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45章 慷慨激昂英武伟烈的野利洪(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845章

    “诸位可还记得,之前折将军去往白石城防守之后,曾经给某送来了一封书信……”

    “记得记得,难道跟那封信有关系?”和指挥使顿时两眼一亮,脑袋点得跟鸡啄米似的,身边的一干宋军将领的表情也变得鬼崇起来,一个二个挤眉弄眼的,却又偏偏故意板起了脸,摆出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

    “那封书信里,折可适那老小子告诉种某,他准备率军进入到西夏的腹地去,以牵制西夏的大军,另外就是,他意欲派出一只偏师,渡过宽阔的黄河,直入到兴庆府一带去,准备烧毁距离西夏国都兴庆府不足五十里的兴庆仓。”

    “???”一干将军脸上的诡异笑容瞬间僵硬在脸庞上,之前开口的和指挥使舌头能够动弹的第一时间冒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折将军他吃错药了还是疯魔了?”

    “他,他这是想要去送死吗?”

    “将军你怎么不劝一劝他。”

    “看来咱们还真是错怪了,唔……”某个不开眼的家伙居然把自己的真心话差点给说了出来。

    种师道有些莫明其妙的扫了这货一眼,看到这家伙一脸心虚的模样,猥琐的躲进了人群,倒也没多想,若是知道直实情况的话,那么种师道肯定不会置之不理,绝对会公报私仇,把这家伙给扒光了让他尝尝自己马鞭的滋味。

    “所以,种某一直不愿意让那些精锐骑兵上城增援,就是担忧,若是仁多宗保见此城不可力克,很有可能就会在收到了有我大宋偏师在其后方骚扰之后,就会第一时间挥师北还……”

    “那样一来,折可适的那一万铁骑,又如何能敌,而他派往西夏兴庆府腹地的那只偏师,可就成了打狗的肉包子了……”

    诸位将军这才恍然,好吧,大家都八卦错了方向,还以为是男女感情问题,现在看来不是,而只是基友之情,呸呸……是浓烈的战友情谊。

    为了能够让折可适可以安然的率领万骑奔腾在辽阔的玛拉戈,唔……是兴庆府一带的大草原上,种师道哪怕是天天骂娘,为了掩护对方,为了不让西夏大军撤回兴庆府去收拾这货。

    只能忍辱负重,强忍着悲痛,摆出了一副苟且残存,让城池似乎也变得摇摇欲坠的模样,最终将仁多宗保的十余万大军拖在了城下这么久。

    “时间已经过去了不少的日子,现如今,计划应该已经接近了尾声了吧。”种师道悠悠地叹息道。“种某能够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希望他那里能够平安归来就好。”

    “将军放心,末将这就立刻赶去白石城接应折将军。”和指挥使一脸心悦诚服的朝着种师道一礼之后,匆匆地下了城墙,赶去召集兵马,驰援北方。

    #####

    一天半之后,仁多宗保亲率五万精骑先期赶到了距离翔庆军司不远处的黄河岸边,此刻,这里的大火早已经熄灭,留下的是满地废墟。

    打量着这片尽成废墟的营地,转过了头来,看到了哪怕是有着铠甲的支撑,仍旧显得苍老消沉了许多的嵬名阿吴,仁多宗保也不禁有些唏嘘。

    “放心吧,老夫还死不了……至少陛下的旨意未到之前,嵬名阿吴还不能死。”注意到了仁多宗保投来的目光,嵬名阿吴抚着颔下稀疏的胡须,露出了一个淡然的笑意。

    仁多宗保摇了摇头,略略松开了缰绳,让座骑低头啃食着草皮,沉声言道。

    “枢密使不必如此,陛下,陛下应该不会那么做的。若不是昔日梁氏之过,让我大夏损失惨重,而本帅又尽起我大夏精锐讨伐盐州,致使腹地空虚,不然,又岂会让那宋军偏师可以在我大夏腹地自由来去?”

    “话虽如此,老夫终究是上了他折可适的当了,不然,又岂会被他牵制在此,让宋人肆虐于我大夏腹地,毁坏景宗皇帝陵寝,还捣毁了诸位先帝的祭庙,我嵬名阿吴就算是死了,也没脸去见诸位先帝啊……”

    说到动情处,原本已然显得意志消沉的嵬名阿吴不禁又红了眼眶,语带哽咽。这个时候,远处驰来了十数骑,正是那之前被仁多宗保调回了翔庆军司的野利洪及其麾下。

    “末将见过中书令,见过枢密使。”策马至跟前后,野利洪麻利的翻身跃下了马背,朝着这二位大夏重臣恭敬地一礼道。

    打量着这位身上的铠甲都有些勒不住他那一身肥肉的野利洪,仁多宗保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把玩着手中的马鞭冷声言道。“野利洪,本帅让你进驻翔庆军司之后,听从枢密使大人的调遣,你为何要延误军机,至使那些宋骑走脱?”

    “大人这,这可怪末将不得,末将自接枢密使将令之后,当夜便亲自率领大军出城,只是没有想到那些宋狗胆小至此,听闻我翔庆军司兵马出动,便望风而逃,末将亲率翔庆军司众将士亲冒矢石……”

    野利洪唾沫星子横飞,说得很是慷慨激昂,英武伟烈,听得仁多宗保一脸黑线,身边的嵬名阿吴则是冷笑连连。

    “好一个英勇彪悍的野利指挥使,那老夫问一句,不知野利指挥使有多少斩获?杀了多少宋狗?”嵬名阿吴直接就气得笑了起来,冷言冷语地道。

    “末将未曾检点,不过,末将想要说的正是那些宋军甲坚兵利,我翔庆军司将士虽然英勇,终究无法阻拦,只能纵火烧营,逼迫他们遁逃而去……”

    “够了!!”仁多宗保厉声顿喝,打断了这个蠢货洋洋得意的自我表功。“野利洪,不不要再挑战本帅的耐性。”

    “……是,末将遵命。”看到嵬名阿吴与仁多宗保的脸色,野利洪心中微微一寒,哪怕是还有千万句自我表功的话要说,可是眼下也只能奋力咽下,省得把这二位真给惹毛了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那折可适到底是往哪里逃了?这一点,相信野利指挥使应该很清楚吧?”嵬名阿吴眯起了双眼,朝着野利洪问道。

    “他们向北走了约一百五十余里地,在怀州北面接应到了那只潜入到了我大夏腹地的宋军之后,便朝着东南方向遁逃而去。”挨了一顿训斥的野利洪倒也不敢再叽叽歪歪,赶紧禀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