你就给我紧闭门户,若是有任何闪失,休怪本将不念袍泽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