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41章 赶紧的,大家快丢盔弃甲(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841章

    现如今,他们的目的已然达到了,既把西夏的主力大军死死地牵制在这里,而且又让那只宋军偏师狠狠地啪啪两巴掌煽在了西夏的脸上。

    这两巴掌,绝对是西夏自立国以来最大的耻辱,可以说,之前的大夏损失了近二十万大军,那等于是肉体上的伤害,而现在那只宋军偏师所做的,则是对西夏的心灵也造成了重创。

    连深藏于西夏腹地的王陵都被宋军偷袭,那岂不是说现如今的西夏已经虚弱到国土任人来去了吗?

    仁多宗保悠悠地吐了一口浊气,凝视着这座新城良久,这才决然地转身离开,朝着大营而去。

    诸军大战已毕,这才刚则回营休息,主帅又召开军议,这让一干原本情绪就不高的将军们在心里边暗暗骂娘,可是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赶往中军大帐。

    入得大帐之后,仁多宗保目光扫过这些将军们。“本帅知道诸位因为今日没能攻取这座宋城而有些懊恼,这很正常,胜败本就是兵家常事。不过今日本帅想要说的不是这个。”

    “召集诸位前来,是有要事,要告诉诸位,今日让将士们早些歇息,明日卯时,拔营!回师翔庆军司。”

    “大帅,咱们这是,这就要回师了?”一名将军顿时跳了起来,不禁有些焦急地道。“可是我们连盐州城的边都还没摸到,就这么回去……”

    “费听将军,我知道你不甘愿,在场的诸位将军也很不甘愿,就连本帅也是很不甘愿,但问题是……兴庆府那边出事了。”仁多宗保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沉重地道。

    当仁多宗保将那西夏王陵受损,兴庆仓被烧成一片废墟的消息说出来之后,整个中军大帐之内直接就炸了。

    所有人都满脸难以置信之色,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大事。

    “兴庆府不是还有兵马的吗?嵬名阿吴他坐镇兴庆府,居然还出这等事情,这……”

    “宋军狡诈,他们这只偏师,故意隔河与嵬名老将军的大军对持,则实他们又派出了一只兵马暗中渡河,进入到了兴庆府的腹地……”

    “如今,嵬名老将军派出了兵马搜捕那只潜入到了兴庆府腹地的宋军,但是,本帅很担心,连续出了这么几次事故,很有可能会让一些原本就对于我大夏的统治心怀不服的部落蠢蠢欲动。”

    “今日,本欲夺取了这座城池之后,再行撤军,奈何那种师道居然还藏着这样的后手。如今国中空虚,大军久驻于外,实在不妥,所以,本帅这才决定回师兴庆府。”

    仁多宗保的这番解释,让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不得不承认,现如今退回西夏腹地,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这座坚城,已经耗费了西夏大军太多太多的时间,而且重要的是对方特么的居然还留有后手,想要攻取下来,真不知道会花上多少时间。

    可问题在于,宋国会一直眼睁睁的看着这里受西夏大军攻击而无动于衷吗?

    另外,宋国的偏师居然在西夏的腹地上窜下跳搞了那么多事,难道还能够任由对方继续得瑟不成?

    只不过,西夏费了那么大的精力,付出了那么多,最终却无功而返,实在是让人沮丧不已。

    “嵬名将军,明日你率领一万精骑断后,不要让种师道有可乘之机,咱们回师兴庆府,若有可能,倒正好会一会那只宋军偏师,如果他们还敢留于大夏境内,本帅要亲手扒了他们的人皮做鼓。”仁多宗保面目狰狞地低吼道。

    #####

    三千宋军,却有七八千匹战马,之前过河,亦花了近一天半的功夫,而这整整一夜过去了,只渡过了不足千人,还有不到两千匹战马。

    就在第二天清晨时分,已经抵达了黄河东岸的洛平见到了折可适派来传讯的将军,听闻了西夏人的大军正在飞速的沿河北进,不由得脸色大变。

    “我最多也就比他们的快出一个时辰的时间,快点告诉梁将军和李将军,让他们立刻渡河。”赶来传讯的郑统制灌了一大口的水之后又赶紧补充道。

    “可是,咱们还有那么多的战马还未过河……”洛平不由得有些迟疑地道。

    “洛将军,是战马重要还是咱们将士的性命重要,您难道还看不明白吗?”郑统制不由得大急,顿足大喝道。

    “也罢,来人,立刻向河对岸发信号,让他们立刻过河,切切不可耽搁,你亲自过去,告诉李将军和梁将军,敌军已经近逼,不足一个时辰就有可能抵达这里,让他们放弃战马,立刻过河!”

    旗语打了过去,之后就是洛平的传令兵也随船过河禀报,原本还有些犹豫的梁寿与李茂也知道现如今实在不是贪财吝啬的时候。

    只能严令让将士们放弃战马,立刻登船,不少骑兵都舍不得,但是奈何军令所到,不得不遵行。

    梁寿身为负责接应与断后的负责人,留在了最后,时间一点一滴的缓缓流逝,而在还剩下三四百人的时候,距离这里约十里之地的南方,燃起了滚滚的狼烟。

    “该死!传讯号,让他们快点,西夏的大军距离咱们已经不过十里了。”梁寿赶紧喝令道。

    接到了这边传递过去的信号,刚刚抵达了河滩的渡船上的宋军将士们在将校的催促之下没有继续等船靠到码头,而是直接跳入了齐腰深的河水之中。

    让渡船得以以最快的速度清空调头。而西岸这边,三四百名宋军将士已然全都聚集到了码头之上,正在焦急地等待着船只。

    十里路,对于步行而言,怕是得半个时辰才能够抵达,可是对于疾驰的战马,却只是一桩香的功夫便可以进抵。

    每一个呼吸,感觉都份外的难熬,就在渡船刚过河中心之时,万马奔腾的雷鸣之声,已然轰传入了诸人的耳中。

    滚滚的烟尘,遮天弊日,就如同沙尘暴既然要肆虐于人世间一般翻卷而来。

    所有留下的将士们的脸色都不禁微微色变,就在这个时候,梁寿一咬牙,厉声嘶吼道。“所有人,立刻卸甲,抛掉武器,抱上这些木板,朝河中心游去,愣着干嘛,快点,都给我快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