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65章 表演所面对的重要观众居然走神了?(第二更)
    第865章

    第二天清晨,朝会刚刚一开始,这才询问诸位臣工可有事上奏,旧党大佬,主攻手之一的朱光庭就迈步出列班朝着天子一礼。“启奏陛下,臣有事上奏。”

    得见赵煦首肯之后,朱光庭便道。“臣要弹劾陕西路三州经略安抚使王洋!”

    “唔……唔?”赵煦第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等到回过了神来之后,顿时立起了眼角。“朱卿家,是朕没有听清楚,还是朱卿家你说错什么话了?劳烦你说再一次……”

    话是这么说,可是那语气,怎么也不像是听不明白话,更像是在说,你丫的有本事再说一次试试,看我不打屎你,打到你的屎都被打出来的架势。

    而朱光庭,面对着少年天子赵煦那刀子一样的目光,阴沉的面容,却夷然不惧,就像是一位即将踏上刑场,也要高唱自由的英勇战士。

    清了清嗓子之后,中气十足的站在大殿中央,弹劾三州经略安抚使王洋罔顾天子宠信,罔顾天子重托和百官的厚望,胆大妄为,连番做出了有勃臣伦之举的行径。

    比如说私授官爵予异族,未有向吏部和礼部通禀。另外,王洋他居然还敢私自赐姓与异族将领,这绝对是大不敬之罪。

    “赐姓于异族,乃是君王之责,而他王洋不过区区一大宋臣子,却如此大胆妄为,未禀于陛下,便私自作主,长常以往,若我大宋边陲官员有样学样,那我大宋恐有前唐之患矣……”

    不得不说,朱光庭的口才的确很不错,的确很适当担当主攻手的角色,他的这番弹劾之言,不管其他,只揪着王巫山的错处,而且是最关键的错误,那就是他王巫山逾越了身为臣子的做法。

    赵煦坐在御案后边,从一开始几次想要打断朱光庭的话,但是听着听着,反倒渐渐地沉静了下来。

    朱光庭,还有一干旧党大佬们纷纷粉墨登场,甚至居然还有一些新党官员居然也跳了出来,为旧党说话,反倒是那些中间派,大多数沉默不语。

    而像旧党之中的蜀党集团,虽然一个二个脸色发急,可是,却也无可奈何,最多也就只能站出来说几句事急从权,但也没个鸟用。

    这让赵煦的心情越发的平稳,当然,不是平和,仅仅只是平稳,他在思考,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旧党大佬在攻讦王洋之时,连新党也来掺和,他王巫山得罪遍了满朝的旧党大佬没错。

    可是,对于新党,似乎一直都很报有好感,再说了,新党成员在去岁之时,都尚在大宋的大江南北,根本就没有入朝的机会,他就算是想要得罪那帮子家伙也没有这机会。

    不知不觉,赵煦便想到了自己某一次与王洋的聊天之时,所提及的一段话题,那就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夫千乘之王,万家之侯,百室之君,尚犹患贫,而况匹夫……亲朋道义因财失,父子情怀为利休。

    昔日,王安石与吕惠卿师徒情同父子,王安石罢相,他又极力排挤王安石,甚而亲自上书诋毁王安石,这些事情,视王安石为偶像的天子赵煦又焉能不知?

    而王洋更是尖锐的指出了,二人为何会同途情谊尽丧,说起来,那就是吕惠卿此人功利之心太重,为了能够成为变法新党的首功之臣,对自己的恩师打压排挤,手段无所不及其。

    而不论新党旧党之中,不管是反对变法者,又或者是支持变法者,其实,相当一部份官员,并非是真的在进行理念和道义之争,而不过是利益之争罢了……

    那一夜,二人聊天一直聊到了宫禁,半夜子时之后,天子赵煦这才意犹未尽的回宫而去。

    亦是那个时候,天子赵煦明白了,王洋的志向,他亦是一位立志要变革大宋的锐意进取之士,但是,他却又比起其他人更加的理智,甚至可以说,他的思维模式,冷静到让赵煦无语。

    他对于现如今大宋冗官、冗费、冗兵的这亦让赵煦越发地明白,大宋,的确到了一个如果不再变发图强,那么很有可能会失去强盛机会的紧要关口。

    “苟利于民,不必法古,苟周于事,不必循俗……”赵煦不禁想到了之前不久,与王巫山言及变法之紧要与必要时,王巫山所引用的一句古人格言。

    此言出自于《淮南子汜论训》,而淮南子虽然成书于西汉之时,但是书中所记载的却是距离大宋一千五百多年的春秋之时的故事。

    鲁昭公有慈母而爱之,死,为之练冠,故有慈母之服。阳侯杀蓼侯而窃其夫人,故大飨废夫人之礼。先王之制,不宜则废之。

    末世之事,善则著之,是故礼乐未始有常也。故圣人制礼乐,而不制于礼乐。治国有常,而利民为本;政教有经,而令行为上。苟利于民,不必法古;苟周于事,不必循旧。

    这番话的意思就是鲁昭公有位奶妈,昭公十分敬爱她,奶妈去世以后,昭公破例为她守孝,所以就有了为奶妈守孝的礼节。

    阳陵国侯杀死了蓼侯,并抢走了蓼侯的夫人,所以从此以后举行大飨祭典时废除了由夫人执豆的礼仪。

    由此看来,先王的制度,不适宜的就废除它;而近代的处事方法,如果是好的,就加以继承发扬。

    所以是礼乐从来就不是一成不变的。礼乐是圣人制定的,并不是圣人受礼乐限制的;治理国家虽有常规,但必须以便利民众为根本;政令教化虽有常法,但必须以切实有效为最好。

    如果对民众有利,就不必非要效法古制;如果适合实际情况,就不必一定要遵循旧法。

    下面的臣子涛涛不绝,慷慨激昂,唾沫星子横飞者有之,泪声俱下者有之,捶胸顿足者有之,简直就像是影帝竞技场一般热闹。

    可偏偏,他们表演所面对的重要观众:大宋天子赵煦,居然双手撑着下颔,坐在那里,目光迷茫,表情迷茫,明显的走神了……

    居然走神了?就在这样的时候,就在大家已经都把王洋的举动的危害性会伤害甚至动摇大宋江山社稷的时候,这货居然走神了……

    诸位大臣们顿时感觉自己特么的就跟演戏给瞎子看一般,心情如同集体被汪给群了屁。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