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44章 瞒着是不想大家与我这般患得患失(第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8章

    “……明日一早?”手下的将军看了一眼那屋外尚未落下的太阳,心中无比蛋疼。可是,这位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啊,能暴打他一顿,也就不至于这么委屈求命继续在他手底下卖命了。

    “将军啊,那样一来,怕是咱们真担不起这个重责啊,到时候嵬名阿吴跑到陛下那里告您懈怠军机,这个罪名可不小……”

    “行了行了,那既然如此,就晚两个时辰再出发,咱们总不能让儿郎们饿着肚子出城去跟那些宋人干仗是吧?”野利洪最终一拍案几,下达了最终的决断道。

    野利洪之前也多次的派出侦骑,但是还没有接近到宋军大营五里的范围,就被宋军的游骑给逼退,再加上嵬名阿吴那边传来的消息。

    已然让野利洪认定了宋军大营至少有两万人马,而自己,加上之前留守的人手,也不到两万。

    再说了,自己所率领的兵马,又不是大夏的精锐之师,不少人都还只是披挂着皮甲的部落兵马,这样的军队拿去阻止那些精锐的宋军骑兵,这特么的不是笑话是啥?

    所以,自己一定要小心谨慎,毕竟中书令大人仁多宗保都说过,以保住城池为要,不让宋军有可乘之机为上。

    自己这么做,自然就是对的,不是本将军怕死,而是担心这些西夏儿郎再陷敌手而已。再说了,嵬名阿吴不都说宋军要跑了吗?

    自己只要出兵稍晚一些,说不定赶到的时候,那些宋人就已经全都脚底抹油溜了,对方是骑兵,而自己麾下是以步卒为主,追之不及,还能怪我咯?

    折可适并没有没有让野利洪失望,当野利洪留下了五千守军,自领着一万两千兵马战战兢兢地出了翔庆军司,朝着宋军大营步步为营而去时。

    还没走出十里,就有侦骑回报,宋军已然撤离了,似乎还在大营内放火,似乎是不想给西夏人留下任何的东西。

    听到了这个消息,野利洪顿时两眼放光,再三确定了消息的真实之后,野利大将军长刀出鞘,喝令大军出击,朝着宋军大营突击。

    #####

    “大人,翔庆军司指挥使野利洪遣人来报,他率领一万两千兵马,浴血杀敌,奈何宋军尽数为骑兵,未能拖住对方,不过,他还是率领大军突入了宋军大营,烧毁了宋军大营,缴获了不少的辎重……”

    “是你,你信吗?”嵬名阿吴一口将军医端来的苦涩汤药一饮而尽,抹了抹嘴之后,目光落在了这名将军的身上,冷冷地道。

    这位将军面泛苦涩的笑意,沉重地摇了摇头。“说实话,末将也不觉得这位指挥使能够有这样的胆量……”

    “罢了,就当是真的吧,再给他野利洪一道军令,想要让老夫向天子禀功,那他就给老夫死死的盯住宋军的去向,不然,老夫一定会向陛下弹劾于他。”

    那位将军恭敬地领命而去,嵬名阿吴缓缓地站起了身来,挥手挥开了亲兵的搀扶,走出了大帐,此刻,黄河对岸正是烈焰涛天,滚滚的浓烟喧嚣直上天际,就连月色,也被笼罩上了一层灰色。

    “折可适,好你个折可适,可惜,老夫这辈子,怕是没有机会亲自雪耻了……”看着那远处的火光,身形显得佝偻的嵬名阿吴低声呢喃道。

    就算是那野利洪真的能够派人盯梢又能够如何?只要折可适接应到了那只偏师,除非他想要全军覆没,不然,已经为大宋立下了惊人功勋的他必定会率领大军以最快的速度撤离。

    而大夏又能拿他如何?不过,中书令仁多宗保的回讯,倒是让嵬名阿吴松了口气,哪怕是仁多宗保还师兴庆府,就算是绞杀不掉折可适,但至少,有了这批大军在兴庆府坐镇,至少可以让大夏能够稳定住,不至于出现什么大的骚乱。

    不然,那些得见大夏祖陵被毁坏,兴庆仓被烧的异族,指不定会有暴起伤人。挨了宋军这致命一击之后,西夏已然不敢再唱空城计了。

    只是,嵬名阿吴怎么也没有想到,盐州那里,宋人又新筑了一座城池,而且居然还是由大宋的西军名将种师道在镇守。

    并且,这家伙明明有实力可以轻易守住,却偏偏为了拖住仁多宗保的大军主力,而示弱于西夏。

    而今,中计之后的西夏再恼羞成怒,却也拿这座新城无可奈何。

    辽夏联军侵入宋境至今,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半个月,可是至今,却毫无建树,那边,三十万大军拿座小小的宥州城毫无办法,而这边,仁多宗保也只能对着新城干瞪眼。

    宋国在数十万大军压境之下,非但没有吃什么亏,反倒还利用一支奇兵,狠狠的在西夏的心窝子上扎了一刀,然后又在西夏的脸皮上狠狠的抽了两耳括子。

    #####

    种师道亲眼看到了西夏大军缓缓拔营望北而走,将士们的欢呼声持续地传入耳中。他不禁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只是,眼中仍有浓浓的担忧。

    也不知道北边的折可适的计划成功了没有,他派往西夏腹地捣蛋的那只偏师已经安然的渡过了黄河没有。

    虽然种师道有些懊恼于昨日自己有些冲动,可是,昨天西夏人疯狂的进攻,若不将大军尽遣于城上,那这座新筑的城池,很有可能会易手,而城中的数万军民可就性命堪忧了。

    “将军,既然夏军退走,咱们要不要派些人马去骚扰他们的后路,总不能让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吧?”一名将军走了过来朝着种师道建言。

    “仁多宗保乃是西夏有数的大将,哪怕是拔营而去,其后军必然也是防备森严,派人去骚扰,说不定还会吃上大亏,这样的买卖还不来。”种师道摇了摇头,否决了属下的建议。

    斟酌半天之后,种师道转过了头来,目光落在了其中一名手下身上。“和将军,给你五千骑兵,从东门离开之后,向北而行,赶往白石城,去接应一下折将军他们。”

    “接应他们干嘛,白石城那里不是没有发生战事吗?”和指挥使一脸莫明其妙地反问道。

    “这件事之前我一直瞒着诸位,是不想让大家伙也跟我一般患得患失,现在仁多宗保已经率领大军撤离,我也就不需要再隐瞒了……”种师道深吸了一口气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