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57章 大夏真的已经经不起折腾了(第二更)
    <content>

    第857章

    “银州失了,那细封真烈呢?”李乾顺缓缓地坐直了身躯,双目阴枭地看着那名禀报军情的枢密副使冷冷地问道。

    “陛下,细封真烈指挥使,死战不退,已经,已经壮烈殉国了……”枢密副使缓缓地拜倒在地,语气沉重地道。

    李乾顺微微发愣,半晌,这才再一次开口。“忠臣,他是我大夏的忠臣啊……若是我大夏,能够再多有几个像细封真烈这样的忠耿之臣,该有多好……”

    听到了国主此言,朝中一干文武面面相窥,都不敢开口,毕竟这些日子以来,喜怒无常的国主,天威愈发难测。

    嵬名阿吴这位辅佐其登基的大夏名将,如今,丢官去职,被罚在家闭门思过。这可是大夏堂堂的二大员,更是辅国重臣,也落得了这样的下场。

    “中令的大军,如今何在?”李乾顺抬起了手,揉了揉眉心,继续询问道。

    “陛下,中令留下了一半人马,拱卫在沿河一线,另外他亲率五万精锐,已然夺取了白石城,现如今正等候陛下您的旨意,大军应该如何行止。”

    “既然拿下了白石城,他为何不乘势南下,直逼三州腹地,去要在白石城处盘恒不去,他就不怕延误战机吗?”李乾顺的嗓音陡然之间拔高了数分。

    “陛下,非是中令大人不愿意,而是……而是辽夏联军派来了人,让他立刻率军去与大军汇合一路,再做定夺。”

    “另外,联军主帅还给陛下您来了一封信,还请陛下御览……”枢密副使呈递上了一封信。

    “耶律和鲁斡居然给朕写信?”李乾顺有些不悦地扬了扬眉头,最终还是抄起了那封宦官摆到了御案上的信。

    只是,当他看清了信的内容之后,脸色再难保持淡定从容,难看得就跟特么的看到了一坨屎粘在信上一般。

    李乾顺终于再一次暴发了,直接将信掷在案几之上,愤怒的咆哮声再一次响了起来。“朕才是西夏的国主,他不过是一个辽国的亲王,居然敢用这样的口气跟朕说话,他怎么敢……”

    “陛下请息怒,那位辽国亲王到底有何言语触怒了陛下?”满朝的文武全都一脸懵逼地看向这位再一次上窜下跳的年轻国主。

    “朕的一兵一卒,难道就都要听他一个外人的军令,任由其调遣不成?!”李乾顺愤愤地大袖一挥,将那封耶律和鲁斡的亲信扫落御案之下。

    房当诺颜大起胆子走到了御案跟前,抄起了那封信草草看罢,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些辽国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居然这么不把我大夏放在眼里,这,这简直就是……”

    这话正好说到了李乾顺的心里,虽然对这位房当氏的族长颇有意见,但是此刻,倒是颇为欣慰他与自己是站在同一条阵线之上。

    之后,这封信便在诸多文武中传递开来,很快,大殿之中,怨声载道,甚至是破口大骂都亦有之。

    “诸位,诸位都请静一静,这里可是朝堂之上,莫要在君前失仪了。”最终,老迈的太师嵬名甚站了出来喝止了这犹如菜市场一般的场景。

    待到殿内稍稍安静,嵬名甚转过了头来,朝着李乾顺深深一礼之后,老态龙钟地道。“陛下,那辽国的主帅,的确无礼之极,可是眼下,势比人弱,我大夏若是不遵其言,他若是真的照此而言,我大夏又当如何是好?”

    “他敢?!莫要忘记了,我大夏尚有……”那位暴怒的武臣刚刚跳起来,可是,话到半截就已经哑然。

    我大夏尚有,有啥?是有兵马,还是有坚盔利器了?特么的现如今大夏的不少武器装备还是辽国提供的。

    之前为了偷袭盐州,为了给仁多宗保凑出十万之师来,可谓是连家底子都掏空了。就连卫戍国都的卫戍军都派出去了大半。还能剩什么鬼?

    李乾顺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个说话没过脑子的蠢货一眼,不过,这个蠢货的未尽之言,也同样提醒了李乾顺。

    如今的大夏已经是内外交困,危急存亡的关头了,千万不能够再出半点的差池。

    “陛下啊,虽然辽国的耶律和鲁斡言语十分粗俗,但是,我大夏,真的已经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了。”老迈的太师嵬名甚缓缓地拜倒在阶下,老泪纵横地道。

    “老爱卿快快请起,朕,唉……朕何尝不知,只是,如此眼睁睁的看着战机失去,朕于心不甘哪!”李乾顺赶紧起身走到了嵬名甚跟前将其搀扶起来,满心痛惜地道。

    “老臣也知道,但是,老臣更知道,我大夏在辽国的眼中,不过是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罢了,而今之机,唯有暂且隐忍,不然,我大夏的百年基业,很有可能就……”说到了这,嵬名甚实在是说不下去了,或者说,十分害怕说出那几个字来。

    老太师这番话,亦让刚才在大殿之中上窜下跳的那些西夏文武们相顾无言,面带沮丧。

    这是真话,现如今的西夏,的确是已经没有了什么反抗之力,更何况,辽国大军可是有二十余万在此。

    若真如那位辽国主帅所言,你西夏的兵马若是不听指挥,老子直接撤军而走,呵呵,那么,夏国的十余万兵马,就将会暴露在已然增援而来的宋国大军跟前。

    没有了辽国的压力,就以现如今的西夏,绝对抵挡不住越来越强悍的宋军,那么西夏还能不能存续,怕都会成为问题。

    “朕,朕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李乾顺满脸尽是颓然沮丧之色,这一刻,他的内心,无比的难过。

    自己这才刚刚临朝亲政不足半年的功夫,而现如今的西夏,却已经是变得风雨飘摇,就好像是一间四处漏雨的破屋子。

    可偏偏,大宋与大辽,简直就像是两个顶盔贯甲,手提重锤的暴徒,正拿自己这间小破屋子当成战场。

    或许,这两方的胜负都未曾分出,自己的这间破漏小屋就会先毁了……

    目光扫过老泪纵横的老太师,还有阶下那些拜倒的文武,李乾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屈辱无比的仰起了头,看向大殿之顶,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朕,知道该怎么做了……”

    说到了这,一滴晶莹的泪水,沿着李乾顺的脸颊,悄然地滑落,溅落在地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