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43章 麻烦?嵬名阿吴已经自身难保了(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843章

    “要不我们先离开河岸一段距离,避开西夏人的监视,然后再南下赶去与折将军汇合?”

    “这里地势开阔广袤,哪怕是数千人,也很有可能会因为相差一二十里而不能逢面。”李茂眯起了眼考虑良久,还是否决了这个建议。

    “那应该如何是好?”

    “依梁某之见,咱们就沿河南下,而且咱们这七百步卒,其实也不用徒费脚力,那些渡船,正好可以一用。”梁寿眼珠子转了半天之后,指了指那些渡船笑道。

    李茂不由得两眼放光,一巴掌拍在了大腿上。“好,这个办法好,船只的速度虽然慢于战马,可终究要比腿脚便利快捷,而且还能够让将士们节省体力。”

    做出了决定之后,郑统制再一次带领部下启程,先期朝着折可适大营赶去,而李茂与洛平则留在岸上,率领骑兵继续南下,至于梁寿,则与那些没有马的宋军骑兵还有伤员乘船南下。

    宋军这边刚一有动静,对岸的莫昆便查觉到了,只是看到那些渡船正在缓缓南行,而宋军也离开河岸对面向南开进之后,莫昆气的三尸神暴跳。

    特么的你们走那么快干嘛,老子特地派了兵马去北面找找有没有船只,结果你们特么的都不等我,居然就这么走了……

    怎么办?留在原地是不可能的,无奈之下,莫昆只能再一次派出了信使,然后下令刚刚累死累活的赶到了这里的将士们勒转马头朝南而去。

    大军想要调头,可不像宋军那么轻易,可是他们又不想丢掉这只宋军的行踪,于是乎,就形成了一种诡异的画面,那就是宋军骑兵在东岸,西夏骑兵在西岸,中间还有一帮子宋军步卒坐船头。

    郑统制在向南狂奔的同时,在西岸那边,也有莫昆派出去的信使在向南狂奔。

    而此刻,宋军大闹西夏腹地,焚毁兴庆仓,又毁坏西夏王陵的战报,如今还只是在西夏内部流传,折可适此刻只是猜测,在没有得到实锤的情况下,只能继续揣揣不安,坐立不安,就像是妙龄女性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舒服似的。

    如果等待是一种煎熬,那么这种煎熬对于折可适而言,绝对是一种病,他需要的良药就是能够听到李、洛、梁这三千将士能够平安归来。

    巨大的心理压力,已然让折可适感觉自己的鬓角又凭添了几根银毫,揽镜自照的折可适悠悠地长叹了一口气,将铜镜扔给了亲兵。

    “不就是几根白毛吗,怕个鸟,如果他们能够平安回来,老子就算是满头都是这个色也值了……”

    听着自家将军那愤愤不已的叨咕声,亲兵只能小心地陪着笑脸侍候着这位这几天脾气越来越大的折某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蹄声在大帐之外嘎然而止,然后就听到了有惊呼声以及重物摔落的声音传来。

    心情本就烦燥的折可适不由得勃然大怒,掀开了军帐大步而去。“谁他娘的敢在老子,你回来了?!我靠,赶紧拿水来,郑统制,你快醒醒……”

    很快,只是因为连日的奔波而过度劳顿,以至于勒马不稳,结果把自己给摔晕过去的郑统制很快就幽幽醒转过来。

    而他带来的消息,很快就让折可适还有一干宋军将领兴奋得难以自抑的鬼哭狼嚎起来。

    折可适眼圈都红了,连骂了好几句粗话,似乎不如此,就无法表达内心的激动一般。

    干得好,干得妙,干得呱呱叫,这特么的干得实在是痛快啊,想想吧,原本只是想要搞定一处就算是成功,结果呢,整个兴庆仓都被焚毁,然后西夏的王陵还让他们给狠狠的打砸抢了一番。

    这实在是太他娘的带劲了。如果不是现在是在军营里边,折可适都有一种脱光衣服直接跳到大河里边以冲刷掉自己过于激动的热情的冲动。

    “诸位,诸位将军,现在还不是咱们高兴的时候,不要忘记了,他们需要咱们的接应,传令下去,全军立刻开拔,去接应我们的功臣们,接应到之后,立刻撤往白石城,不得耽搁。”

    “将军,可是对面的嵬名阿吴他们……”

    “现如今,李、洛、梁三人已经从西夏腹地撤了出来,咱们还管他们三七二十一?赶紧的,现在就走,带不走的东西,全给我烧了,一点也不留。”折可适大手一挥,下达了最终的军令。

    很快,三位将军的成功,还有大军即将开拔,让整个宋军大营都沉浸在热闹与喧嚣之中。

    几乎是同一时刻,黄河西岸的嵬名阿吴也接到了消息,怀着一种被狗连环呲了的心情,嵬名阿吴愣了良久,最终一口心血从口中呕出,整个人直接就摔倒在了地面上。

    完了,此刻,嵬名阿吴在即将昏迷过去之前唯有的念头,就只有这两个字。

    当他再一次苏醒过来之后,下达的第一道军令就是让南面能够搜罗到的船只都开来,让大军渡河,不管宋军离开与否,现在的嵬名阿吴,就像是一个输眼了眼,连兜裆布都押到了赌桌上的绝望赌徒。

    而同一时刻,南方,仁多宗保的大军,距离翔庆军司尚在百里之外。至于那位翔庆军司指使使野利洪,在收到了嵬名阿吴传来的,让他出击,设法阻止宋军离开的军令后,当场就直接破口大骂不已。

    好半天才在属下的劝说之下冷静了下来。

    “将军,中书令让咱们回来,可是要听从嵬名老将军的调遣,现如今嵬名老将军的军令在此,咱们若是不遵,怕是日后的麻烦可不小。”

    “哼!麻烦?他嵬名阿吴已经自身难保了,他还能拿我野利洪如何?”野利洪闷哼了一声,满脸不屑之色地喝道。

    “如果不是他肆意妄为,我大夏的祖陵哪会遭此厄运?连兴庆仓都被烧得一干二净,我呸!还号称什么我大夏名将……”

    “将军,将军慎言啊,那嵬名阿吴再如何,他也是堂堂的枢密使,咱们若是现在不听他的军令,万一到时候,他把罪责推到咱们的身上,咱们也扛不住啊……”麾下的心腹将领一边劝说一面解释道。

    野利洪眼珠子转了半天,不得不承认手下说的在理。“既然如此,那就按你说的办吧,不过,告诉他们,咱们既然要出城去阻击宋军,但是我们兵少将寡,所以一定要准备齐整,嗯,现如今天色已晚,为防止宋军偷袭,我们明日一早出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