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61章 少年天子他这是什么骚操作?(第二更)
    第861章

    萧兀纳的这番话,让耶律和鲁斡不得不点头承认。“东边的宋军,孤也是与他们有过交集,他们不论是军心士气,都比不上这里的军队。”

    “就连装备,怕是都要逊色几分,特别是宋军的那种大块大块的甲片构成的坚甲,就算是我大辽最好的铁甲,怕也难以匹敌。”

    “还有他们的那种以软钢为弩臂的劲弩,射程远超过一般士卒所用的弓箭,而我大辽虽然也有弩,但是射程却也逊色几分……”

    两人仔细算计起来,不由得悚然而惊。似乎就像两眼一眨,老母鸡居然变成了鸭。

    “宋人过去的甲具不如西夏,精骑更是寥寥无几,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能够与我大辽相持个不胜不负之局。”

    “而今,他们在西夏的战场上连连占优,缴获了大量的战马,又有了那么多的坚甲利器,再加上,老夫亦见过那位宋国的少年天子,年富力强,锐意进取,而且他对于西夏,对于大辽,敌意甚重。若是再任由他们继续这么壮大下去,对于我大辽,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所以,无论如何,这一次我们必须要帮助西夏稳定住局面,至少,不能够再让宋国在这片土地之上得寸进尺,让西夏能够赢得恢复元气的机会。”

    “有了西夏的牵制,我大辽方可心安。”

    听了萧兀纳这番言语,耶律和鲁斡砸了砸嘴。“老大人您就那么不看好我大辽?”

    “殿下,您这段时间,主持攻打宥州的军务,难道您还看不出来吗?如今的大辽虎贲,可不如过往了。”萧兀纳轻叹了一口气转过了头来说道。

    耶律和鲁斡的脸色不禁有些阴沉起来,萧兀纳说的是实话,那些部族军队,作战人人争先,悍不畏死,反观大辽军队,虽然武备齐全,坚甲利器什么都不缺,可是每每做战之时,总是畏首畏尾。

    若不是耶律和鲁斡下狠心派出的督战队杀起人来六亲不认,怕是辽军绝对会成为战场上的笑柄。

    不过还好,经过了这二十来天的打磨,这只辽军,倒不复最初的窘况,但是相比起那些部族军队,仍旧有些不够看。

    双方在战场之上的表现,这亦让耶律和鲁斡心生警惕,已然向亲哥,大辽天子耶律洪基去信详细地说明了那些北方部落兵马战斗力惊人的事实。

    亦在书信之中建议大辽应该强加军队的训练,不能再继续这么人浮于事,虚应事故。

    只是,能不能起到效果,耶律和鲁斡自己心里边也没底,毕竟自己那位亲哥哥一向以不着调而闻名于世。

    “孤会继续向陛下进言,希望陛下能够好好的考虑一二才是。我大辽,真的不能够再继续这么糜烂下去了……”

    “那,仁多宗保那边……”耶律和鲁斡抬起了头来看向这位老谋深算的北院宣威使萧兀纳。

    “当然还是要让他过来听调,若是宋军真的要进逼兴庆府,以西夏的底子,再怎么不济,至少在短期之内也可以守得周全,到了那个时候,殿下您再派遣兵马过去,里应外合,说不定还能够……”

    “如此一来,自然就是您这位联军主帅的英明决断,而不是西夏人大胆妄为……”

    “高明!那就这么办吧。”耶律和鲁斡顿时省过了神来,无论怎么样,你仁多宗保都必须要到我帐下听令,这是个态度问题,更是一个政治问题,所以不可能有商量的余地。

    #####

    宋庭,东京汴梁城,皇宫之内,年轻的,意气风发的少年天子此刻匆匆地迈步进入到了朝堂之内,目光扫过了这些已然等待在殿中等待着早朝朝会的臣工们。

    “众卿平身,今日,朕有几个好消息,要与诸位臣工分享一番,也好让大家开心开心。”安然地坐到了御案后边的少年天子赵煦笑眯眯地说道。

    刘挚则主动地站了出来。“不知道是什么消息,让陛下今日显得这么的振奋?”

    好吧,刘挚这位刘相爷现如今,也总算是进入到了角色,把跟前这位大宋天子,当成了正真的上位者。

    而不会像最初天子亲政之时,天子在上面上窜下跳,而他们这帮子臣子却一个二个垂眉闭眼,如同瞎子一般。

    通地了半年多来的磨合,文武大臣们,也逐渐地接受了这位英姿勃勃的少年天子的行事作风。

    重要的是,他做起事来极为稳重之极,手段十分的老辣,在最初之时,诸位臣工们还能够从中窥出,那应该是来自于老谋深算的太皇太后高滔滔的指点。

    可是之后,能看出来的机会是越来越少,而且,天子的政治理念,虽然与朝中的大多数的旧党不同,却也没有一网打尽似的将朝中的大员在其亲政之后就一扫而空。

    反倒是十分谨慎,只会根据着臣子们的表现来进行着更替,再加之,上一次的盐州走私商人案,让旧党集团可谓是伤亡惨重,实力遭到了重挫。

    但是,朝中现如今真正的新旧官员并不多,反倒是天子陆陆续续从各地提拔起来了一大批的中间派官员。

    这样的手段,把所有人都看得有些迷茫了,而朝中的旧党大员们都情不自禁的长出了一口大气。而那些遍布于各地的新党官员们,虽然没能够进入朝中,但是大多数都在地方上进入了实任,也安抚了这些新党官员。

    另外,中间派,多是干实事,既不是保守的旧党,也不是太过于冒进的新党,所以,他们现如今,反倒成为了朝中的一股十分重要的力量。

    反观新党,入朝也有了好几位,但是这几位入朝之后就一直上窜上跳,甚至是痛哭流涕,希望天子能够继承先帝遗志,把这帮子旧党尽扫大扫除,换上新党,然后锐意进取云云……

    奈何,少年天子听归听,可是却没有照做,其实之后,被其中一些太多嘴的官员骚扰得烦了,干脆就让其中一名跳骚得最厉害的新党官员去了南京应天府(此应天府乃是河南商丘)赴任……

    这下子,新党成员也懵逼了,少年天子他这是什么骚操作,说好的要完成先帝遗愿的天子到哪里去了?你还是你吗?

    但是,到了这份上,看到已经没有办法,跳骚了两三个月的新党们似乎也知道了没有办法去影响少年天子,如今,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入职做事。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