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59章 就靠你让仁多宗保乖乖听话了(第二更)
    第859章

    “折某知道那仁多宗保没有南下的原因了,看来,小王大人足不出户,便可知天下事,古有人云,运筹帷幄于千里之外,我还不信,今日,我老折真是不得不信了。你来看看,看看就明白了……”

    种师道迫不及待地接过了这封书信一看,也同样表情显得那样的变幻莫测,良久之后,亦徐徐一叹。“深谋远虑,运筹帷幄千里之外,种某远不及矣……”

    “那咱们就依此策而行?”折可适有些迫不及待地道。

    种师道抚着长须,表情也变得阴森鬼崇起来。“嗯,就依此策而行,不过,咱们其实不必正直的出动大军,而应该摆出姿势就够了……”

    “啥?摆出姿势就够了,我说老种,你还真把那仁多宗保当成傻子不成。”折可适有些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满脸无可奈何。

    “非也,种某并没有把他当成傻子,只要咱们光明正大的告诉他仁多宗保,种某就保证,他一定会听话。”种道道那张道貌岸然的嘴脸此刻若是落在了西夏人的眼中,绝对是很面目可憎。

    “一听会听话……”折可适砸了砸嘴,不过看到了种师道那张顽固的嘴脸,重重地点了点头。“成,那我听你的,到时候,就靠你让那仁多宗保乖乖听话了……”

    说罢,还刻意冲那种师道猥琐地耸了耸浓眉,怎么看都让种师道有种想要打人的冲动。为了两军的团结,为了军伍的士气,种师道决定不跟这粗坯一般见识。

    #####

    国主李乾顺的旨意,终于姗姗迟来,而这个时候,仁多宗保接到了麾下的侦骑带回一封书信。

    这位身上的铠甲已经被扒掉,而好几处箭伤都已经都经过了草草的包扎,表情沮丧若死的侦骑拜倒在地,而这封书信,正是他呈来的。

    仁多宗保并没有第一时间看信,而是仔细地打量着这名侦骑身上的伤势,好几处箭伤都是在背部,看得出来,他经历了一场十分惨痛而又憋屈的追击战。

    “你是说,你被一只宋军的骑兵追杀,而他们并没有将你们这只侦骑队斩杀殆尽,还刻意地救治了你,让你前来送信?”仁多宗保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把玩着那封尚未打开的书信。

    书信的外皮写着西夏中书令亲启,下面的落款则是种师道。单单是看到了这个名字,仁多宗保就眼皮直跳,心里边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是的大人,末将被那队宋人骑兵抓到之后,就被带到了距离白石城南面约百里之地的一处,那里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宋军军营,里边驻军至少有数万众。”

    “就是在那里,宋人给末将草草的治了伤,然后带末将去见到了宋军的将领种师道。是他亲手将这封信交给末将的,让末将务必要将此信亲手交给大人您……”这位侦骑头目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种师道居然赶到这里来了,你确定对方的大营里边真的有数万人马吗?”旁边的一名将领朝着这位侦骑头目喝问道。

    “末将十分确定,至少得有三四万的样子。”这位侦骑头目只是负伤,脑子可没有坏掉,所以在这个情报上,当然不敢谎报。“另外,除了种师道,旁边还有一位被种师道称为老折的,末将以为,应该就是那个折可适……”

    听到了折可适之名,好几名将领直接就跳将了起来,特么的,这货现如今在西夏人的眼中,绝对是人憎狗嫌的人物。

    “想来,种师道定然是确定了中书令大人撤军之后,就匆匆领军而来,可能就是害怕中书令大人率军直插这三州腹地。”其中一名将军拍了拍大腿不无遗憾地道。

    “大人,那种师道北来,还让人给您捎信,到底是何缘由?”旁边的将领有些心焦地盯着仁多宗保手中的那封信道。

    “……种师道,安敢如此欺我。”当仁多宗保打开了书信,看清了信中内容之后,脸色直接就变了,从正常的肤色直接变成了黑色,然后又泛起了怒火涛天的红色。

    #####

    书信的内容很简单,意思就是,我种师道,对于此前西夏的王陵被毁坏,兴庆仓被焚毁,表示十分的开心。

    之前,仁多将军您跟我一起在新盐州城下打生打死,也算是旧识,所以一定要与你分享一下种某的喜悦心情。

    然后嘛,种某与干成这件大事的折可适老司机此刻就在白石城南百里之外的乌池一带驻军,热切的期盼着仁多将军率领大军过来一唔。

    当然,如果仁多将军不愿意鸟我们这两个熟人,那么没关系,您请自去,然后我们会欢天喜地的进驻白石城。

    哦对了,为免影响到仁多将军的后路,白石城我们也可以不去,我们还可以故地重游,再到那翔庆军司一带走上一遭,说不定,又能够再重演一把之前折可适那位老司机的旧事。

    毕竟,西夏王陵虽然被毁坏得乱七八糟,但终究还未完全毁坏掉嘛您说是不?

    一封书信,语气详和,文字清新,文笔过人,可就特么的让仁多宗保与一干西夏将军们是越看越窝火,几乎都要暴跳如雷。

    但是,怒火散去之后,诸人却又相顾无言。怎么办?宋军赤裸裸的威胁就在眼前,这可如何是好?

    重要的是,这个威胁还特么的是实锤,沉垫垫的干货。

    “将军,我们应该南下,他种师道这是想要翻天了不成?就算他是大宋西军名将又如何?难道咱们还能够怕了他。”一名被书信之中的内容给气得脸色发青的将军恶狠狠地低吼道。

    “我们当然不怕,但是,诸位不要忘记了,陛下的旨意刚到,要让咱们遵循辽国亲王耶律和鲁斡的军令调遣……”

    这话一出口,原本群情汹涌的厅室之内又变得冷清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仁多宗保的身上。

    “老夫,不能为了遵循辽国亲王的军令,而视我大夏的国家危亡于不顾。”仁多宗保沉吟良久之后,大手重重击于案头。

    “可是大人,如此一来,很有可能会造成辽夏不睦,这个责任,谁也担不起啊。”旁边的一名将领不由得大急,站了出来开口道。

    仁多宗保不由得一阵蛋疼,特么的这叫什么事。“无妨,本帅会亲自修书一封送往宥州,想来辽国主帅,应当会体谅一二我们的处境才是。”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