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54章 大辽会允许西夏这么顽皮吗?(第一更)
    第854章

    吴七郎一脚踹在凌纵这货的腿上,瞪了这家伙一眼。“有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

    “怎么了,我老凌不过是实话实说。”凌纵一脸不甘示弱地反驳道。

    王大老人一向就不是什么宽宏雅量之人,当即就毛了,瞪起了眼珠子恶狠狠地瞪着这两个蠢货,本公子跟自己的妞你浓我浓打情骂俏,你们装傻充愣吃你们的就好,结果居然还插嘴。

    特么的吃瓜群众都扮演得这么不专业,本公子要尔等何用?

    “你们两个家伙都给我闭嘴,吃饱了还那么多废话闲的是吧,赶紧的,凌纵你去各医院溜溜,看看高大人那里有什么情况没有,至于你吴七郎,嗯,再给我到地窑里边去弄两条腌黄瓜来……”

    “主人莫恼,妾身当然最知晓主人的本事了,您是这个,棒棒哒……”李师师吃吃的笑着,明眸一转,落在了余怒未消的王大老爷身上,又软又糯的嗓音,直接就让王大老爷酥了半边身子。

    “说说,老爷我哪棒了?”乘着两个忠仆都被赶了出去,正经的王大老爷又变得很不正经。

    “主人您真坏……真是坏透了……”李师师媚眼如丝,樱唇娇艳欲滴,真个是如媚如画,特别是那声‘主人您真坏……’说得又软又糯,王大老爷险些就要把持不住,把跟前的羊肉汤给洒了。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才离开没多久的凌纵突然扯着嗓子大叫起来。“老爷,老爷有捷报……”

    “……捷报?”王大老爷赶紧飞快的缩回了大手,一脸懵逼地看着那兴奋地窜进了屋子的凌纵。“哪来的捷报,难道城外的辽夏联军退兵了?”

    “不是的老爷,是银州,西夏的银州,被苏学士率领的大军夺下来了。”凌纵的高吼声,让王洋直接跳起了身来,跟前那碗之前险些倾覆的羊肉汤直接就洒了近半。

    “谁传来的消息?”王洋两眼放光地大声喝道。

    很快,种师和满脸喜色的窜了进来。“是苏学士派来的信使传来的消息。”一面说着话,一面将一张皱巴巴的帛纸递了过来。

    王洋接到了手中仔细看了一眼,确信那就是苏学士的笔迹,上面还盖有苏学士的印鉴,不由得露出了喜色。“好,太好了,哈哈哈……”

    “真是大喜事啊,没想到苏学士居然这么给力,悄摸声息的居然就把银州给拿下来了,这下子,咱们可等于是又再西夏东部狠狠的扎了一刀。”

    收到了消息同样赶了过来的高世则也是面露喜色击掌道。

    “是啊,取了银州,那石州可就近在眼前,而若是连石州也失去的话,那么西夏的龙州也好,左厢神勇军司也罢,就等于是被我大宋三面合围,到了那个时候西夏人要么就是想办法夺回银州,要么就只能困守诸城,惶惶不可终日矣……”

    “吴七郎,去地窑拿两坛酒来,这会子,是该喝上一点庆祝庆祝,不过可不能多喝了,不然今夜守城的时候瞌睡那可就不好了。”王洋大手一摆,让那刚刚端着一盘腌黄瓜来的吴七郎又窜回地窑去。

    这边酒碗刚刚端起来,又有人来禀报,又有信使历经千辛万苦送来了捷报。这一次送消息来的是折可适的信使。

    “什么?乖乖,咱们被困在这里大半个月,没想到,外面居然就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了?”种师和咧了咧嘴,不禁感慨万千地道。

    “东边,苏相率军夺取了银州,这西边,种师道在新盐州阻击了仁多宗保的十万大军,而在西北方折可适则率领万余精骑,干出了毁坏西夏王陵,烧毁兴庆仓这样的壮举。”

    “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坐镇宥州,吸引住了辽夏联军的大部份注意力与兵力的战略是正确的。”唐训成击掌兴奋地大喝道。

    在场的诸位,从方才的羡慕之情,也转变成了为了与荣有焉。是啊,自己等人在这里牵制住了三十万辽夏联军在此,已经快要一个月了。

    正是因为辽夏联军的主力被牵制在此,才使得大宋的兵马得以驰骋疆场,左冲右突,在这片土地上从容布置,获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消息。

    “不错,正是因为诸君在此戳力以抗辽夏数十万大军,方有此连连胜绩。”王洋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

    “只是,经过了这几场胜利之后,宥州的压力,非但不会小,怕是还会更大……”王洋接下来这句话,亦让在场诸位文武脸色微变。

    “诸位不要忘记了,西夏受了折可适这么一折腾,必定要狠狠报复,方可找回场子。幸好折可适自己见机得早,撤出了白石城。”

    “但是如此一来,咱们宥州,就已经成为了三州之地最北面的一座孤城……”

    “也就是说接下来,西夏国主李乾顺会有两个选择,由着辽夏联军继续攻打我宥州,派仁多宗保深入我这三州之地的腹地。这是第一种选择,但是这种选择的可能性不大……”

    “其原因就在于,辽夏联军,当以大辽为主导,而今,辽夏联军在辽国主帅的指挥之下,久攻我宥州城大半月而不能下。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仁多宗保率领兵马挥师南下?”

    “大人您的意思是说,辽国的耶律和鲁斡肯定不会愿意西夏人擅自行动,建功立业是吧……”高世则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不错,大辽兴兵南来,就是意欲要让我大宋还有那已经虚弱不堪的西夏看到他的强大,而现如今,三十万众辽夏联军却偏偏被一座小小的宥州城给硌住了牙缝,进退不得。”王大官人颇有兴致的抬起了手指比划了一截大约一两公分大小的距离。

    似乎意思是宥州城显得这么的细小,微小,渺小。在场的诸位文武整齐划一地翻起了白眼,这家伙看似在自谦,实际上这分明就是在洋洋得意的自我显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如果说,仁多宗保率领大军在我大宋这三州之地披荆斩棘,势如破竹的话,呵呵……”

    在场的诸位亦已然会意,一向自视甚高的大辽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已经都成为了大辽臣属的西夏这么皮?这么嚣张,那岂不是说我大辽不如你一个已经损失都如此惨重的西夏?

    为了杜绝这种可能性,相信那位辽国主帅,绝对不会,也不能让西夏人擅自进军三州腹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