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58章 前后反应不一的诸路援军(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58章

    白石城外,原本应该在三天之前就南进的西夏大军,此刻仍旧驻留于此,只不过,白石城已经清理干净,虽然白石城不大,但是,塞进七八千人还是没问题。

    而剩余兵马则拱卫在白石城的四周,没有立刻南下,不过西夏将军们倒也不敢懈怠,每天还是要按时训练士卒。

    此刻,呆在了白石城城主府内的仁多宗保,却面目消沉,双眼打量着那幅巨大的地图,目光的落处,正是之前预定的攻击目标,三州之地的中心位置。

    可是眼下,心神虽然已经放飞千万里,但是肉体却又被囚困在这。这一切,都因为那位辽联联军主帅,辽国的亲王耶律和鲁斡的军令。

    要求他立刻率领大军,赶往宥州听调,在接到了这份军令的第一时间,看着这份措词严厉的军令,仁多宗保差点就想要拔出刀子来把这名倨傲的辽军信使给剁了。

    可是,他不敢,也不能这么做,因为下一刻他就考虑到了辽国派来的二十余万精锐大军尚在宥州。

    哪怕是他们久攻不下宥州,并不是说他们没有战斗力,而是那宥州的城防太过坚固,而且宋军守城的将士数量不少。

    再加上,宋军所拥有的一些新奇武器,对于许多的攻城武器都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

    所以,他不敢也不能跟辽人翻脸。最终的结果就是,他决定先暂时留驻在白石城处,以等待着国主李乾顺的决断。

    至今,已然过去了三天的光景,可是却还没能等到消息,这让他的内心份外的烦燥,只有盯着这份地图的时候,内心才能获得片刻的安宁。

    而同一时刻,已然撤军,退守至乌池一带的折可适见到了率军而来的种师道。

    “你个老小子,够可以的,一万人马,生生让你给鼓捣出天大的功勋来。”下马之后,径直当胸捣了笑嘻嘻的折可适一拳的种师道笑骂道。

    “害得种某成日呆在新盐州担惊受怕的,为了拖住那仁多宗保,可是愁白了不少的头发。”

    折可适嘿嘿的干笑两声,朝着这位老友一礼。“多谢种兄相助之心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来了,而且还带来了这么多兵马。新盐州那边……”

    “援军到了,整整五万西军精锐,五千进驻盐州,一万进驻新盐州,而种某则率领剩下的三万五千,再加上五千铁骑,共计四万人马,赶来与你汇合。”种师道转过了头来,朝着身后望去,大队伍仍旧源源不断地朝着乌池方向开进。

    “那可太好了,有了这么多兵马,咱们可真能玩上一场大的。”折可适不禁喜笑颜开道。

    “之前折某还担心着西夏国主发疯,不管不顾的派兵直入,而我麾下这点人马,怕是真拦阻不住,有了兄台的这只大军,就算是兴庆府那边倾巢而至,咱们也有了一战之力。”

    “那是自然,如今,诸路援军,源源不断的进抵,苏相那边又破了银州,你这边又在兴庆府一带狠狠折腾了一把,实在是大振士气啊。”

    “之前,诸路援军,呵呵……”种师道忍不住凉凉一笑。“诸位援军见辽夏联军势大,进军迟缓,有些援军,半个月才行进了不到五百里。”

    “可是当咱们这边捷报频传之后,一个二个就跟吃了大补丸似的,争先恐后而来,唯恐来晚了,抢不到战功似的。”

    听着种师道之言,折可适砸了砸嘴,亦很无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之前咱们那番酣畅淋漓的大胜,在不少人的眼里边,都觉得咱们只不过是瞎猫碰了死耗子。”

    “说降梁乙逋献出两州之地,也被他们说成是投机取巧,夜袭盐州,更是被某些人说有失泱泱大国之风,我靠他亲奶奶的……”

    “好了,别抱怨了,抱怨得再多,那帮子家伙也是听不见的,咱们还不如用战绩来说话。

    之前你都说了,那仁多宗保率领数万人马一副要对你赶尽杀绝的架势。可是怎么好几日了,你却还好端端的呆在这里,比我都悠闲?”

    折可适挠了挠发痒的头皮,很是无奈地摊了摊手。“我自己也想不明白那仁多宗保在搞什么鬼。”

    “明明已经占据了那白石城,按理着,他在拿出了一座空城之后,就相当于是一拳当在了空处,心里边肯定不舒服,既然不舒服,肯定得报复啊,可是居然就留在白石城那里不走。这简直就跟活见鬼了似的……”

    “不过这样也好,原本我还担心他来势太急,我们怕是还要放弃掉这乌池寨,现如今看来不需要了。”

    “你是说,仁多宗保率领大军,在白石城那里已经呆了三四天的光景毫无动静?”将手中的马鞭也扔给了身边的亲兵之后,种师道开始习惯性的抚起了颔下长须。

    “不错,折某派出往白石城附近的侦骑,每隔一个时辰回禀一次,最新的消息,就是在半个多时辰之前刚刚收到的。”折可适十分笃定地道。

    “这也太奇怪了吧,不应该是这样。之前,这仁多宗保攻打新盐州的时候,可是日夜狂攻,求战之心极为强烈。”

    种师道眯起了双眼,若有所思地道。“现在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这么畏首畏尾了?”

    直到大军尽抵乌池寨外,种师道仍旧在纠结着这个问题。就在这个时候,折可适的亲兵快步冲进了诸将围坐的厅室之中。“将军,宥州城王大人的书信。”

    “他那边来的?”折可适当然站起了身来走了过去接过了这封书信,先是仔细地检验了一番封泥,然后这才撕开信封。

    里边,那熟悉的笔迹赫然跃入眼帘。“果然是王经略的字……”

    种师道就看到了折可适的表情从一开始的错愕,变成了惊讶,然后变成了恍然,再然后,一脸鬼鬼崇崇的阴笑,表情变幻之莫测,简直特么的没谁了。

    种师道单单觉得看折可适的表情变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看一本十分精彩的话本演义,而且还是短小精悍的小黄文精彩情节才行。

    最终,有些忍耐不住的种师道站起了身来凑过去问道。“我说老折,到底那位王经略王大人写的什么内容,让你变得这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