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48章 我他娘的还能撑多久(第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848章

    “想不到,一向执笔诗书的老夫,居然也会有亲临战阵之日。”苏东坡抚着长须,颇有些那什么,内心实在是有些蛋疼,都怪自己那天听闻京师赶来的禁军已然进抵,并且还带来了天子的旨意。

    被少年天子信中的吹捧之言,弄得有些飘飘然的苏大学士,当即脑袋一热,决定亲自赶过来指挥作战。

    好嘛,现在终于有了这个机会,问题在于,自己特么的真是文官,从来没有指挥过作战的文官,现在肿么办?

    蛋疼无比的苏大学士策马在银州城外思虑了半天之后,决定把指挥权还是交给有经验的老司机们。

    “诸位将军,此战,就要拜托诸位了,如今银州空虚,正是我大宋重夺旧土的良机,就算是取之不下,也能够让那些正在狂攻宥州的辽夏联军感受压力,如此,才能够让小王大人那里多获得一些喘息之机……”

    “大人放心,我等一定会戳力而战。”不论是从京师赶来的禁军将领,还是一干西军将帅,面对苏东坡的时候,除了恭敬还是恭敬。

    哪怕是苏大学士对于军机大事不是太通,但是这位名满天下的苏大学士却有着许许多多的优点。

    那就是从来不做超出于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什么事情都会询问相关的专业人士,他只是做一个决定,然后再把专业问题交给专业人士去完成。

    何况于有了这位老司机坐镇,他首肯的事情,就算是那些委派过来的什么监军使根本就没有指手画脚的余地。

    毕竟,现如今文武双全的苏大学之的威望之隆,在大宋几乎已经是无人可敌,你一个小小的监军使,难道还能够牛逼得过人家苏大学士不成?

    所以,苏学士领军,那些大宋武将们非但没有一种被外行人领导内行的感觉,反倒觉得在苏学士麾下,更加的能够一展所长。

    此番,禁军连同大宋边军,一共十万精锐之师尽聚于此,并且还备下了不少的攻城武器,如今的银州城的城防,最多也就跟过去的宥州州城差不多,甚至都比不上之前的老盐州。

    哪怕是之前,西夏人已经决心要与辽国联合攻伐三州之地,为此又再次的加固了临近宋境的诸州城池。

    可是,城池虽然得到了加固,但是兵力却因为要抽调一部份去与辽国大军汇合行动,导致了边镇诸州的兵力越发地显得单薄起来。

    为了辽夏联军能够以摧枯拉朽之势重夺三州之地,西夏特地从东部地区抽调了五万人马,这就让原本主力精锐损失惨重的西夏诸州越发地显得兵力不足。

    但是在之前的预计之中,应该就是争取在十日之内夺取了宥州之地,辽夏大军继续南下直逼洪州,如此一来,宋军如果不想地盘尽失,那就必然会集结起主力大军在洪州一带与辽夏联军相持。

    如此一来,宋军又哪里还会有余力去攻伐夏国诸州。

    可是特么的偏偏已经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宥州就好比是那在超强台风之中看似摇摇欲坠,却又偏偏屹立不倒的灯塔。

    就是这座灯塔,极大的延缓了辽夏联军的攻势,使得之前的战略难以达成,结果就是,宋国得以从容调兵遣将,然后,居然不是去增援宥州,反倒特么的窜到银州来了。

    一副打蛇想要击其中段的架势。若是在往常,一万两千余的将士,镇守州城,倒也是足够了,可问题现如今乃是战时,眼下十万宋军围城而来,细封真烈心里边可真就没了底了。

    而细封真烈的担忧,很快就变成了现实,宋军这十万之师进抵银州之后,就玩了命似的狂攻猛打,各种攻城武器,也就跟不要钱似的,能上就上。

    以泥土夯实而成,年久失修的银州城,再加上城中的守军不足,而那些临时征召的党项青壮们虽然颇为武勇,但是却缺乏铠甲和利刃。

    五日,仅仅五天之后,城中的士卒已然是伤亡过半,宋军数次攻上了城头,虽然被守军使出了吃奶的劲击退,但是,却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整整五天过去了,细封真烈,却没能等来半个援军,等来的却是自己派往石州求援的信使,狼狈不堪,衣甲染血的信使只带回来了石州指挥使的一句话,石州也没有多余的兵马救援。

    你只能固守待援,不过你放心,本指挥使已经派出了信使赶往辽夏联军处求援,相信用不了多久,一定会有援军派来。

    “一定会有援军派来,用不了多久?我他娘的还能撑得了多久?”右膊被宋军的劲弩贯穿,只能用左手抖着石州指挥使的信在屋内愤怒的低吼。

    “将军,现在可如何是好?”旁边的将领不由得有些傻了眼,看着四周那几乎人人皆尽带伤的袍泽,不禁有些懵逼了。“现如今这样的状况,咱们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

    “撑不下也得撑,往利焉和你个狗日的见死不救,我细封真烈如果能够活过这一劫,定然饶不过你。”细封真烈愤愤然地将手中的书信拍在了案几上。

    “将军,咱们现如今将士伤亡近半,要不要再从城中抽调一些青壮帮忙守城。”

    “不可,那些青壮能起多大的作用,没有甲具,在宋军的劲弩面前,完全就是送死的货色。”

    细封真烈想了想,缓缓地点了点头。“将阵亡的将士的铠甲都交给那些青壮,让他们顶住,能多顶一日算一日,算起来,本将派出的信使也应该已经赶到宥州城下了,只要能够派出一只援军,那我银州当可保不失。”

    看到细封真烈如此固执,诸将也知道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哪怕是现如今宋军摆出的是围三厥一的阵型,留出了北门不攻,可问题谁又敢料得准会不会有宋军的埋伏在此。

    相比起银州城内的愁云惨淡,城外的宋军大营则显得热火喧天,将士们虽然也伤亡不小,但是,眼见着银州城头上的敌军一天天衰弱下去,胜利眼看就已经在望,自然兴奋不已。

    而苏学士这几日心情一直都颇为不错,为嘛,不就因为将士用命,眼看胜利在望吗?之前,身为陕西路经略安抚使的苏大学士虽然已经经历过了环州防御战,洪德寨阻击战,夺取三州之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