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56章 摩拳擦掌正要南下的仁多宗保(第一更)
    <content>

    第856章

    萧兀纳面无表情地看着耶律和鲁斡,声音越发地显得阴沉。“若是他执意不愿意听从殿下之军令,那么就代表,他西夏臣服我大辽是假,意欲陷我大军于宋境是真。”

    “幸好殿下您能够及时查觉西夏与宋国明争暗联之阴谋,当机立断……”

    听着这番话,耶律和鲁斡耸然动容,抬起了头来看向萧兀纳,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明白了什么叫老谋深算,什么叫无毒不丈夫。

    耶律和鲁斡抚着长须沉吟起来,但是不得不说,萧兀纳的这个主意,或者说这个威胁手段虽然狠辣了一些,但是对于现如今的这个情况而言,那绝对是杀手锏。

    除非那仁多宗保真的不想要命了,不然,肯定不敢不遵。

    “就算是他不会立刻赶来,这样大的事情,出于谨慎,他也必然会往兴庆府送信,以请其国主裁决,所以……”

    “老大人放心,孤不但会给那位西夏主帅去信,还会再给那位西夏国主李乾顺也去信一封,让他知晓,他既然是我大辽的臣子,既然是他求着我大辽出兵为他们讨个公道。那么就应该老实一点,臣服在我大辽意志之下才对。”

    二人商议定之后,耶律和鲁斡当即就让亲兵拿来了纸笔,当场写下了一封军令,还有一封信,然后派出了一名将领,让他连夜出发,立刻赶往白石城送信之后,不需要回转,径直前往西夏国都兴庆府,把那封信也交到西夏国主的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天色已然微微擦亮,此刻,已然是满脸疲倦之色的萧兀纳这才长出了一口大气。“有劳殿下了,如此,老夫也总算是放心了。”

    “多谢老大人,若是下次,孤若是有什么不周到之处,还请老大人不吝提点才是……”而耶律和鲁斡也总算是松了口气,如果不是萧老大人反应及时,等到那仁多宗保南下,真是搞出成绩来之后。

    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再下军令让其归转,那怕是就已经晚了。很庆幸这位老司机及时地提点了自己。

    #####

    白石城外的西夏大营之中,好好的休息了一天的仁多宗保终于神清气爽了许多,只是,那座该死的白石城仍旧还没能完全清理出来,这让仁多宁波保在在心情愉悦之余,不禁有些隐隐的蛋疼。

    这帮子宋军也太特么的能恶心人了吧,恶心到让那些前往白石城中清理陷井的西夏精锐们怨声载道。

    甚至于有些西夏军官都很想要在城墙之上竖起一块巨大的招牌,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城内严禁随地大小便。

    由于天热,导致整个白石城内到处都是一股子令人作呕的屎臭味。所以,到目前为止,西夏人仍旧只能驻军于城外,而被指派去清理的那两千将士,只能自认倒霉,继续埋头苦干。

    “现如今,耶律和鲁斡正率领着大军在宥州城下寸步不能得进,咱们是不是应该直接南下,进攻这三州的腹地,扰乱宋军的布置,而且若是有机会,说不定还能够兵逼洪州,或者是从这一带,进逼盐州……”

    仁多宗保帐下的谋士此刻正站在那张巨大的地图跟前,为仁多宗保出谋划策。

    “这倒也是个办法,只是,从这个方向进攻盐州,那咱们大军可就相当于是深入敌后了……”

    “这倒无妨,如今有耶律和鲁斡所率领的三十万众在宥州之地,若是有宋军想要将我们这数万精锐困于盐州城下,那咱们就固守待援,以逸代劳。相信那位大辽的亲王殿下,在宥州城下,怕是早就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定然不会放过这个野战收拾宋军的机会。”

    “就是,那些宋人一向胆怯,擅守城而不擅野战,若是决胜于沙场之上,我大夏虎贲怕过谁来。”

    将领们纷纷踊跃发言,而仁多宗保则居于主位之上,仔细地审视着那张巨大的地图,盘算着各种可能性。

    “也罢,老夫也觉得,与其去宥州汇合,倒不如我大夏虎贲自己行动,有了宥州城下的数十万大军吸引宋军的注意力,咱们说不定还能够隐蔽行军,直插盐州要地。”沉吟良久之后的仁多宗保最终做出了决定。

    准备在这里再休息一日,第二天一早,大军便动身,在这之前,让那些清理和修缮白石城的士卒加快速度,到时候留下三千人马守城,他则会亲率大军向东南方向进发。

    只不过,当天黄昏时分,却有一位来自宥州的将领进抵了宥州,声明有辽夏联军主帅,辽国亲王耶律和鲁斡亲笔签发的军令要交予仁多宗保……

    #####

    现如今,大宋、西夏、北辽之间在这三州的土地上,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形势。三十万大军,聚集在小小的宥州之地寸步不能得进。

    西夏的腹地让宋军给挠了一爪,东部则干脆就被宋国再取一州之地。而西夏一开始斗志昂扬的想要去袭取盐州。

    结果呢,盐州城都特么的没见着,就被死死地拦在了盐州城北百里的新城下。

    最终,宋国主动地弃守了小小的白石城,但是,西夏受到的伤害,是那么的深沉,深沉到现如今他们的国主李乾顺整整三天都吃不好饭,睡不好觉。

    生生让宋军窜到眼皮子底下来,就在距离兴庆府不到五十城里的地方,将兴庆仓攻下,毁为废墟。国主的祖坟祭庙更是毁坏了不少。

    只不过现如今,兴庆府一带,只知道兴庆仓是因为值守的将领失职,导致大火烧毁,至于祖陵被宋军毁坏一事,更是不敢公之于众。

    哪怕是如此,西夏诸多部落的头人,以及一干官员,几乎是无人不知,可以说现如今整个西夏都沉浸在一种苦闷的情绪之中。

    谁也没有料想到,居然连兴庆府腹地都让宋人自由来去,然后还可以全身而退。而当那银州被宋人夺取的消息传到了兴庆府之后。

    李乾顺的眼皮只是多眨了几眼,眼角一阵抽搐,难得的没有发脾气,或许是之前,因为兴庆仓与祖陵之事,已经发泄了太多的火气,现如今,内心就跟刚刚被一群汪吡了似的。

    再说了,成天上窜下跳,鬼哭狼嚎的发脾气,实在是太有损天子威仪,国主形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