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63章 死守宥州,容易螳臂挡车(第二更)
    一秒记住,小说!

    第863章

    总而言之,这些胜利,都与着王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都不要忘记了,最早,亦是王洋站出来推断辽国征召北方诸部落兵马,很有可能是想要与大宋开战的前奏。

    “……亦是他提前做了无数的准备,才能够让我大宋有今日之胜绩。所以,朕说与王爱卿有着极大的干系,诸卿以为然否?”

    “陛下此言大善,若非有王巫山在三州之地主持大局,怕是而今这三州之地,怕是根本就撑不了这么久的时间,甚至有可能战火还会波到我陕西路腹地。”刘挚清了清嗓子,作出了十分中肯的评价。

    赵煦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刘挚这位老司机倒也颇为识趣。

    刘挚看到赵煦的表情,继续说道。“不过陛下,我大宋虽然连有胜绩,但是,不论是夺取银州,又或者是深入到了西夏腹地作乱,皆有取巧之嫌。然辽夏联军威胁尚在,宥州虽经王大人经营,坚持了如此之久,但是终究兵力薄弱……”

    “所以老臣以为,现如今,应该是见好就收的时候……”

    “见好就收?”赵煦的脸微微露不悦。“不知刘相此言何意,难道你是觉得我大宋虽然占据着优势,但是不能长久是吗?”

    “陛下英明,毕竟宥州城不大,所容纳的兵力也不是很多,至今已有近月光景,而王大人为了我大宋,一直半曾求过半将一卒,想必现如今宥州城的军民,困被近月,怕是早已经苦不堪言。”刘挚点了点头答道。

    这边,已然领会到了刘挚之意的朱光庭也跳了出来,摆出了一副忧国忧民的架势,喋喋不休地道。“如今既然是我大宋占优之时,只要我大宋有示好的意愿,也就是相当于给了西夏与辽国一个台阶可下。”

    接下来,又陆陆续续的有文武站了出来详细地分析了一番大宋与辽夏之间的兵力对比。

    如今,三州之地,宋军兵力总数不过二十七八万之数,而辽夏联军的总数则达到了五十万之巨。

    另外,河东路等与辽国交界的诸边塞,已然频现摩擦,这些都很有可能会变成辽国大举南下的前奏。

    毕竟,近五十万大军,却偏偏拿这三州之地没有什么办法,一向狂妄自大的辽国肯定不会就此罢休,必然会想丰办法从其他地方找回脸面。

    赵煦一开始还很不以为然,可是,当这帮子家伙踊跃进言,赵煦也不禁有些迟疑起来,似乎这些人有些话是信口胡诌,但是有不少的话,却说得很有道理。

    重要的是,赵煦可不希望让王洋王巫山这位名满天下的至交皆肱股之臣丧在这三州之地。

    这亦加重了赵煦的犹豫心理,不过最终他还是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缓缓地摇了摇头。

    “诸位卿家之言,确也有几分道理,不过,朕还需要好好的思量一番再做决定。好了现在,我们先来商议一下立功封赏事宜……”

    “……”刘挚差点就想要暴出一句粗口来。眼看着就要忽悠着天子下达与辽夏和议了,怎么就在最后的关头,天子又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朝会散后,一干旧党大佬尽聚于宰相刘挚府邸之内。

    都已经换上了一身常服,享用着刘挚府邸之中漂亮的仕女小姐姐奉上的茶点,一面讨论国家大事,一面时不时的拿眼睛偷瞄那位正在不远处的弹奏乐器以助兴的乐女小姐姐。

    而刘挚抿了几口茶水之后,还未开口,旁边的朱光庭倒起说起了话。“今日真是太可惜了,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好机会溜走。”

    刘挚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若是陛下恩准,此时议和,那我等,就有着献策之功,更会主导着整个谈判,可惜棋差一着……”

    刘挚很老谋深算,一开始,大家都一致认为,王巫山死守那宥州,只不过是螳臂挡车之举,自寻死路。

    所以那个时候,天子焦急的派遣兵马前往陕西路助战,他们并没有站出来阻止,因为他们也很清楚这位少年天子锐意进取的德性,没必要在那个时候再跟少天年子正面硬怼。

    更何况,数十万兵马大军压境,这帮子旧党大佬们都一直在盘算着,看看还有几天王巫山会呃屁,苏东坡会兵败陕西路,然后他们那个时候再站出来向天子表示有解决的办法,那就是议和。

    结果呢,王巫山那臭小子愣是一直在那宥州城处死撑,死死地阻挡住了辽夏联军三十余万众寸步不能得进。

    然后,然后就是,折可适窜去西夏的兴庆府腹地搞事,苏东坡也可以悠哉悠哉的等着京师派来的援军进抵之后,凭借着近十倍的兵力优势,生拿下了空虚的银州。

    不过,即便如此,在体量上,仍旧是辽夏辽军占优,大宋最多也就是在局部上形成了一定的优势。

    但是,这些优势的来源,都源自于王巫山这个死硬份子拿宥州当成了赌注,还拿大宋的数万军民当成了赌注。

    一旦宥州城破,那么,辽夏联军就必然再无任何顾忌,犹如洪涛一般决堤而下,到了那个时候,又有谁能够阻拦得住?

    为了我大宋的万万子民的幸福安宁生活,为了我大宋陕西路的宁靖,更为了三国之间能够暂息兵戈,能够让百姓们休养生息。和谈是必须的,当然,刘挚当时在朝上时还不忘记提醒了天子煦一点。

    那就是,现如今谈,总比等宥州城破了再谈要好,现如今和谈,是因为我大宋正在占据一定的优势,这才是谈判的资本。

    可若是宥州城破,兵祸肆虐于大宋陕西路时,呵呵,您这位天子,怕也是脱不了干系,更何况,您最宠信的臣子,被你喻为天下第一才俊的王巫山可就蹲在宥州城中。

    宥州城破了的话,那货的小命也是肯定保不住滴,就算是保住了,我们也一定会追究某些导致我大宋陕西边陲兵祸肆虐的罪魁祸首。

    这些,怕还是天子赵煦最为忧心忡忡,险些答应的理由,只是为何会在紧要的关头却把话题给撇开,这实在是让一帮子旧党大佬想破了脑袋都想不明白。

    “无妨,咱们不必太过着急,我还真不相信了,辽夏联军,近五十万兵马,而我大宋,连陕西路边军和援军一块,总数也不过对方的一半,难道他们还能够一直胜利下去不成?”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