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873章 陛下这事不地道兼不着调(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873章

    只是,那些散场而去的臣工们的目光,都会不约而同的扫过端王赵佶,目光里边那浓烈的幽怨和恨意,饶是站在一旁的李格非也暗暗替赵佶窝心。

    等到臣工们散得差不多了,李格非轻叹了一口气,朝着端王赵佶一礼,十分诚恳地道。“看来,真是委屈端王殿下您了……”

    看向端王赵佶的目光与表情,亦充满了同情和怜悯。

    听得那端王赵佶眼眶一热,险险就要掉下泪来,宝宝那么委屈,可是,天底下,又有多少人知道晓?

    端王赵佶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后,眼眶晶莹闪烁地看着李格非。“李大人,劳烦您一定要帮孤一把,告诉巫山先生,今日行径,绝非孤的意愿……”

    “我懂,我明白。唉……”李格非少有的拿捏出了长辈的慈详,大手拍了拍端王赵佶的肩膀,看了一眼坐在御案后边,意气风发的少年天子,罢了,人家兄弟俩的事,自己掺和啥?

    再说了,经过了这样一番的冲突之后,满臣文武臣工,怕是肯定要消停一段时间,也省得旧习惯成天为了王洋这位惹祸精级别的女婿头疼脑热。

    幸好,幸好自己夫人已然在前往陕西路盐州的道路上,不然,指不定又得一阵牢骚,想想就觉得头大。不过话说回来,夫人这一去,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唉,没有了夫人亲自煲的汤,自己吃起饭来,可是没有那么有胃口。

    #####

    “大功告成,大功告成,今天你可见着那些大臣们的嘴脸没,朕在御案后边,好几次都险些忍耐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意气风发,神清气爽的赵煦连干三碗美酒琼浆,唾沫星子横飞地道。

    旁边不远处,则是皇后孟氏和那端王赵佶的媳妇王妃王氏,两女蹲在一块,小声的亦在嘀咕着什么。

    “你也跟你家那位多劝劝他,陛下此举,虽说有些那什么,但说起来,也是为了咱们大宋的江山社稷,为了让咱们的忠良之臣不受冤屈。”皇后孟氏听到了赵煦放浪的笑容,脸色微微发黑,只能继续强笑着朝着身边的王氏劝道。

    “娘娘放心吧,臣妾回府之后一定会好好的劝劝殿下,想来,以陛下和殿下的兄弟情谊,殿下定然不会为此事有些怨言的,毕竟,陛下亦是为了殿下的师尊着想,才会设计出这么一桩,呃,妙计……”

    王氏暗叫一声好险,自己都差点说错了话,那样很容易没有朋友的。两位皆已身怀六甲的贵妇人此刻不禁相视一笑,很意味深长,意思就是你懂我懂大家都懂。

    都知道皇帝陛下这事干得有些不地道兼不着调,为了自己的恶趣味,还把亲弟给拖下了水。

    #####

    “今个中午,朕收到了苏学士的回信,言及宥州和陕西路之战事的走向,亦提及了他之前数日才跟王巫山联系过。王巫山十分自信的告诉了苏学士,宥州城不敢说支撑一年半载,但是至少四个月完全没有半点问题……”

    “他希望苏学士不要担忧宥州的情况,而是稳扎稳打,以侵吞西夏东部地区的疆域为此战之目的。”

    说到了这,天子赵煦不禁感慨万千地道。“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王巫山他所关心的,仍旧并非是其自身的安危,而是我大宋的江山社稷,这样的忠良之臣,满朝文武却对其视如猛虎恶兽,厌之恶之……”

    “官家,这只能说,满朝文武现如今是在担忧,我大宋,会再出现一位安石先生……”赵佶打了个酒呃,被赵煦拉着的他也喝得有些多了,真心话随口就出。

    “言之有理,那些人就是惧我大宋再出一位安石先生。”赵煦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不过,他的表情却显得十分的坚毅。“王巫山不负朕,朕当不负王巫山,定然不会如父皇一般,顶不住那些臣工的压力半途而废。”

    “因为朕相信,王巫山的本事,犹胜安石先生多矣……”这句话,赵煦说得极轻,轻到连赵佶支愣着耳朵都没能听清楚。

    而这,正是他已经在心里边憋了很久的话,只是,一直找不到表达的机会。王安石先生那种心性风骨,的确十分的令人敬佩。

    但是,其虽然锐意变法,心意虽好。但其中的诸多新法,多为想当然尔,未经过详细慎密的研究,便草草而行,终惹得天下百姓怨声载道,这才是导致了父皇所力推的变法失败的原因。

    而王巫山这么年轻,就已经看到了这些弊端,亦让赵煦越发的坚信,自己与王巫山,一定能够做得比父皇与安石先生更好。

    很多的创新,王巫山都曾经跟自己讨论过,例如,科举之后,新人经由科举为官入仕,对政事无甚经验。

    很容易走偏或者是走歪路径,或者是被下属欺瞒,亦被上司带偏。更何况,这些学士科举之前,各自埋头苦读于诗书之中,书中大道理虽然不少。

    但是,却只言及学问,但是,既然为官,那么,就必须要让官员们明白,他们的职责所在,他们的三观是否正确,他们是不是谨守持正的良材美玉。

    所以,王洋认为,但凡科举入仕后,应该只代表着他们踏入了可以成为官员的门槛,但是想要成为官员,必须也要经过学习。

    怎么学习,很简单,你是要去当提刑官的,那么请问你知道怎么审理案件吗?知道被告是真正的罪犯还是受冤屈的受害者吗?

    你若是去工部,那么请问,你知道这幢建筑物需要多少砖石木材吗?知道如何构建,才能够让器具更加的坚固耐用吗?

    你若是为官一方,那么,下面的衙役,书吏们,可有欺瞒于你,渔肉百姓?又或者你发布的益于百姓的政令会否被奸恶之人钻了空子……

    总之,听了王洋之言后,莫说是赵煦这位少年天子,就算是老谋深算的高滔滔,从那赵煦与其聊起的他与王巫山对话的只言片语之中,亦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就是这家伙,真是一个智多几近妖,眼光之毒举世无匹的盖世之材,若非年纪太轻,重望不足,不然天子若有其助,大宋当可复汉唐之盛矣。

    “王巫山,朕在汴梁,遥祝你平安得胜而还,到那时候,朕亲自出城十里,以迎尔等功臣……”说罢,赵煦将碗底的美酒一口抽干之后,便憨然醉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