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70章 不然官家定然饶我不过(第二更)
    第870章

    此刻,列班之中,有一人的脸色开始变得极其难看,几次想要窜出来,却被好几位盟友给拉住,认为他这个时候站出来为王洋说话实为不智,且先看看这位与王巫山交情深厚的端王殿下到底想要闹什么妖蛾子。

    “他怎么能这样?他不是一向视王巫山为其师长吗?以弟子的身份却如此对自己师长大加攻讦,他以为他是在大义灭亲吗?他这简直就是在毁坏我大宋的柱石……”李格非气的三尸神暴跳。

    若非几个老司机一同拦着他,甚至这位老婆正在赶往陕西路盐州路上的王巫册的老丈人,都想窜过去啪啪赏这位亲王殿下两记响亮的耳括子。

    赵佶的语气,几乎就没有任何的波动,之所以能够如此条理分明的对王洋进行攻讦,得益于他手中的那份奏折,而奏折上的笔迹嘛……

    不是赵佶的,也不是其他人的,而是出自于这位一心想要搞事情的天子赵煦。昨天夜里,就是这位天子赵煦,亲自动笔,洋洋洒洒写下了千言攻讦王洋的奏折。

    而且还是总结了这几日攻讦王洋之时颇为精彩的字句皆抄录于其上。这幕由大宋天子赵煦自编,自导,自备道具的悬疑反转大电影已然开场。

    不得不说,赵煦的文笔还是相当不错的,字句的构造也十分的出彩,正好撩中了一干攻讦王洋的朝庭重臣们的嗨点。

    于是乎,当赵佶读罢奏折,一脸生无可恋的退回列班之后,一干新党旧党大佬们简直就像是一群看到了肉骨头的野狗群,凶狠地扑了出来。

    然后开始激情四溢,慷慨激昂的对王洋的罪行大加批驳,甚至还有一些朝庭大员们,纷纷朝着已然退回到了列班的赵佶颔首示意,一个二个慈眉善目的模样,看得赵佶浑身发冷。

    抹了把额角的冷汗,希望自己昨天晚上回到了亲王府后,就第一时间赶紧写下了一封长信,第一时间让信使连夜赶往陕西,希望能够跟巫山先生解释清楚,不是小弟过份,不是小弟背师求荣,而是我那九哥不着调,硬逼着我这么干滴。

    赵煦的表情透着一股子沮丧,还有心灰意冷,还有,总之很复杂,复杂到让所有人都认为是天子已经扛不住压力了。

    但是,唯有就蹲在天子身边的马尚才能够清楚的看到,赵煦这位老司机之所以会有这么复杂的表情,那是因为刚才赵煦太嗨太兴奋差点笑出了声来。

    为了阻止自己,不使大计失败,于是这位心狠手辣的少年天子决定对自己下手,此刻,他的手正拧在自己大腿上,疼痛感,终于压抑住了笑意。

    但是,心中的愉悦与肉体的痛楚都一一地从其脸庞上浮现出来,由此形成了一张神情很复杂的脸庞。

    看样子,这满朝文武怕是今天都要喝陛下的洗脚水了……深谙内情的马尚马公公打量着这满殿上窜下跳的那些官员们,一种提前知道答案的优越感顿时由然而生。

    “端王殿下,微臣李格非,有些事情想要向殿下请教请教……”就在赵佶回到了列班,一脸郁郁寡欢的当口,就听到了一声生硬而又蕴含怒意的低吼声。

    赵佶下意识地一抬头,就看到了李格非怒容满面地站在自己跟前。“原来是李大人,您来得正好,孤正好有事要找您……”

    “怎么,你是不是想要下官与您一起同仇敌慨,上书攻讦你的师尊?!”李格非冷笑了一声,从牙缝生生硬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李大人,您,您真是冤枉我了……”赵佶不由得心中大急,左右一看,站在自己左右的臣工们目光都被殿中央表演的臣工们所吸引,哪还有闲功夫注意自己。

    “孤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您千万不要误会了才是。”赵佶压低了声音小声地解释道。

    “误会,误会你与那些官员们同流合污,攻讦师长?好啊,那就请殿下解决一下方才您的所作所为到底有何目的?只要你能够解释得痛,李某愿意负荆上殿下府上请罪。”

    看到了这一幕,赵佶顿时灵机一动,乘着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功夫,将手中的奏折悄然的递到了李格非的跟前。

    “你这是做什么?”李格非怎么也没有想到赵佶居然会把他自己的奏折塞给自己,难道他以为自己跟他是一样的人吗?

    就在李格非想要勃然作色的当口,赵佶突然小声又快又疾地道。“李大人您一会自己悄悄的看了这份奏折就知晓了,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知晓才好,不然,官家定然饶我不过。”

    “???”李格非看到跟前赵佶语气神情都十分的真切,不是作伪,而且居然还牵扯到天子,这里边,饶是李格非这样的老实人,也嗅到了一股子浓浓的阴谋味。

    一干蜀党成员看到李格非迟迟不归,生恐二人起了冲突,赶紧又窜过去将他给拖了回来。

    “你们没发生什么冲突吧?”一干人纷纷关切地询问道。

    一头雾水的李格非缓缓地摇了摇头。“他说得含含糊糊的,让李某觉得有些古怪,而且他还把他的奏折交给了我,说是李某看了之后就会明白……”

    “看了之后就会明白,那你何不赶紧打开瞧瞧是怎么一回事?”旁边的同伴不禁提醒道。

    李格非突然想到了赵佶之前的交待,想了想,决定还是遵照那赵佶之言。“嗯,你们且等等,我到那边去看看……”

    然后李格非拿着奏折走到了一旁的僻静处打开,而一干同伴则是在原地等候,就看到原本表情满是疑惑与探究的李格非这才看了两眼那份奏折,直接表情就从惊疑变成了惊吓。

    一副见了鬼又吡了汪的表情,让一干蜀党成员也都有些懵逼。到底这位忠直实诚的正人君子经历了什么,为何会出现这样一副表情。

    李格非甚至还下意识地抬起了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又仔细地打量了两眼,然后还刻意朝着大殿深处,天子所在的方向望去。

    好半天,李格非这才有些失魂落魄的收起了奏折,有些恍惚地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文叔兄,到底那奏折有什么问题,为何你会这副表情。”

    “对啊文叔兄,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不信,我还真不信了,诸位稍待,李某先去找那端王殿下一趟再说。”李格非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又斗志满满地大步朝着端王赵佶走了过去。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